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烏鎮紅鎮,皆是君恩

2017-12-12 07:10

? 人氣

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今年12月3日至5日於烏鎮舉行。圖為大會中舉行合作夥伴簽約儀式。(取自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網站)

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今年12月3日至5日於烏鎮舉行。圖為大會中舉行合作夥伴簽約儀式。(取自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網站)

據傳烏鎮「萬邦來朝」正是魯煒落馬的原因之一。時評人長平認為,赴會的國際互聯網大佬們正在幫助中國打造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

中國的媒體人都知道,宣傳部門不只是虛假新聞的制造者,它也發布全世界最真實的消息,那就是宣傳禁令。很多撲朔迷離的事情,等到宣傳禁令一出便疑竇大開。如果你想了解烏鎮互聯網大會的性質,讀一讀最新的宣傳禁令就一目了然。

據經常披露「真理部指令」的《中國數字時代》報道,網管部門要求,「在微博、博客、公眾賬號、論壇、貼吧等互動平台,攔截查刪對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攻擊性內容,特別注意含有以下關鍵詞的樣本:世界404大會,世界局域網大會,世界諷刺大會,低端政黨大會,新時代統戰會,低端組織大會,丐幫大會,世界撒幣大會」。

404 的錯誤世界,在中國無處不在。
404 的錯誤世界,在中國無處不在。

"404"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

這一系列對烏鎮會議的定義中,每一條都讓人腦洞大開。對很多讀者來說,頭三條顯而易見:根據言論自由倡導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研究報告,在全世界互聯網自由度排名中,中國連續三年蟬聯倒數第一。這樣一個互聯網管制大國,卻要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而且行業大佬紛紛赴會,天下再也沒有這麼滑稽的場面了。不過,人們討論它,並不僅僅因為它荒唐可笑,更因為它對人類文明帶來傷害。

「世界404大會」,非常准確地描繪了"404"的狀況。「404錯誤」是網絡訪問頁面不存在或者被刪除、被禁止時出現的標准回應。互聯網是多元、便捷且快速地通聯人類知識和情感的偉大發明,中國政府卻花大力氣對它進行阻止,讓無數網頁變成"404"。人們很容易認為,它只是互聯網的管制者或者破壞者單方面的作為。事實上,中國的"404"來自全世界的合作,包括前往北京聽訓、奔赴烏鎮捧場的行業大佬們的默認、配合與支持。

也許有人不太明白,既然中國政府都已經如此「高端」,號令天下,宣傳部門為什麼要忌諱「低端政黨大會」、「低端組織大會」?這些「高端人群」賺錢、騙錢或者貪錢的速度以秒計,為什麼要叫做「丐幫大會」?「撒幣」既是「大手腳花錢」,也是「傻X」的諧音,網民用來諷刺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花錢買吆喝」。中國政府真的很不理智嗎?「低端」的烏鎮盛會到底在哪一方面犯傻?

那年烏鎮雨夜,有人忠誠不絕對

網民們沒有忘記一個人,他的音容笑貌猶在烏鎮的每一個角落。他就是有著「網絡沙皇」稱譽的前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中共網絡「大內總管」魯煒。烏鎮再一次繁華如夢,他卻不知在哪裡黯然神傷--作為中共十九大後被中紀委宣布調查的第一只「大老虎」。

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取自網路)
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盡心盡力在互聯網大會上營造「萬邦來朝」的氣勢,依舊落馬。(取自網路)

魯煒對網絡管制可謂盡心盡力。一個名為「搶佔外媒高地」的微信公號發表過一篇被廣為傳播、隨後又被一再"404"的文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無同情地為蓋棺定論道:「他對中國互聯網的定義至今仍然是各大發布會的標准答案:我們始終對各國的互聯網公司持歡迎開放的態度,但我們也要求這些互聯網企業遵守中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這篇文章回憶說:「想起那年烏鎮午夜。雨打石板路,酒過三巡後的微醺。坐在酒店大堂,他身體攤放在沙發裡。聊起白天的諸多見面,他突然蹦出一句:今天終於有點萬邦來朝的感覺。」

據傳,這也正是魯煒落馬的原因之一。他為了讓「聖上」感覺爽,苦心營造「萬邦來朝」的氛圍,為此不惜造假,請來在中國的外國留學生和商人來冒充赴會貴賓。誰知「聖上」明察秋毫,龍顏震怒,認為他犯了欺君之罪。這位寵臣忽略了,本朝比任何時候都更強調「忠誠」。正如另外一位寵臣、現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所言:「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

魯煒高調管制互聯網,也並非只做表面功夫。但是,不管這個傳言是否屬實,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表面功夫做得再好,本朝更看重實際功效。過去的領導人喜歡「國際舞台」,現在的領導人想得明白:何不自己搭建「國際舞台」?

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

在這一點上,中國政府一點都不傻,而且相當務實。互聯網行業中這些聰明的大腦,未必都已經想明白。臉書(Facebook)總裁祖克伯(Mark Elliot Zuckerberg)又是在辦公桌上擺放習近平著作,又是在霧霾天去北京長安街跑步,可以說給足了北京臉面。但是,臉書在中國依然是個不見臉的"404"。他必須要拿出讓中國政府滿意的自我審查工程,才有可能進入中國市場。

臉書創辦人祖克伯頂著霧霾在北京跑步,也沒能讓臉書進入中國。(取自祖克伯臉書)
臉書創辦人祖克伯頂著霧霾在北京跑步,也沒能讓臉書進入中國。(取自祖克伯臉書)

看看新浪、騰訊和阿裡巴巴就知道,這真不是一個小小的工程,它龐大到舊版"1984"都望塵莫及,直到變成國家安全機器有機組成部分。扎克伯克真的做好了這樣的准備嗎?可以想見的是,隨著中國政府越來越「自信」,管控要求會越來越高,祖克伯克不那麼容易達標;即便達標了,它也未必能夠競爭得過更熟練作惡的中國網絡公司。

這跟有手機硬件支持的蘋果公司不一樣,盡管蘋果也必然付出更多的清白--其執行長庫克(Timothy Donald Cook)在烏鎮說,他"並不擔心機器會像人一樣思考,而更擔憂人會像機器一樣思考"。說得很好聽,很遺憾卻是跟習近平說中國互聯網不會關上大門一樣的政治謊言,因為他正在配合的"404"--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正是要求所有人像機器一樣思考--生死予奪,皆是君恩。

這些互聯網行業大佬們出現在被染紅的烏鎮時,他們不僅見利忘義,而且鼠目寸光--他們正在和專制者裡應外合,一起摧毀自己人類的互聯網前途。從這個意義上說,烏鎮會議的確是「低端組織」召開的一場「世界撒幣大會」。

*作者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本文原刊《德國之聲》,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