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做一個負責的反對黨那麼難嗎?

2020-07-20 06:50

? 人氣

立法院17日針對監察院長、監察委員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投票,場外民眾遊行至監察院外集結抗議撒冥紙丟雞蛋,並將印有陳菊的看板放置拒馬前,要求拒絕酬庸退回提名。(顏麟宇攝)

立法院17日針對監察院長、監察委員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投票,場外民眾遊行至監察院外集結抗議撒冥紙丟雞蛋,並將印有陳菊的看板放置拒馬前,要求拒絕酬庸退回提名。(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以反對提名陳萄及監委酬庸理由突襲攻佔立院,要癱瘓議會,雖遭民進黨立委以人數優勢「淸場」,但他們繼續鬧事。如在立院正門堵陳菊,不准她拜會;如再度佔領議埸主席台並推倒損毀質詢台,讓陳菊等一干監委被提名人無法接受審查;如17日發動立院內外激烈鬥爭及破壞票匭、撕毀選票,要讓立院無法行使監委同意權,等到投票在混亂中進行即將結束時,杯葛投票者又假意要求投票並蠻橫阻撓開票,事後又痛批投票無效及到法院控告。以上一切行為只能稱為「暴亂」,完全不符在野黨應有的「反對精神」。任何關心台灣民主前途的選民都必須問:做一個負責的反對黨有那麼難嗎?

在野黨又被稱為反對黨,一方面是在野黨常有不同公共政策及執行方針,朝野互相競爭制衡,以此贏取選民認同;二方面在野黨必須監督執政,也就是具備「反對精神」,替人民嚴格把關及防弊,避免執政黨一意孤行而不顧社會期待。但反對黨最忌「為反對而反對」(另一種形式的一意孤行而不顧社會期待),尤其不能走向「暴亂」,因為這既背離「反對精神」,又違反民主政治對「忠誠反對黨」的要求。反對黨而被冠上「忠誠」兩字,正是要他們不能為反對而反對,必須有政治及社會責任感,對憲政及人民福祉忠誠,也就是做一個負責的反對黨。

正常的民主政治需要「忠誠反對黨」。對於這點,1940年美國總統大選落敗的威爾基留下最引人深思的註解。他說民主國家如果允許一黨完全執政(沒有制衡),民主就會瓦解,所以強大的反對黨非常重要;但強大反對黨的作用不只是反對,而是當一個「忠誠反對黨」,亦即「我們不能因選舉落敗而偏激、為反對而反對,我們反對的目的不是要毀滅,而是要建設強盛自由的美國。」

然而,台灣雖然經歷三十多年「國民兩黨政治」及近三十年「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洗禮,國民黨的「忠誠反對黨」概念始終未建立。民進黨再度執政後,2017年我的《如果國民黨不當忠誠反對黨》一文已經指出:大多數民意不支持「只剩一中原則、沒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國民黨卻採國共合作,繼續接受這種共識。洪秀柱主張「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她居然當選國民黨主席。大多數民意支持轉型正義、年金改革,國民黨竟把為求政黨公平競爭的清查不當黨產誣為「清算國民黨」,並聲援反年金改革的極少數人。更別說中學生群起反課綱微調、原民立委主張原民使用羅馬併音、各校師生要求中學國文降低文言文比例,乃至最近客委會主委要求以客語報告等等,都被國民黨立委及藍營有力人士指摘是「去中國化」、「去中華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