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黃國昌一夫當關,NCC萬夫莫敵

2020-10-30 06:20

? 人氣

黃國昌「反旺中」一反八年。圖為去年黃國昌與館長陳之漢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資料照,簡必丞攝)

黃國昌「反旺中」一反八年。圖為去年黃國昌與館長陳之漢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資料照,簡必丞攝)

前立委黃國昌不愧是「反旺中戰神」,自二0一二年反媒體運動以來,鍥而不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為中天二次換照召開長達八個半小時的聽證會(後四個小時為紀錄整理),完全不敵黃國昌一個小時的YouTube開講,當「戰狼」對上「猛獅」,蔡衍明不知有沒有一點後悔八年前無端結下的梁子?

不論有悔無悔,此刻的問題是,黃國昌的「庭外陳述」能扭轉NCC聽證會七零八落的慘劇嗎?更尷尬的是,不論最終換照審查結局如何,黃國昌直播對NCC的重傷害,遠遠超過他對蔡衍明干預新聞的指控,因為不論給照不給照,都得不到信任,黃國昌應該預想到這個結果,否則不會在痛斥蔡衍明兼駡NCC之餘,激動直陳:「我不是你們養的網軍!」

微信截圖庭外陳述,能成為裁罰依據嗎?

不論對黃國昌個人或其政治立場的好惡,從學者到立委,他認真執著殆無疑義,否則堅持不了八年,公職都卸下了還壓不住胸中一口悶氣,但凡出手必有「證據」。針對NCC他嚴厲質疑沒有踐行應有的「法律程序要件」,論者已多,略過不表;對於蔡衍明,他直搗核心,搬出十數張微信對話截圖,前一夜臉書點文,隔天立刻直播,指證蔡衍明的確介入包括中天在內的旺中媒體集團內容製播與操作,痛駡中天厚顏無恥,可笑至極。

毫無意外,面對黃國昌如此逼真的指控,蔡衍明連夜臉書澄清,隔天則有中國時報大半版配合斥為「片斷截圖造謠抹黑」。黃國昌則反問,「如果你(蔡衍明)不是媒體大老闆,能有這個規格嗎?」黃國昌的問題,正是蔡衍明接手旺中媒體集團以來,爭議不休的核心,「受害者」豈止黃國昌一人,或民進黨一黨?包括近日許多為新聞自由發聲的藍營政治人物,在過去一年多,也不乏被抹得七葷八素,被停上節目者有之,主動拒上節目者有之,他們還如此急迫地為聲援中天換照,反映的政治與媒體相互牽制干擾的現實面貌;遺憾的是,這正是台灣民主益發扭曲惡化的環境,問題不僅僅在中天。

黃國昌的指控是否完全真實,可能見仁見智,重點是:第一,微信截圖可以為證據嗎?在法律實務上,國家違法取證(沒有法官核准的偷拍監聽等)不具證據效力,但私人聽取證只要無脅迫行為,可以為證(比方若為吹哨者提供,或者偷拍外遇小三);第二,就算可以為證,黃國昌的指控慢得不止半拍,而且,他既非NCC委員也非鑑定人,屬「路人甲」之「庭(會)外陳述」,就法律程序要件而言,當然無法成為NCC裁判的依據,當天聽證會已有鑑定人反覆套問蔡衍明是否有微信群組等等,或許鑑定人也有拿到類似截圖,但未當庭提出,就不能為證,這可能也是黃國昌氣極敗壞的原因。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