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珍愛藻礁隊如何打敗國家隊

2021-03-04 06:20

? 人氣

環團組成的珍愛藻礁公投隊,短短幾天內在台灣掀起粉紅風暴。圖為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去年召開「官官相護藻礁無助 柴山多杯孔珊瑚哭哭」記者會,召集人潘忠政(右二)帶領呼喊口號。(盧逸峰攝)

環團組成的珍愛藻礁公投隊,短短幾天內在台灣掀起粉紅風暴。圖為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去年召開「官官相護藻礁無助 柴山多杯孔珊瑚哭哭」記者會,召集人潘忠政(右二)帶領呼喊口號。(盧逸峰攝)

從不被看好、被刻意忽視到最後超英趕美一舉達標、現在更朝50萬邁進,珍愛藻礁公投現在還不能宣稱勝利,所謂的「打敗」的意涵在於,他們終於從行政獨斷獨行爭取到一線公眾討論的曙光;就如同萊豬公投,處理的是執政黨原來吝於和國會、地方政府分享的重大民生政策;台灣公投的特殊意義在於:它讓我們的民主有補考的機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由於近期萊豬公投和藻礁公投頗有斬獲,學界或政界開始有意無意間檢討公投,例如,公投有「多數暴虐」(tyranny of the majority)、眾暴寡傾向,這是公投本質上常常會發生的自由與民主的兩難問題,多數人的宗教或性別傾向,強要少數者認同或接受規範,這是以民主多數來壓迫少數,最典型的就是同婚公投,因此關心人權者通常主張由司法機關來把關,而不要經由公投議決人權相關議題。

以「多數暴虐」硬套到藻礁公投,明顯的文不對題

然而,如果以「多數暴虐」硬套到藻礁公投,明顯的文不對題,關心藻礁者在台灣難謂多數,有人戲稱藻礁這8年的聲量比不上這8天粉紅風暴,然而,少數人才了解或關注的議題不代表不重要,台灣過去有許多看來冷門的議題,經過運動者深耕多年後幾成台灣新一代共識,從同婚、轉型正義、甚至反核都是,現在這一長串的進步名單中,又加入藻礁。

問題在於,維護藻礁是否一定要走到公投這一步?如果2018年的環評,民進黨政府不是將環評大會視為橡皮圖章、急著要通關的話,行政部門也許有機會和環團經過討論後、取得折衷方案;蔡政府也許認為和環保運動者討論曠日廢時,但公共政策的討論本來就是一個漫長而繁瑣的過程,粗暴操作環評的直接後果是一位原可以溝通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憤而辭職,環團求助無門,最後走上公投之路。

萊豬公投和藻礁公投性質很不同,但走上公投的原因其實雷同;不像事不關己的藻礁,萊豬是人人都闗切的餐桌上的問題,但此一重大食安問題卻是蔡英文總統去年8月宣布時就定案、幾無討論空間,要不是民間反彈太強烈,恐怕連萊豬行政命令都無法經過立院委員會審議,當然,民進黨政府一黨獨大的必態,任何的審議和討論都只是形式,可以說政黨間的對話全無、黨內微弱的雜音全壓制,日前在萊豬投票棄權的綠委全遭到嚴厲的黨紀處分,完全反映出民進黨政府已無政策討論的空間、更遑論異議。

監督機制全失 公投成為民主防衛的最後手段

更可怕的是,民進黨政府將人民自救的管道全堵住,中央片面廢止有罰則的地方自治條例,又不願主動標示萊劑,當人們無法保護自己和家人時,以公民角色加入公投連署的一環,恐怕只是自我防衛的最後一個手段,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成為民主防衛的最後手段。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