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遭綠電滅頂者豈止彰化潮間帶

2020-07-30 07:20

? 人氣

彰化潮間帶是重要生態系,也發展出如採蚵、坐牛車等觀光活動,但光電卻可能毀壞整個潮間帶生態。(呂紹煒攝)

彰化潮間帶是重要生態系,也發展出如採蚵、坐牛車等觀光活動,但光電卻可能毀壞整個潮間帶生態。(呂紹煒攝)

政府「打著環保反環保」的案例再增一例,彰化一處綠能專區又傳出破壞潮間帶生態區,遭地方人士指責。其實,全台遭綠電「滅頂」者豈止彰化潮間帶而已,幾乎遍布全台的山坡、溼地、埤塘、水庫、甚至平地都有「受害者」,農委會雖然「已有悔意」而要把部份審核權拿回中央,但恐怕已回天乏術矣。

6月底的端午連假中,地方環保團體發現彰化崙尾地區的光電場,竟然在退潮後,光電板就直接壓在濕地上,像是『舖地磚』的壓法,不透光的重壓在溼地上,環保人士認為這種作法「實在太扯」,「說不影響生態,誰相信」!

如果談這個單一個案,要問的是:如此施工是依照原訂計劃嗎?如果是原計劃,是否評估過其對生態與環境的影響?還是根本就「免評估」?甚至如果要追本溯源,經濟部通過這些光電計劃,是否就是「政府帶頭違法」?因為,彰化崙尾是官方公告認證的「潮間帶」,而依法潮間帶不能有開發行為,經濟部卻睜眼說瞎話,力辯此地區是「浮覆地」而非潮間帶,合理嗎?

其實,回到事實面看,當地當然就是一個潮間帶,光電板退潮後如此赤裸裸的直接壓在溼地上,必然毀壞整個潮間帶生態系。光電業者說光電板可幫潮間帶生物「遮陽」的辯詞,不僅無知、更是無恥。潮間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生態系統,可以包括岩岸、沙灘、紅樹林及海港,擁有極高之生物多樣性;絕對不像官員看到的只是荒蕪且毫無意義的「浮覆地」,那些生物更不是業者口中需要「遮陽」的生物。

台灣因地小人稠,雖然夏天天氣炎熱,但全年陰雨天數多,因此發展太陽能光電的條件其實不佳;光電要發出電,靠的是陽光而不是炎熱高溫,夏天即使溫度超過攝氏35度,但如果太陽被一片雲遮住,那也發不出光電,夜晚更不必提了,一度電都發不出。即使是中南部平均每天能發光電的時數大概就是3-4小時,北部更少,光電的「容量因子」只有10-15%左右,台北則低到8%多。

但蔡政府上台後推動綠能政策,設定的目標,說好聽是「非常有企圖心」,說難聽就是外行又不切實際;偏偏碰到不敢以專業抗拒政治的經濟部,結果就是全台到處找地種光電─從苗栗到高雄再到屏東的山坡地,包括環境敏感地區,全變光電園區,海邊從溼地到鹽灘地到潟湖、漁業養殖場,也要種電,其中還包括著名的嘉義鰲鼓溼地、七股潟湖等黑面琵鷺的主要度冬區。

內陸則是桃園著名的埤塘被填平種電、湖光山色的水庫鋪上光電板,良田都要覆蓋上光電板─連國內絕無僅有的官田水雉保育區周圍的稻田都想種電。更匪夷所思的是,在屏東花了20年完成的數百公頃「平地造林」地,也全部要砍掉大樹用來種電。

這是一種盲目、不顧負面後果、以「大躍進方式」推動的綠電政策,其負面效果與後遺症會在幾年後顯現,當湖光山色、綠地都被冰冷的光電板遮蓋,當砍樹破壞生態造成的災難出現時,恐怕悔之莫及;但此時,那些種電的廠商、政客,利益早已放在口袋;在朝的官員,升官的升官、退休的退休,也不干他們事了。

蔡政府是否願意面對綠電政策已造成環境破壞的事實,好好盤點與檢討政策、把所有對環境有衝擊的計劃都取消呢?恐怕很難,一來牽涉到的利益龐大,一個光電場計劃動輒上百億元投資,利害攸關者豈肯讓嘴中肉吐出?

二來當綠營掌握絕對權力,全部人都「納入體制」後,要轉彎、要改變就更顯困難─看看號稱環保人士出身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洪申翰,對此案的質疑是多麼客氣、多麼溫良恭儉,全然無「運動者」的衝撞勁就知道了。至於經濟部說因該部對類似情況「比較沒有經驗」,未來「應該會更注意」的話,就更是不痛不癢、毫無檢討悔意到極點。要寄望這樣的體制檢討、修改,難如登天。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