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長崎原爆75週年》三位倖存者回憶恐怖過往:很多人的眼睛凸出來、幾乎被燒到赤身裸體,他們要了口水喝就死了

2020-08-05 11:19

? 人氣

2019年,在廣島原爆遺跡旁邊的元安川,人們為原爆週年紀念日點起了燈籠。(圖/Getty images)

2019年,在廣島原爆遺跡旁邊的元安川,人們為原爆週年紀念日點起了燈籠。(圖/Getty images)

8月6日和9日分別是二戰後期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原子彈的75週年紀念日。

對於當時的死亡人數都是估算,而一般認為廣島的35萬人口當中有14萬人死於這次原爆,長崎則至少有7.4萬人。

這兩次原子彈攻擊令亞洲的戰爭迅速走向終結,日本於1945年8月14日向盟軍投降。

不過,有批評者指,日本在原爆之前就已經臨近投降。

那些在原爆中生還的人們被稱作「被爆者」(hibakusha)。他們在兩座城市的廢墟中承受著可怕的後果,包括輻射和心理上的創傷。

英國攝影記者李・凱倫・斯托(Lee Karen Stow)的一個專攻領域就是講述這些見證過這段重要歷史的女性的故事。

李・斯托拍攝並採訪了其中三名女性,她們對75年前的原爆有著深刻的記憶。

本文的部分細節可能令一些讀者不安。

上野照子

1945年8月6日,核彈在廣島爆炸的時候,照子15歲。

廣島原爆幾年之後,在廣島紅十字會醫院當護士的上野照子(左),和2015年的照子。
廣島原爆幾年之後,在廣島紅十字會醫院當護士的上野照子(左),和2015年的照子。

在爆炸的時候,照子正在廣島紅十字醫院的護士學校上二年級。

爆炸之後,醫院的學生宿舍著火。照子有幫忙救火,但是很多同學已經在爆炸中死去。

對於核爆後的那一個星期,她唯一的記憶就是夜以繼日地工作,救治那些傷勢恐怖的受害者;與此同時,她和其他人都沒有食物,只有很少量的水。

畢業後,照子繼續在醫院工作,她協助的各種手術當中就包括植皮。

病人被醫生從大腿上切出部分皮膚,用來遮蓋那些有疤痕疙瘩的部位。

她後來與同樣在原爆中生還的立行(Tatsuyuki)結了婚。

當照子懷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時,她擔心小孩生下來會不會是健康的,或者甚至是否能順利出生。

照子的女兒朋子在廣島的醫院裏接受檢查。
照子的女兒朋子在廣島的醫院裡接受檢查。

她的女兒朋子最終出生了,並且很健康,這使得照子有勇氣去養育這個家庭。

朋子和母親照子(左),朋子和父親(右)。
朋子和母親照子(左),朋子和父親(右)。

「我是從地獄裡走出來的,所以我雖然不知道地獄是什麼樣的,但是我們所經歷的那一段大概已經很接近了。必須不能容許它再發生,」照子說。

「有些人在很努力地廢止核武器。我想第一步是要讓地方政府領導人採取行動。」

「然後,我們就必須要聯繫到國家政府的領導層,接下來是全世界。」

2015年的照子(左上)和女兒朋子(前)及孫女久仁子(右)
2015年的照子(左上)和女兒朋子(前)及孫女久仁子(右)

「人們曾說,這裡有75年都不會再有草地和樹的生長,但是廣島卻重生了,成為一個有漂亮綠化和河流的城市,」照子的女兒朋子說。

「(但是)被爆者仍然持續承受著輻射帶來的傷害。」

「雖然廣島和長崎的記憶正在人們的腦海中褪色,但是我們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