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事件39周年 楊黃美幸:政府對殺害者與指使者不用避名

2020-07-02 22:53

? 人氣

促轉會主委楊翠指出,陳文成(右)事件仍是「現在進行式」,很多檔案需要再徵集擴大,包括海外線民布建情況如何、目前尚無法找到的「陳文成偵查計畫」史料、遺失的偵訊錄音帶等。(資料照,取自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促轉會主委楊翠指出,陳文成(右)事件仍是「現在進行式」,很多檔案需要再徵集擴大,包括海外線民布建情況如何、目前尚無法找到的「陳文成偵查計畫」史料、遺失的偵訊錄音帶等。(資料照,取自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陳文成事件都是個現在進行式,我們要繼續往前推進、了解。」1981年7月2日,留美博士陳文成遭警總約談後離奇陳屍台大、至今真凶未明,儘管2020年5月4日促轉會初次發布調查報告、指出陳文成死因為他殺、警總有高度涉案嫌疑,2日促轉會主委楊翠指出,無論從事件調查本身,或從轉型正義的視角,陳文成事件都仍是「現在進行式」,要持續了解。

楊翠表示,39年前陳文成被警總以約談之名從家中帶走、留下歷史謎團,陳文成最後的身影是很重要的歷史的銘刻,銘刻威權統治時期政府對人民侵害、對真相的掩蓋、將近40年來民間社會還有家屬長期追求歷史真相的意義跟決心,「這就是轉型正義的紋理,每一道都寫滿歷史的血淚、人民對轉型正義的決心。」

20200702-陳文成基金會2日舉行陳文成殉難39週年紀念晚會,促轉會主委楊翠出席。(盧逸峰攝)
促轉會主委楊翠(見圖)指出,無論從事件調查本身,或從轉型正義的視角,陳文成事件都仍是「現在進行式」,要持續了解。(盧逸峰攝)

楊翠指出,過去近40年間政府機關在陳文成事件有諸多調查,但調查結果始終不離「陳屍處就是第一現場」、「是自殺或意外」這樣的論定,而且從來不觸及威權政府在陳文成之死應該負的責任,因此留下非常多的謎團。2018年促轉會掛牌上路後,隨即成立陳文成事件調查小組、啟動調查。

楊翠表示,5月4日發布之陳文成事件調查報告,主要透過檔案徵集解密、相關人士訪談,過程裡不只訪談包括警總人員在內的15位相關者,也從一開始完全看不見相關檔案、溝通到後來2019年11月國安局解密陳文成檔案。

至於未來,楊翠強調,很多檔案需要再徵集擴大,包括海外線民布建情況如何、目前尚無法找到的「陳文成偵查計畫」史料、遺失的偵訊錄音帶等。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表示,陳文成事件發生時剛好他去美國5年、生了個小孩要帶回來給爸媽看,結果無緣無故摔死、內臟都受傷,政府還堅持說他是「自殺」。儘管最近促轉會報告證明陳文成死因為「他殺」,問題是:他殺是誰殺的?

20200702-陳文成基金會2日舉行陳文成殉難39週年紀念晚會,董事長楊黃美幸出席。(盧逸峰攝)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見圖)表示,促轉會報告證明陳文成的死因為「他殺」,但問題是「他殺是誰殺的?」(盧逸峰攝)

陳文成二姐陳寶月曾言「國民黨欠我一個道歉」,楊黃美幸則說,「其實國民黨欠我們台灣人一個道歉。」楊黃美幸認為,要找出殺害陳文成的人「是誰」其實沒有太大意義,重點在於「指使這事的是誰?」、「允許下面的人做這事的是什麼人?」,楊黃美幸表示,希望政府對殺害者與最高指使者不用避名,他如果沒有要承認錯誤,就是欠台灣人一個債。

楊黃美幸也說,陳文成的年代有許多赴美年輕人因為參加民主活動被線民提報、被列在黑名單中,爸媽生病不准回來、爸媽過世連喪禮也不能參加,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很多人身上。因此,楊黃美幸也盼促轉會持續追查海外線民監控情況、職業學生報告。

身為「第一批被送去火燒島的政治犯」、白色恐怖受難者之一的蔡焜霖,2日出席陳文成事件紀念晚會也感嘆,雖然日前總統蔡英文說希望台灣的「過去式」(即白色恐怖)不要變成香港的現在式、未來式,但蔡焜霖很困惑,「白色恐怖真的是過去式嗎?凶手都還沒找到。」

20200702-陳文成基金會2日舉行陳文成殉難39週年紀念晚會,政治受難者蔡焜霖致詞。(盧逸峰攝)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左)在陳文成殉難39周年紀念晚會上致詞表示,白色恐怖的凶手都還沒找到,可以算是「過去式」了嗎?(盧逸峰攝)

從1950年代的蔡焜霖、1970年代從馬來西亞來台灣讀書卻受難的陳欽生、1980年代的陳文成,蔡焜霖說,這些事情都來自威權政府的情治系統,來自40多年白色恐怖裡,始終掌握最高權力的故總統蔣經國──然而到現在,國民黨仍有成員要說是因為蔣經國1987年解嚴推動民主、台灣人才能享受民主自由。對此,蔡焜霖嘆,「如果這樣的講法還繼續存在,我想,我們台灣的白色恐怖,並沒有成為『過去式』。」

如今陳文成之死的真凶依然未明,蔡焜霖也記得自己在1954年「綠島再叛亂案」死去的獄友。2018年5月,蔡焜霖曾向蔡英文陳情,希望知道當年真相,「到底是誰殺了我的朋友?」而蔡英文也答應找出真相。

「白色恐怖歷史裡把年輕人當敵人、非把他殺盡不可的,那到底是誰?很顯然不是特定某一個特務、法官、軍法官、某個情治單位的人……」如今身為陳文成紀念基金會終生志工的蔡焜霖所期盼的,仍是找出當年白色恐怖受難者們共同的困惑,是「誰」告發了我?是「誰」殺了我的朋友?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