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觀點:用陪審制的真民主團結台灣社會

2020-07-23 07:10

? 人氣

立法院臨時會對國民法官草案進行表決。(蔡親傑攝)

立法院臨時會對國民法官草案進行表決。(蔡親傑攝)

潮水退去之後

有那麼一個不怎麼文雅,卻十分傳神的說法:潮水退去,就知道誰沒穿褲子。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民間和官方對於陪審制與參審制的爭執,從4月23日立法院的第一場公聽會開始,到司法院的參審版本在7月22日強硬通過,剛好三個月。這三個月當中,少數跳出來表態,以向行政高層交心的檢察官和法官們、民進黨黨工,口口聲聲嘲笑陪審與參審兩制一併試行,是世界首創。

縱使已經舉例人口不到九百萬的奧地利,正好就是陪審和參審兩種制度都同時存在的國家,縱使舉出德國和挪威為例,曾經都讓陪審與參審兩種裁判制度同時試行,這些人還是假裝沒看見、沒聽到,不斷跳針,一再用同樣的修辭抹黑兩制併行方案。諷刺的是,當民進黨在立法院把參審條文一條條通過的時候,柯建銘總召得意洋洋、語調亢奮地宣布:民進黨所創造的國民法官法,是世界上首創。他們終於要把這頂帽子搶回去了!他們製造的黑帽子搶回去,在他們頭頂上,就會翻紅嗎?

而始終瞧不起人民,不認為人民有能力擔任陪審員的民進黨周春米委員,則終於在臉書說出裁判制度不必改革的原因[1]。因為解嚴以後成長的檢察官和法官們都自我感覺良好,可以信賴。所以採用參審制的目的,就是讓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法官和檢察官們,把人民找來,加以洗腦,讓人民知道他們有多好。台灣社會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在民進黨的眼中,台灣的司法不需要改革,需要改革的是人民的腦袋。

傷心的選民,堅強的民意

這三個月當中,執政的總統兼黨魁,完全不在乎連串的謊言被揭露,對於自己敗壞憲政分際的言行沒有一絲一毫的反省和歉意;掌握立法權的從政黨員,公然毀諾背信,完全不在乎高懸的黨綱怒目直視著。這讓相信司法院主動協商是聽到民意,相信民進黨推動陪審制的承諾歷經二十年不衰,相信蔡總統宣示司法改革的決心,而欣喜於民進黨連任的選民,必須面對才剛交出選票,政客就翻臉不認人、視誠信如無物的殘酷現實。人民真是有夠傷心。   

所幸在兩制併行推動大聯盟的三位主導律師,民間司改會及陪審團協會的林永頌律師、鄭文龍律師、張靜律師的努力奔走之下,在立法院外靜坐24天的苦行堅持之下,喚起所有在野黨的堅定支持,甚至起初保持中立的法學界也跳出來反對司法院的說詞,而許多國內外公民組織、學生團體也紛紛發出聲明相挺、在媒體投書聲援,支持陪審和參審兩制併行;呼籲民進黨不要在臨時會期強行通過參審法案,讓人民有進一步討論、審議的機會。民意真是有夠勇敢。

尤其最後的民調決戰,民進黨向來相信的民調專家游盈隆教授,因為懷疑官方民調的可信性,受民間司改會的委託而調查出完全相反的主流民意,戳破了司法院和民進黨民調宣傳的假象,更顯示德不孤必有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