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這般家家酒式的政軍演習?可以休矣!

2017-08-17 07:10

? 人氣

認為近期由國家安全會議主導一連3天的2017年國家政軍演習,作者認為如家家酒式。圖為「長青操演」時是「雲豹甲車」服役後首度整裝由北向南長途奔襲。(資料照,吳明杰攝)

認為近期由國家安全會議主導一連3天的2017年國家政軍演習,作者認為如家家酒式。圖為「長青操演」時是「雲豹甲車」服役後首度整裝由北向南長途奔襲。(資料照,吳明杰攝)

近期由國家安全會議主導一連3天所謂的2017年國家政軍演習,第1日主要演練項目「指揮所開設與進駐」,次2日分別演練「國家關鍵基礎設施防護演練」與「各項危機研析及處理」。首日演練在蔡總統於當日下午4點10分,於總統府乘車轉入國防部後備司部換乘雲豹甲車,隨之浩蕩率眾進入大直圓山指揮所,展開序幕高潮,最後以蔡總統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後,全程演習結束。

觀諸所謂之政軍演習,緣起於2005年在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的玉山兵推,演習當下軍政首長並進駐大直圓山指揮所以利兵推進行。自此除去年因總統選舉政黨輪替暫停一次外,幾成國安會的年度大戲。當時有鑑於圓山指揮所昔日為陸軍指揮所,先總統蔣中正在世時,可由士林官邸旁的戰備通道進入此戰時指揮所。以後由於1978年衡山指揮所起建,相關重要軍事設施陸續進駐雞南山一帶,形成「大直要塞區」。衡山指揮所也成為戰時國軍最高的指揮所,陸軍指揮所遂逐漸廢置。

陳前總統執政時,為使國安會每年的年度大戲進行順暢,遂有整建陸軍指揮所之舉,終在歷經3年耗資億萬,在2008年正式完工啟用。內有大型會議室,也有

20餘間總統府與行政院各部會的作業室,自此年度的政軍兵棋推演率皆在此實施。

20150908-SMG0045-109-馬英九出席政軍兵推-國安會提供.jpg
圖為2015年馬英九出席政軍兵推。(國安會提供)

本次演習過程,國防部雖然在演習進行前發布新聞稿,以「有關此次演習之詳細時間、內容等,因事涉機密,援例不對外公開說明,籲請外界勿作揣測與聯想。」然而針對此次演習,依據國防部兩度發布的新聞稿,中央通訊社的九篇新聞稿,以及國防部軍聞社針對此次演習拍攝的3分48秒宣傳影片,業能勾勒出演習概況,然而也讓筆者發現這源起於陳前總統時期的「政軍演習」,迄今仍然是譁眾取寵,大拜拜兼以家家酒式的實施方式,演練科目仍然是平戰階段不分的混雜作法。因之,筆者以此次演習就總統前往戰時指揮所,必以乘坐雲豹甲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思維錯亂?政軍兵推想定與演練課目是否須與國軍戰備規定結合?圓山指揮所開設時龐大的編組成員,是否合乎實戰需求?政軍演習實施迄今已成假、大、空現象?從這四方面略述己意!

總統前往戰時指揮所,必以乘坐雲豹甲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思維錯亂?

此次演習開端蔡總統先行換乘雲豹甲車後,才再轉往圓山指揮所。換言之,也即是總統遭遇危害,或有危安顧慮下的緊急脫離行動。然而脫離當下,總統車隊在道路警衛到崗,警用汽機車開道與伴隨下,不以最短距離,由府經凱道、中山南北路、北安路抵達圓山指揮所。反而拉大距離到總統府後側,乘車先至博愛路愛國西路口原為警備總部現為後備指揮部駐地,到其內再換乘雲豹甲車轉往圓山指揮所。這一來一往,一下一上的換乘動作,最起碼延誤10餘分鐘。或有人說換乘雲豹甲車是為強化防護力。然而當還有道路警衛以及警用汽機車開道,這表示社會秩序尚能維持。當下不走,不以車就人,而以人就車,刻意延時迴車換乘雲豹甲車,只為彰顯雲豹甲車的防護力?殊不知當總統遭遇危害,緊急應變計畫生效,轉往戰時指揮所或緊急醫療院所,交通工具的選定,必要就時效性、功能性與危害再生顧慮及現場狀況為考量。而非拘泥於非有雲豹甲車,就不是演練脫離的僵化思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