鄭春鴻觀點:醫師可以說「我是蔡英文的粉絲」嗎?

2020-07-03 05:50

? 人氣

即使是身穿白袍、身負診療重任的醫師,也是會在各種議題上主張不同立場的普通人。示意圖。(資料照,Pixabay)

即使是身穿白袍、身負診療重任的醫師,也是會在各種議題上主張不同立場的普通人。示意圖。(資料照,Pixabay)

穿白袍的醫師,可以公開地表明個人的「政治立場」嗎?可以公開地表明自己的「種族立場」?表明自己是「同性戀者」嗎?醫師並不是一天24小時都穿白袍,醫師也是人,怎可剝奪他的各種社會主張不同的立場?

醫師的政治等立場會影響他對病人的診療嗎?

本文指的當然是醫師在執業的時候,面對病人問診談話的當下,他可以說 : 「我是蔡英文的粉絲」嗎?可以說他厭惡民進黨一黨專政嗎?說他贊成統或獨嗎?說他反對同性婚姻嗎?也許你會說,看病嘛!只講病情,怎麼會扯到政治去呢?醫師可能比較少跟病人主動聊起政治,但是當病人說 : 「我看韓國瑜被93萬票罷免,我就怒火攻心,開始吃不下睡不著。」醫師或許會被撩起來說兩句。

就算醫病雙方都沒有當面談政治,醫師的政治立場、種族立場、性別同情取向,會不會影響他對病人的診療呢?尤其醫師發現眼前的病人各方面的社會立場、人生觀都是他厭惡的,他會對這個病人在診療上有差別待遇嗎?進而言之,即使每一個醫師對病人都一視同仁,當病人得知醫師是一個政治立場特別鮮明的人,倘若病人正好跟他「不同掛」,他會放心把自己的身體交給這個醫師開刀嗎?

醫院 醫療 手術室 開刀房 醫師。(取自sasint@pixabay/CC0)
當病人和醫師得知對方與自己的政治立場不同,是否可能影響醫師診療和病人接受診治的意願?示意圖。(資料照,取自sasint@pixabay/CC0)

為什麼老師、牧師、打火弟兄、律師都要「自我節制」?

這種職業上的「困擾」其實不只醫師獨有。老師,可以在講台上把國民黨說得一文不值嗎?牧師,可以在講道時對會眾說台獨才是台灣人唯一的出路嗎?消防隊員,可以因為起火的災主是紅媒的老闆而拒絕打火嗎?律師,可以因為政治主張不同而拒絕替人辯護嗎?老師、牧師、打火弟兄、律師都是人,當然也有個人政治立場,但他們為什麼不約而同地會自我節制,儘量不要在執業的時候透露出政治傾向?是因為他們的職業特別嗎?這些「特種行業」人士如果不只偶而談談政治,而是旗幟鮮明、行動積極的政治運動員,會不會影響他們在執業時形成「差別心」呢?

政治信仰可以預測醫生的專業決策

幾年前,耶魯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系教授Eitan D. Hersh和Matthew N.Goldenberg 曾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發表了一篇 <民主黨和共和黨的醫師在政治健康問題上提供不同的護理> ( Democratic and Republican physicians provide different care on politicized health issues ) 指出,政治信仰已顯然蔓延到非政治領域,例如消費者支出,選擇浪漫伴侶和僱用工作。證據顯示,政治信仰也可以預測醫生的專業決策。在被政治化的健康問題上,例如大麻和墮胎,醫生的黨派身份與他們的治療決定相關。由於醫生定期就會在政治敏感的健康問題上和病人互動,並且由於醫學界日益政治化,研究者認為確有必要了解醫生自身的政治世界觀如何影響他們在醫學上、治療上的行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