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當企業對國家宣戰時

2021-02-22 07:20

? 人氣

臉書與澳洲政府為了是否給媒體「分享版稅」大戰一場。(資料照片,AP)

臉書與澳洲政府為了是否給媒體「分享版稅」大戰一場。(資料照片,AP)

十多年前,曾有一本書名為《當企業購併國家》的書問世,引起各界矚目與討論;但現在是更進一步成為:當企業對國家宣戰時─近日爆發全球社軟體龍頭臉書與澳洲政府的爭端,臉書直接切斷澳洲用戶使用與觀看新聞,就是這麼一個形同宣戰的事件,未來如何落幕收場,將是影響深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簡單的說這場戰爭的起因,就是澳洲政府在去年7月推出一項立法建議,要強制大型網路企業與當地新聞機構分享版稅,這個立法當然引發業者的強烈不滿,威脅抗議不斷,但卻得到執政與在野黨及社會的普遍支持,而且也在國會通過。

媒體淪為幫臉書賺錢的打工仔

臉書的反擊就是:宣布從周四(18日)開始限制在澳洲的用戶分享或觀看新聞,該國用戶無法瀏覽本地和國際新聞機構的臉書專頁,也禁止用戶分享來自澳洲新聞出業者的新聞,而當地媒體的臉書專頁也被清空,一些屬於政府部門的專頁一度被封鎖,但臉書之後已經解除封鎖。

這種反擊手段相當強烈,形同宣戰;因為為許多用戶主要透過臉書接收最新的新冠肺炎疫情資訊,同時臉書封鎖原本公信力較可靠的媒體,澳洲臉書用戶等於無法接收到較真實、也更具權威性的新聞,結果只是讓虛假失真的訊息充斥。某個角度而言,臉書是用民眾接收新聞的管道與權利為「人質」,逼迫澳洲政府讓步。

先不談是非對錯,就事實面來看,臉書、谷歌確實已是全球最具寡占性的新聞媒體─雖然他們只願意以平台自居;各國數字有差距,但大致上都是超過半數到3分2以上民眾,主要靠社群媒體取得新聞資訊,其中當然又以臉書與谷歌這2大巨擘為大宗。

而以營收而言,這2家也是全球最大的2家廣告收益企業,特別是在數位廣告上,2家瓜分超過6成的廣告,形同寡占。但其許多內容卻是來自各媒體提供的新聞、資訊,媒體等於成為幫網路巨擘賺錢的打工仔,有些能分到一些「微利」,有些什麼都分不到。

美國政府會出面撐腰自家企業?

今年2月初,加拿大開始「發難」,該國新聞媒體協會串聯加國多家報媒發起「消失的頭條」運動,在4日的紙本頭版開天窗呈現一片空白,以抗議谷歌與臉書等社群媒體攫取絕大部分的廣告收益。在空白頭版下方寫著一句話:「想像一下這裡沒有新聞是什麼樣子」。

難怪在臉書對澳洲祭出的封鎖戰中,加拿大是第一個跳出來聲援澳洲,表達要跟進讓臉書為新聞付費,而且「就算臉書關閉加拿大的新聞也不退縮」。

加拿大新聞媒體協會串聯國內多家報媒發起「消失的頭條」運動,抗議Google與臉書等社群媒體攫取絕大部分的廣告收益。(取自Twitter@@tahanzania)
加拿大新聞媒體協會串聯國內多家報媒發起「消失的頭條」運動,抗議Google與臉書等社群媒體攫取絕大部分的廣告收益。(取自Twitter@@tahanzania)

臉書強硬的反擊,從企業經營面來看是完全可以理解,因為與其它賣書、賣商品、賣手機、賣電腦等各種硬體的科技大咖不同,臉書與谷歌等網路巨擘就是靠廣告而活的企業,臉書的廣告甚至占其營收的98%,谷歌也高達8成。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