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整天只賺57元、睡騎樓被大罵…七年級女孩變街友,看透為何「努力」無用

2017-10-03 08:30

? 人氣

當人生一瞬間跌落谷底,誰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再站起來?一名七年級女孩朱冠蓁,雖然與街友接觸一陣子、多少聽聞他們的身不由己,但帶著100元流落街頭3天2夜後,她才真正明白:當一個人落到無家可歸、一無所有時,完全不可能翻身,沒有例外。(封面圖片為示意圖,來源:li-penny@flickr,CC BY 2.0)

太陽花學運前,朱冠蓁其實對街友無感,連同情、好奇都沒有,但在學運現場看到有剩餘物資,想趕緊趁食物壞掉前分送給其他有需要的人,因此開始與街友搭上線。

2014年,朱冠蓁與夥伴巫彥德、張書懷組成「人生百味」,第一個計畫是「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標出全台灣以拾荒者蒐集物資的地點,讓民眾可以把回收物集中、增加他們的收入。此外也做過蒐集食材煮食分予街友的「石頭湯」計畫、開發文創商品讓街賣者收入增加的「人生柑仔店」等。

朱冠蓁曾經樂觀看待街友困境,認為總有例外能翻身,但當她真正去體驗芒草心協會舉辦的3天流浪生活後,才明白不可能。儘管她接觸過不少街友、知道一些生存訣竅,卻仍躲不了辛苦工作一整天只賺到57元的窘境。

一大車回收物只賺57元 買不起便當卻在艋舺公園感受最暖人情

街友真如外界想像「好吃懶做」嗎?朱冠蓁表示,《遊民問題調查》指出其實7成街友都有工作,但多數都是高風險、低收入,也容易讓人覺得活著沒意義;例如舉牌工日薪雖有8、900元,卻得承受日曬與車禍風險,而且「就像一個輪子的感覺,碰到警察就要移走」,人不再是人,只是一架會跑的推車。

再者,舉牌工競爭激烈,並不是想做就能做。舉牌工早上6點開始頂工,許多街友前一天會夜宿龍山寺、艋舺公園卡位,朱冠蓁與夥伴也是早早準備,卻還是沒排到。

「所有工作機會都在早上8、9點前就確定了,要是天沒亮找不到工作,那你一整天就沒工作。」為了撐過這3天,朱冠蓁只好去撿資源回收賣錢。

然而,撿資源回收的收入連個便當也買不起。儘管朱冠蓁熟悉街頭生存的「門路」,知道要去哪借推車、有推車才能裝大量回收物,但當她與夥伴推著一整車垃圾到資源回收站,秤下去,辛勞一整個早上只值57元。

借了推車、裝滿一大車只有57元,那沒推車的怎麼辦?朱冠蓁說,這是許多「新手街友」的絕望,新手根本不知道能去哪借東西、不知道可以去公園問工作,需要幫助也難以啟齒,這時街友的互助網就非常重要。

沮喪萬分的朱冠蓁被街友老師帶去艋舺公園,下午拿到善心團體的餐點,也有賺到錢的街友請她飲料、酒、麵包,讓她感悟:「好險有一個地方,可以容納這樣的自己。」雖然老師認為這類請客有利益往來的成份在,並不是單純的善意,朱冠蓁仍深深感謝:「他有點像網,拉緊彼此之間的網,拉緊我未來的希望。」

本篇文章共 2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