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倩燁專欄:身分政治,賀錦麗的兩面刃

2020-08-21 07:10

? 人氣

對美國社會來說,希望拜登選賀錦麗只是出於選情需要,而不是真的要繼續身分政治路線,否則美國社會在左右之間的震盪搖擺會帶來更大的不穩定,導致政策的不連續性。(資料照,美聯社)

對美國社會來說,希望拜登選賀錦麗只是出於選情需要,而不是真的要繼續身分政治路線,否則美國社會在左右之間的震盪搖擺會帶來更大的不穩定,導致政策的不連續性。(資料照,美聯社)

歐巴馬時代被批評玩弄身分政治而忽視白人群體。

移民後代、多元族裔,賀錦麗的出線有如民主黨對自由主義和身分政治的再次宣誓。

賀錦麗(Kamala Harris)面臨的第一個質疑是,她並不是基於選賢任能而被定為拜登(Joe Biden)副總統候選人,而是因為她是女性。此外,她是移民的後代,對非裔和印裔美國人都是一種認可。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11日終於決定由加州參議員賀錦麗出任其副手人選。(圖/美聯社)
賀錦麗(Kamala Harris)面臨的第一個質疑是,她並不是基於選賢任能而被定為拜登(Joe Biden)副總統候選人,而是因為她是女性。(資料照,美聯社)

少數族裔和中間派都認可的人選

在今年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背景下,拜登對賀錦麗的選擇,是向民主黨內自由派重新確定他自由主義立場和身分政治的一次宣誓。歐巴馬執政八年,民主黨對身分政治的重視達到了頂峰。正如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觀點,身分政治要求對少數族裔的關注本身並沒有錯,但它轉移了一部分人對涉及公平正義其他問題的關注,如廣大白人中產階層的收入問題。

賀錦麗成為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對拜登選情最大的助力有三個觀察點:一是副總統候選人辯論環節。出身檢察官的賀錦麗在質問、辯論中應該會比現任副總統彭斯更亮眼,而彭斯屆時將不得不為一個不道德、不作為的總統進行無力的辯護。

二是可能會為拜登爭取到矽谷和美國大科技公司的支持。賀錦麗出身加州,眾多矽谷科技公司對她都不陌生。中間偏左派的相對溫和立場,加州的科技企業寄希望她在數據安全、審查與移民簽證等領域能有所作為,至少能幫助更多國際員工留在美國。至於其他少數群體,在經歷四年的川普任期後,主流票源應會流向任何一個不是川普的候選人。

三是賀錦麗的檢察官背景,與警察立場相似,都主張「法律與秩序」。在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當街勒頸窒息而死後,許多地方團體興起“defund the police”(停止資助警隊)運動,即取消對警察的資金支持行動。川普也將defund the police運動與拜登連結起來。在這樣的背景下,選擇一位強調法律與秩序的副手,給了紀律部隊和要求恢復生活秩序的選民更多想像空間。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出,賀錦麗是一位對少數族裔和要求穩定生活的選民都能接受的人選。

民主黨將賀錦麗塑造為溫和中間派的形象,但川普的支持者引用她在氣候變化、移民、醫保等問題上曾經的公開發言,將她敘述為一個極左派。共和黨對賀錦麗這一定位的目的,是警告搖擺州和中間路線的選民,讓選民充分了解賀錦麗上台後可能帶來的進步主義後果。

副總統人選通常會是總統人選的加分,但在拜登民調領先情況下,年僅五十五歲的賀錦麗受到關注另有原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倩燁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