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美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2020-11-10 05:50

? 人氣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她的建國理想,她的施政方針,她的文化思想,理論上不可能和任何一個族裔過不去。(美聯社)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她的建國理想,她的施政方針,她的文化思想,理論上不可能和任何一個族裔過不去。(美聯社)

拜登(78歲)和川普(70歲)是自羅斯福以來,上任時年齡最老的美國總統。兩個老人出來選總統,這對美國人本來就是個傷腦筋的事兒,不得已選其中一個當總統,很可能是因為討厭哪個老人;而不是支持哪一個老人。因為,美國人一向自認活力青春,而且還基本還是個「欺老」的社會。王爾德(Oscar Wilde)說:「美國的青春是他們最古老的傳統,流傳至今已有三百年了。」(The youth of America is their oldest tradition; it has been going on now for three hundred years.) ;美國百科全書作家科爾比(Frank Moore Colby,1865-1925)甚至說:「如果某一個年輕的美國作家看似發了瘋,那是因為有個老的使他發瘋。」(When a young American writer seems mad, it is usually because an old one drives him crazy.)。老人就像老家俱,不知擺哪兒好,沒送去回收就已經給面子了,還當總統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美國不是「民族的大熔爐」,最多只是「蔬果沙拉盤」

經歷連續四晚開票後,美國總統大選由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贏得逾284張選舉人票,將入主白宮成為第46位美國總統。關心美國大選的人,四天來看著美國各州大選票數起起落落,不論是「川粉」還是「拜粉」,都越看越迷糊,在腦子裡轉的是:「美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美國畫家約翰·辛格·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1856-1925)說:「我每次畫一幅肖像就失去一個朋友。」(Every time I paint a portrait I lose a friend.) 沙爾金是一位忠於藝術的人。他把朋友們那些並不漂亮,乃至於醜陋的尊容如實地描繪出來,焉有不得罪入之理?要說美國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就跟畫一張美國人的肖像畫一樣,畫美了也不是;畫醜了也不是。果真畫出它的尊容,人人皆曰不像。這和形容中國是一個怎樣的國家一樣困難,中國境內共有56個民族,其中少數族裔就有50來個,各有各的語言,有的還有自己的文字,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並且還不只兩個以上的教派。外國人把中國人看做「一種人」,就像把美國人看作「一種人」一樣是過於輕率的。 溫德爾·菲力浦斯(Wendell Phillips,1811-1884) 說:「你常常可以從一個已經年屆古稀、或巳放棄當總統的美國政治家那裡獲悉真相。」(You can always get the truth from an American statesman after he has turned seventy, or given up all hope of the Presidency.) 溫德爾·菲力浦斯是美國廢奴主義者,是美洲原住民的擁護者,他早就看出美國不可能成為「民族的大熔爐」,最多只是多種蔬果湊在一起的「沙拉盤」。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