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友邦的真心告白:台灣如何改變一個宏都拉斯男孩的人生?

2020-10-16 07:20

? 人氣

Copa America Taiwan主辦人黃賀南。(取自Copa America Taiwan臉書)

Copa America Taiwan主辦人黃賀南。(取自Copa America Taiwan臉書)

「來到台灣之後,我的人生徹底改變了。我在貼近心臟的胸口,紋上完整的世界地圖,提醒我永遠不要忘記與地球村的連結。」──Copa America Taiwan主辦人黃賀南

台灣人可能很難以想像,距離1萬4700多公里遠的邦交國宏都拉斯,是什麼樣的地方,而自己又能如何改變友邦人民的一生?來自宏都拉斯的黃賀南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在淚水中說出關於這問題的回答──以前他對台灣只有模糊的亞洲印象,在台灣生活5年之後,他想成為台灣人,並積極把自己的母國改造成像台灣一樣的國家。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話說出來彷彿很瘋狂,但是黃賀南(Fernando Ramos)已經朝這目標卯足全力去拚了4年。他認為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成長,足以當作宏都拉斯的典範,「台灣40年前是一黨專政國家,現在則是全亞洲最發達、最民主的國家之一,只要我從現在開始努力,有朝一日,宏都拉斯也會有所改變。」

黃賀南認為,改變要從教育開始,「在宏都拉斯的時候,我很少接觸社會議題,我可以大方捐錢,但是我從來沒計劃投身改變社會的事業。2015年來台灣之後,我成為美國機構『教育家雄心』(Educator Ambition)的志工,那是一個致力於在鄉下地區蓋學校的組織。」他同時也開始關注教育近用權的問題,舉辦Copa America Taiwan的收入,有一部份成為貧窮孩子的獎學金。

關於為什麼想成為台灣人?黃賀南分享,剛到台灣,一句中文都還不會時,曾經在大安區台電大樓附近迷路的經驗。一群台灣孩子突然湊向他,比手畫腳地問:「你要去哪裡?」熱心的小孩們看著他的手機地圖,豁然開朗地握住他的手,帶他走往該去的方向。他表示,在台灣生活的經驗太舒適與美好,以至於他希望成為台灣的國民,「宏都拉斯是我的家鄉,台灣則是我的第二個家」。

2019年Copa America Taiwan賽事,主辦人黃賀南受訪。(取自Copa America Taiwan臉書)
2019年Copa America Taiwan賽事,主辦人黃賀南受訪。(取自Copa America Taiwan臉書)

是什麼改變了黃賀南?一趟從台灣飛往印度的旅程

在宏都拉斯完成大學學業之後,黃賀南申請到台灣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Taiwan ICDF)來台留學的獎學金,得到在師大就讀工商管理與人力資源發展碩士學程的機會。他表示:「台灣給予我很多栽培,不只有獎學金,還有我在這裡遇到的友善民眾跟旅行機會,2016年我從台灣到印度,參加國際青年論壇,在那裡我遇到許多為改變世界而努力的人,這拓展了我人生的視野。」

黃賀南指出,一位來自阿富汗的女孩給他最深的啟發,她闡述自己的童年如何遭受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的摧殘,被迫與父母分離,淪為孤苦伶仃的難民,但她仍努力獲取求學機會,努力改變戰爭中的母國。

「有一次她問我『你會來阿富汗拜訪我嗎?』我一口回絕『不了吧,你們國家不是還在打仗嗎?這樣太危險了。』」黃賀南沒想到女孩竟說出一個令他非常震驚的事實──宏都拉斯雖然不處於戰爭狀態,但是每天死去的人數卻比阿富汗還要多,不過宏都拉斯的現狀比阿富汗更容易被改變,因為它至少是一個沒有戰事的國家。

黃賀南哭著反省一切他所知道卻又未曾深入思考的國家問題,「宏都拉斯沒有戰爭,也沒有地震、海嘯等天災,唯一的問題是,宏都拉斯人會傷害其他同胞。」宏都拉斯黑幫猖獗、毒梟肆虐,因此失業率、犯罪率極高,近年有數千名民眾為了逃離國內的貧窮、暴力與迫害而集結逃難,向北前往美墨邊界投靠。

一位宏都拉斯人帶兒子在加州美墨邊界從墨西哥一側翻越圍牆。(美聯社)
一位宏都拉斯人帶兒子在加州美墨邊界從墨西哥一側翻越圍牆。(美聯社)

「從那之後,我成為嶄新的我,我開始非常認真工作,只為了改變宏都拉斯,甚至在胸口刺青,以銘記終身。」他認為普及教育,才能改善一切犯罪問題,所以近年來都在教育機構協助貧窮學生獲得留學獎學金,其中他最推薦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提供給外籍學生的機會,他並長期向宏都拉斯學生免費介紹來台灣留學的方案,以及申請條件。

除了增加出國留學生人數之外,還要讓貧窮地區的孩子有辦法往社會高級階層流動,黃賀南指出,宏都拉斯農村的窮人負擔不起在城市生活的費用與房租,因此他們的孩子即使再聰明,也難以接受大學教育,「所以我的另一個夢想是在首都德古西加巴(Tegucigalpa)建立『獎學金宿舍』,為表現優異的貧窮外地生提供免費住宿」。

「我預期,得到獎學金機會的孩子們會志願回到機構幫忙,這樣我們就有源源不絕的新人支援。只要給予窮孩子機會,他們一定會加倍報答的」,他笑著說,「窮人才是最知道付出的一群人。」

2018年10月,一支來自中美洲宏都拉斯的「移民遠征隊」向墨西哥與美國邊界進軍(AP)
2018年10月,一支來自中美洲宏都拉斯的「移民遠征隊」向墨西哥與美國邊界進軍(AP)

「他看著我,我以為我會死」

提到宏都拉斯的幫派與槍枝暴力,黃賀南潸然淚下,因為他的兩位摯友在他離開故鄉之後,死於槍殺,「一人的死,是因為有歹徒想要偷走他的車,當他目擊偷車現場想要逃走,對方卻持槍殺了他。另一人則是發生車禍,與他相撞的兇手喝得爛醉,竟隨手拿起槍枝殺了他」。

黃賀南也曾與死神擦身而過。有一次他遭遇強盜,並試圖抵抗對方,「我們打成一團,他拿起身上的槍上膛,我也伸手握住了槍,他突然發射,子彈從我身邊經過,槍枝開火的溫度燙得我鬆開了手。在那一刻他看著我,我以為我會死。」黃賀南低下頭,對方把槍對準他的腦袋,問道:「你想死嗎?」黃賀南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對方最後用槍柄把他敲暈在地上。

黃賀南繼續表示:「他不斷踢我、打我,也把槍口對準我。我知道絕對不能轉身爬起,一旦我有甦醒跡象,他們一定會殺死我,所以我假裝已經暈死過去。」

2018年10月,一支來自中美洲宏都拉斯的「移民遠征隊」向墨西哥與美國邊界進軍(AP)
2018年10月,一支來自中美洲宏都拉斯的「移民遠征隊」向墨西哥與美國邊界進軍(AP)

他悲憤地說,在宏都拉斯,人命彷彿不是命,「人們死得很荒謬,大家被迫接受隨時可以被殺死的事實,最終大家也變得不怕死了,反正早晚橫豎都是一死。」他提到,正因為犯罪率極高,所以宏都拉斯才發展出「活在當下」的文化,「這不是珍惜生命的積極文化,而是『死亡要來就來吧』的消極文化」。

「在宏都拉斯,人們即使知道晚歸很危險,也會故意狂歡到很晚,因為人們相信『死亡來臨時,逃也逃不掉』,避免晚歸是沒有意義的,不如活在當下。」黃賀南表示,來到台灣之後,他才逐漸珍惜自己的生命,因為台灣太安全了,「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人們可以無論何時何地都安全,沒有人會偷東西,沒有人會亂殺人。」

得知宏都拉斯友人去世的隔天,其他在地朋友依然出門狂歡,這讓黃賀南無法接受,他對朋友們抱怨:「人才剛死,你們竟然跑出去開派對?」但是朋友反而無法理解黃賀南的邏輯,並且回問:「你在台灣發生什麼事?怎麼變了?」黃賀南說,他不再是以前的自己,現在他很珍惜生命,他跟朋友爭論了,希望他們明白「生命是寶貴的,你不必因為手機和錢而被殺,不值得」。

20170120-民眾騎乘電動單輪車於台北街頭穿梭。(顏麟宇攝)
民眾騎乘電動單輪車於台北街頭穿梭。(顏麟宇攝)

改變宏都拉斯的雄心

越待在台灣,黃賀南越希望自己能改變宏都拉斯,「我的夢想是把宏都拉斯改變成像台灣一樣的國家,教育我們的人民,讓他們有機會不必在恐懼害怕中成長。」他認為,只要從現在開始致力於普及教育工作,未來20年、30年內或許就能逐漸看見成果,許多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可能成為新的領導者、新的國會議員,這些人將改變國家,讓宏都拉斯變得跟台灣一樣關心教育、注重安全、擁有國民健保。

黃賀南為宏都拉斯報紙撰稿時,新聞報導的議題90%都是關於台灣,他認為此舉不但是宣傳台灣,也讓宏都拉斯民眾看到世界另一端的燈火。「我時常介紹台灣是如何對抗新冠肺炎,台灣應獲得聯合國的地位等等……我希望人們了解該仿效的國家。」他說道。

Copa America Taiwan主辦人黃賀南。(蔡娪嫣攝)
Copa America Taiwan主辦人黃賀南。(蔡娪嫣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