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朱淑娟專欄:被犧牲的農水,要把農業帶到何方?

2020-11-10 06:30

? 人氣

無預警停灌,造成桃竹苗1.9萬公頃即將收成的作物報廢,農民上行政院抗議「農水應該農用,拒絕移撥」。(朱淑娟攝)

無預警停灌,造成桃竹苗1.9萬公頃即將收成的作物報廢,農民上行政院抗議「農水應該農用,拒絕移撥」。(朱淑娟攝)

辛苦了三個月,只要再灌溉1、2次就可以收成的作物,一句停灌,桃竹苗1萬9千公頃作物就這麼毀了。或許政府以為只要補償農民就能平息這場缺水風波。但一缺水就停灌、而且事前不必知會農民這種獨斷作風,背後卻隱含輕視農業的思維。如果未來缺水變常態,農業用水可能進一步被限縮,為了避免農業及農民的風險擴大,農業必需有因應氣候變異更積極的作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苗栗後龍灣寶農民洪箱,也是這次停灌的受害農民。不只這次,2014年大旱時她的田也沒有逃過休耕的命運。上一次還有立委幫忙開公聽會抗議,這次停灌卻彷彿被視為理所當然。11月2日她在臉書以個人名義,發起4日上午在行政院前的抗議行動,全國各地上百位農民及支持者來聲援,也點出以下幾個問題。

停灌程序流於獨斷獨行

洪箱說:「每次停水都是政府說怎樣,農民就要配合你,完全沒有溝通」。苗栗縣議員陳品安則說,她在議會質詢停灌時,水利處回答事先並不知情。這表示,停灌決策僅只於中央,事先沒跟農民商量,甚至連地方政府都不知道。

最諷刺的是,過去還有農田水利會時,討論停灌休耕至少還有水利會代表幫農民發聲,現在農田水利會變公部門,一切聽令行事,農業用水反而沒有保障。回顧2018年在討論農田水利會改制時,洪箱、以及各地農民就質疑:「以前水利會還會幫農民講話,未來變成公部門,農業用水移撥還要問農民嗎?」

當時,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與多位學者發起連署,反對農田水利會改制公部門,其中一個理由是,「原本核發給民間組織的水權將回歸官僚體系,在經濟發展大旗下,農業用水將被犧牲無法保留。」

而農委會農田水利處提出的反駁說法是:「農業水資源自當農業使用,而且會以水利法第18條農業水權優於工業水權的規定,持續捍衛農業用水。」前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也保證:「缺水時第一順位一定是農業用水」。

結果10月1日才成立的農田水利署,第一件為農民做的事就是停灌,兩年前提出水利會改制的理由,如今證實只是一個話術。

今年80歲、很久沒出現街頭的灣寶自救會長陳信雄向農委會喊話:「為什麼我今天要站在這裏?就是因為農民給政府看很無,沒人替我們說話,為什麼在農民要收成的最後時間,卻把水給斷掉。農委會常說要照顧我們農民,但在最關鍵的時刻沒爭取就配合經濟部,一點照顧農民的魄力都沒有。」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另質疑,農委會給農民申請補償的時間竟然只有10天,如果沒去申請,請求權就沒了。「全世界沒有一種請求權是這樣的,侵權行為請求權至少是兩年,從沒看過這麼囂張的只給你10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