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美國第二位女大法官,女權先鋒金斯堡謝幕—畢生力抗性別歧視框架,留下「惡名昭彰的RBG」美譽

2020-09-21 18:36

? 人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2020年9月18日在家中逝世,最新一期的《時代》雜誌封面隨即決定使用她的照片。(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2020年9月18日在家中逝世,最新一期的《時代》雜誌封面隨即決定使用她的照片。(美聯社)

金斯堡成長於女性受到嚴重歧視的年代,並且以律師身份在聯邦最高法院屢屢為女權平反,讓許多美國女性「第一次覺得憲法是為自己而寫」。不過金斯堡日前在大法官任上病故,除了讓自由派痛失重鎮,更讓大法官的提名爭議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焦點。

來自紐約布魯克林區的金斯堡,是猶太移民家庭第二代。因母親極為重視子女教育,她一路苦讀,在康乃爾大學拿到政治學位,還遇見了一生摯愛馬丁(Martin Ginsburg)。兩人在畢業後結婚、生子,一同到哈佛大學攻讀法律博士。但馬丁此時不幸罹患癌症,必須接受放射線治療,金斯堡除了要上兩人份的課,課後還得全心照顧幼兒。即便如此,她仍以優異成績獲選《哈佛法學評論》編輯。當馬丁靠金斯堡的協助拿到學位、在紐約找到工作,為了就近照顧夫婿與孩子,金斯堡決定轉到哥倫比亞大學,並再次獲選《哥大法學評論》編輯,最後以第一名畢業。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與丈夫在家中合影,時為1958年,金斯堡仍在法學院攻讀法律博士。(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與丈夫在家中合影,時為1958年,金斯堡仍在法學院攻讀法律博士。(美聯社)

金斯堡的優秀從學生時代便展露無遺,但紐約所有律師事務所卻都不願用她,連時任大法官的弗蘭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也拒絕金斯堡擔任助理──就因為她是女性。當時的美國社會對女性極為歧視,哈佛大學規定「女性不得進入圖書館」,連法學院院長格里斯瓦德(Erwin Griswold)都質疑女學生「怎麼會占了男學生的錄取機會?」當金斯堡在羅格斯大學(Rutgers Law School)任教,薪水更差了男同事一大截。這些不義讓她決定投身女權運動,但她並未走上街頭呼喊,而是走進聯邦最高法院,在法庭上屢屢說服全員都是男性的大法官們,接連贏得好幾個肯認女權的憲法官司。

1977年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1977年的金斯堡,她當時除了在大學任教,更以律師身份在聯邦最高法院爭取女權。(美聯社)
新新聞1751期
新新聞1751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