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

2017-07-12 06:50

? 人氣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中國時報軍事記者呂昭隆於七月十日,就蔡總統於上月三十日前往北投國防大學復興崗校區主持「106年三軍六校院畢業典禮」,車隊在近校區大門的中央北路上,遭受退休軍公教人員陳抗,車隊嚴重受阻,車隊離開時,人員伴隨護衛車隊作法的不當(呂文中引為移動人牆),分別撰述《總統維安 退休特勤官批失職》《嚴重疏失 副指揮官難辭其咎》兩篇文稿論議此事。

筆者就此兩篇特稿審視,發覺所謂退休官員所引該案特勤失職事,以及對此重大特勤疏失,劍指特勤中心副指揮官何保林應主動自請處分。然而文中相關例舉除見樹不見林,更有引喻失義之憾。

因此筆者就文中爭議處:總統車隊是否之前從無受阻事?往昔並無人員伴隨護衛車隊事?車隊受阻原地停留隨扈人員要下車警戒?國安局長彭勝竹熟知國家元首維安作業?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一一論述如次。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總統車隊是否之前從無受阻事?

筆者曾在七海警衛室指揮中心(七指中心)輪值警衛參謀時,掌握過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車隊行止,更在大安警衛室任職警情組長,擔任過蒞臨場所先遣指揮官。要迫使車隊在行進中停滯,必是大型陳抗活動,此種活動必有預警情資獲報。若是零星陳抗活動,不論有無預警,依現行道路警衛出勤狀況尚能排除。試舉車隊面臨大型陳抗堵塞行進案:

一是經國先生晚年,從七海寓所至總統府的經常警衛路線有兩條,分別代號為一號線(經中山北南路)與二號線(新生高架道),當時黨外異議團體對立法院經常發起陳抗活動,立法院前道路,正是一號線上必經之地。

一日下午經國先生到府上班,車隊行經一號線,在通過民族東西路口時,獲報立法院前陳抗民眾散佈於中山南路,對行進道路形成障礙。車隊指揮官毅然下達決心,指令車隊轉經民權東路接新生高架道續行,當時民權東路並未出勤,車隊序列依道路現況形成戰鬥姿態,並靠警車開道,最後雖避開立法院陳抗人群順利到府,然而過程中車隊指揮官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次為筆者在大安警衛室時,一日水患過後,當時李總統登輝先生至中部視導河堤整治情形,筆者適為蒞臨場所先遣指揮官,抵達蒞臨場所時,只見河堤上總統車隊預期下車位置已有大批群眾,隨著車隊的接近,群眾情緒激動紛紛拿出陳情書。筆者掌握現場狀況,研判現場秩序難以維持,由於地形限制,車隊進入後迴車困難,若有突發狀況脫離不易。遂將上情報告車隊指揮官,適時與主辦單位協調,變更下車點,並指示警察交通崗在適切位置,導引車隊轉進臨時下車點。

現場群眾看到總統車隊轉到河堤另側,河堤上只見大片群眾手持陳情書奔赴總統車隊下車位置,由於兩者距離的差距,李總統下車駐足視導後即行離去,當現場群眾轉移抵達臨時下車點時,總統車隊早已絕塵而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