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家長攻擊學生事件看校園安全

2020-10-07 05:30

? 人氣

桃園市長鄭文燦(見圖)對於日前發生家長進入校園攻擊患有身心障礙的學生以復仇的事件表示,以暴制暴為錯誤示範。(資料照,顏麟宇攝)

桃園市長鄭文燦(見圖)對於日前發生家長進入校園攻擊患有身心障礙的學生以復仇的事件表示,以暴制暴為錯誤示範。(資料照,顏麟宇攝)

桃園某國中,一名患有情緒障礙和亞斯伯格症的學生,數度攻擊師生,有一名領有身心障礙的學生家長,以輔導人員名義進入學校,看該名學生情緒失控,竟持電擊棒攻擊,也遭該生咬傷,互相提告。

市議員黃敬平指出,該名家長的舉動已經是私刑正義,而他也呼籲,校方與教育局擺爛遲未處理,校方應該將該生抽離原班,不能讓雙方受教權被剝奪;市長鄭文燦譴責該家長「以暴制暴,是錯誤示範」,要求教育局偕同校方檢討處理過程。

教育局回應:教育局自接獲學校反映學生情緒行為問題後,即專案核予助理員人力以輔助該生學習;同時,教育局派員入校訪視,提供專業輔導及行政措施,及協助個案所需之專業輔導、班級其他學生之心理輔導、導師及教師專業知能工作坊等專案計畫;最後,校園安全部分,已請該校檢討相關流程,類此事件,不得再發生。

筆者身為國中教師超過十年,想呼籲:檢討學校前,請政府完善相關法規。

師生被特殊生攻擊的事件屢見不鮮,除了不斷增設助理員和進行一堆訪視等等等,家長的責任在哪裡?當家長不配合學校,校方可有法律賦予的強制力可執行職責?老師遭受的職業傷害又怎麼賠償?

據報導指出,開學以來,該生對師生暴力行為不斷,已有三位老師到派出所備案,老師們因為挨打,越來越不願意進班協助,連班導師也請假避風頭,而校方盼該生家長來校陪讀,也沒得到應允。

特教老師很有愛心,但上班時間無故遭受學生攻擊到要去備案,甚至還得請假避風頭,這是一個何其高風險和充滿壓力的工作環境?市議員和市長可有想過,除了學生的受教權,老師和其他學生的人身安全也需要被照顧?

此外,為何家長需要自救?甚至讓一個也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家長,想辦法混入校園去攻擊該生,「維持他心目中的正義」? 

因為校園文化中,以學生受教權第一,校方能管教學生,請家長履行教養責任的法規,具有實際嚇阻力的,實在少得可憐,當其他學生不勝其擾,回家頻頻告狀時,有行動力的家長跟學校反映無用後,就會想用自己的辦法處理了。

筆者絕對譴責暴力行為,但能明白該家長的動機。

舉例來說:筆者所執教的學校,也發生過類似事件。某班有一名不良於行的學生A,是爸爸十分疼愛的獨生女,而該班有個時常欺負同學的男生B,喜歡言語欺凌A,即使該班導師和學務處多次處理,記警告,通知家長,也請輔導室協助等,依舊惡行不改。

某天下課,B又言語挑釁A,該班導師還來不及處理就鐘響,請雙方先回教室上課,下課再來處理。殊不知A跟老師說要去上廁所,去打公共電話回家給爸爸哭訴,爸爸立即衝來學校(警衛剛好去上廁所不在大門口),進教室大吼,把B從座位上一把抓起,揪著領子一陣暴打,然後拖去學務處,要主任給個公道。

這件事後來如何了結呢?B言語霸凌在先,被記兩支警告,A的家長悻悻然離去。

筆者身為教育工作者,呼籲政府真心要維護校園安全,應重新檢討資源配置,及完善相關法規,別讓第一線教師想認真工作也力不從心。

*作者為台北市公立國中正式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