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議會政治該用議會方式抗爭!

2020-07-06 06:30

? 人氣

20200703-國民黨團原訂於立院大門口抗議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結果撲空,並於現場往空中拋灑抗議文宣。(陳品佑攝)
國民黨團原訂於立院大門口抗議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結果撲空,並於現場往空中拋灑抗議文宣。(陳品佑攝)

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該給陳菊一個公道》的投書頗為感人,文中說:投身人權工作五十年的陳菊除了蹲過六年政治黑牢,從未被司法判刑,更從未被彈劾,現在監院也沒有任何高雄市府相關案件在調查。當年廿九歲的她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得知將受唯一死刑審判,她給台灣人民的遺書寫道「願所有受苦、受縛、被壓迫的人早日得到解放,願我深愛的故鄕台灣的人民早日享有真正公平、平等、自由、民主的生活。雖然我受盡了侮辱欺凌,但我心無恨亦無懼,我深信一切是非、功過,歷史自有公正論斷。」陳菊用一生的力量負重前行,台灣首屆國家人權委員會即將成立,成為監院轉型起點,由她來引領台灣下一階段人權,必能走得堅定而溫暖。

鄭英耀描述的陳菊經驗及感受,正是七八O年代島內外許多投身民主啓蒙暨反専制獨裁人士的相似經驗及感受(包括生命常受威脅、列入黑名單、有家歸不得等)。國民黨不但缺乏這些經驗及感受,大多數人甚且背道而馳。例如國民黨立委這次攻佔立院,要癱瘓議會,抗議方式就完全不合理(幾天後,他們在立院正門堵陳菊,不准她拜會,更像黑道行徑),他們的抗議口號聲稱效法太陽花運動「公民不服從」,同樣荒唐無比。

太陽花運動可比日治時期的「無力者大會」,是眾多無權無力青年對立院強渡「黑箱服貿」關山忍無可忍、挺身救國的「公民不服從」,百萬公民社會對他們攻佔立院的同情聲援也是對「公民不服從」救國運動的熱烈共鳴。而國民黨立委卻是有權有力的菁英階級,並身負選民重託,需要履行「議會職責」。這種「有力者集團」攻佔並癱瘓自己職責所在的議會,根本就是背叛職責、背叛選民付託,哪能稱為「公民不服從」!他們無法獲得公民社會共鳴及被視為鬧劇,自是理所當然!

總之,議會政治就該用議會方式表達抗爭,只要據理力爭、義正詞真,自會產生社會共鳴。遺憾的是,國民黨立委不但不承認自己抗議方式錯誤,還在被清場後嗆聲「隨時會回來,和你沒完沒了」。他們甚至不顧總統提名監委的憲法職責,繼續要求全面撤回提名、凍結監委人事,無視監院尚未修憲廢除前,總統和國會都有義務遵循憲法。

更可笑的是,國民黨立院黨團現在好不容易有人跟上潮流,主張廢考監二院,黨內竟批評說「奉行三民主義五權憲法」載明於黨章,未經全代會通過修改黨章前,廢除考監二院之議「大家無法苟同」。看來,國民黨不只是改革兩岸論述困難重重,連反民主反議會政治的心態都還有一段漫長路途要克服!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