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大政委張景森勾結鄭文燦的肉桶政治學

2017-12-16 07:10

? 人氣

作者指出,立委林淑芬的一句「張景森比法律還大」,大概就道盡了賴揆主政下的人民無奈心聲。作者表示,政委只是不過被委託主持會議而已,是「公親身分」,會議結果如何都跟他無關?當世人均悉,盜賊殺人放火時,那位幕後影武者當然都還義正詞嚴的繼續否認有此一事,這就是張景森。(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立委林淑芬的一句「張景森比法律還大」,大概就道盡了賴揆主政下的人民無奈心聲。作者表示,政委只是不過被委託主持會議而已,是「公親身分」,會議結果如何都跟他無關?當世人均悉,盜賊殺人放火時,那位幕後影武者當然都還義正詞嚴的繼續否認有此一事,這就是張景森。(顏麟宇攝)

台灣一直都擺盪在菁英政治或民粹主義的兩極之間,或說是大政府或小政府的無知掙扎中也未嘗不可吧!這一點從現在政府組成的政務官名單中,應該可以得到很充分的印證。

蔡英文在選前,無論其展示的各類政策白皮書或其選舉場上的諸多言論,我們都感受到自由主義的精神洋溢其間。可是在就任總統之後,其言行則不斷往保守主義的方向移動。第一任閣揆林全,雖然也都一再揚言要改革,在多次專訪中則不斷強調台灣法令要鬆綁等進步概念,然而,其所領導的老男籃內閣走向則是左右虛應,遍地烽火、搖搖擺擺,根本看不出他到底要把台灣未來引進何種希望之境?甚至於贏得「無能政府」的譏刺,而黯然下台!

賴清德到底是繡花枕頭或是英明領導者?

現在閣揆換上了神字號人物賴清德。剛上台時還煞有介事的拉滿弓意欲有所作為,三個月下來亂象開始顯現了!似乎,這位人稱神級的新領袖很可能就是繡花枕頭,在政治領導上只有「強勢」或「做勢」的神人外表,卻並無「實質深遠精神指導及論述內涵」足以指引台灣擺脫當前困境。

比如說,他要修一例一休所製造的社會紛擾。據賴清德說,主要目的是要鬆綁「加班」,因為賴揆及其所率領一干政務官都認定:無論是企業主或受僱者都希望能增加「加班」的機率以增加收入。只要有了機動加班,雇主才會增加產出收入,勞工也可以因為加班費而增加個人收入。然後就衍生出「勞資協商」的保護不願加班的勞工之規定。於是,無謂的爭執點就浮上來了:賴神視之為積極用心的「勞資協商」真的能保護到明顯弱勢的勞工們嗎?最扯蛋的則是勞動部對此全都不敢正面回應外界質疑,徒讓爭議性一直強壓在賴神頭頂上!這就不免要問,難道賴神很喜歡演出「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戲碼?是要創造政治領導的個人魅力?抑是「即使天垮了下來,也會有賴神在上面頂著」的一齣官僚大鬧劇?

《礦業法》修正案後門洞開,門神張景森又現形了

今年6月10日紀錄片導演齊柏林逝世,引發社會普遍對亞泥採礦造成國土破壞的高度關注,並強烈要求政府必要針對礦業法進行修正,包括管制總開採量、強化環保機制、補辦環評、刪除霸王條款等內容。面對社會怒火,行政院(林全)也承諾會「大幅」修改礦業法。半年過去了,12月7日賴神果然一如預期的拍板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但是政院版草案關於重作環評、原民知情同意的部分,仍然引發環團與原民團體的不滿,抨擊這是「仍舊後門洞開」,而且很不客氣的直接指出,整個草案通過過程「就是大政委張景森在喬事主導,蓄意圖利亞泥」。

20171212-行政院長賴清德12日出席「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工商早餐會」。(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顏麟宇攝)

綠委林淑芬早在6月初,即曾嚴厲批評經濟部礦務局「處理亞泥案球員兼裁判」。她在參加「亞泥展延大遊行」時,更嚴詞指陳大政委張景森無視原基法,沒徵求原民同意就通過展延,批他「比法律還大」。林淑芬當時在臉書上直批張景森說:

「握有國家權力的高官,將國家的礦,跟社會的公益踩在腳底下,不把原住民當人,踐踏原基法,違法護航亞泥展延,然後嗆立委說,你來抓啊!民進黨政府聲望就是被你這種官敗壞的。」

林淑芬猛批「張景森比法律還大」,但是又無奈!

林淑芬的一句「張景森比法律還大」,大概就道盡了賴揆主政下的人民無奈心聲。

這位政壇不倒翁張景森究竟是怎樣的人?我曾在之前撰文《是誰養大了張景森這宇宙超級大政委的?》撻伐過躲在幕後主導政府政策走向的此號人物,概略為:

「大政委們可以頤指氣使,直接通告各部會到行政院出席協調會,然後將自己個人意志做成結論後,再丟回給該管部會去承擔責任。萬一碰了壁或是責難掩至,自己則可以躲在部會背後聲稱與己無關,或是慘叫「公親變事主」擊鼓鳴冤。」

備受責難的「亞泥展延案」就是這樣的一個案例。明明就是他一手主持兼主導的「協調會」,事後他仍故技重施用力辯稱:「這是經濟部報請行政院召開的會議,起源於該部與原民會的爭議,『並不是我們自行召開』」。他在臉書上辯稱道:「會議由各相關部會以及院的幕僚單位參加,會議是兩位政委共同主持,不是本人一個人主持。會中經濟部做了一份詳盡的報告,從法制面和產業面,詳細分析問題所在與利弊得失」。

大家看出端倪了嗎?這位大政委只是不過被委託主持會議而已,是「公親身分」,會議結果如何都跟他無關?當世人均悉,盜賊殺人放火時,那位幕後影武者當然都還義正詞嚴的繼續否認有此一事,這就是張景森。

桃園「埤塘光電」是張景森另一禁臠

20171106-政務委員張景森6日出席行政院「排除企業投資障礙五缺之缺地」記者會。(顏麟宇攝)
政務委員張景森。(顏麟宇攝)

桃園「埤塘光電」強徵回饋金的事件則又是另一案例。發展「太陽能綠電」是小英的競選承諾,小英就任總統後即宣示為亟欲推動的能源政策。很巧的,新政府上任不久,坊間即盛傳綠電業者紛紛拜會張大政委探討綠電工程事宜。這件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去年張景森未上任之前,即大辣辣以素衣布人身分私訪台電要求暫緩電價調降的糗事。該行徑經媒體披露而遭到嚴厲譴責後,張大政委不僅未曾收斂,還豪不避諱的繼續將其魔手伸進桃園埤塘光電的地方政務領域,意圖主導光電工程部署。於今年6月中旬,張景森大政委即以行政院名義發公文給各農田水利會及桃園市政府,略謂6月28日行政院為桃園地區之埤塘設置太陽能光電,召開協調會,邀請經濟部能源局、台電公司、桃園市政府等單位出席。啟人疑竇者乃在:竟然没有邀請具備私有產權的「埤塘地主」桃園及石門两個水利會派員出席?

從一紙事後流出的會議紀錄可以看到該協調會的結論是:今後桃園地區之埤塘,如要設置太陽能光電,必需先出租給桃園市政府,再轉租给太陽能光電業者。這應該完全可以窺探到這位點子王的大政委又再出奇兵了:拋開埤塘地主,製造一個新命令:確認市政府的埤塘承租權,再直接掌控光電工程業者。

政府可以用行政命令決定私產用途嗎?

徵諸該次會議結論的意圖乃是:要讓桃園市政府做二房東。這裡面就出現了一個極度令人狐疑的敏感議題:桃園埤塘乃是桃園水利會私產,政府有權假借協調會之名,「直接命令」人民團體將埤塘私產限定只能租給政府方可安置光電設施嗎?張景森是想假借政府廢棄私有財產制度而「推動共產制度嗎?」

亞泥展延案無視原住民的居住土地權益而直接由政府批示展延,此已犯下一大禁忌!食髓知味,對桃園提埤塘光電還要再來一次「共產」強暴手段,張大政委是故意要為小英政府創造民怨嗎?抑或是要靠其寵臣官銜位階強徵霸歛?林淑芬罵他是「比法律還大」,應該得到驗證了吧!

於是,我們這裡就已看到張景森跟地方諸侯怎樣串勾的。

鄭文燦勾結張景森串演哥倆好

20171129-桃園市長鄭文燦29日出席民進黨「看好台灣幸福相連」2018執政縣市長連任記者會。(顏麟宇攝)
桃園市長鄭文燦。(顏麟宇攝)

翻開去年9月4日張景森在其臉書上大放厥詞寫說:「中國遊客是我們最需要交的朋友」而又引起軒然大波後,是晚桃園市長鄭文燦出席台灣燈會紀錄片特映會時即立即回應,「張景森想表達善意,應該被接受。」鄭文燦還隔空呼應了張景森的言論表示他「堅定支持中客來台旅遊」。兩人演出的應該算是「肝膽相照」的美圖喔?然後,鄭文燦與張景森即哥倆好,開始啟動對光電業者剝皮的「綠電暴政」--強徵埤塘光電回饋金。

豈料張鄭合謀的「綠電剝削暴政」陰謀在業者間遇到強烈反彈,並經財政部釋函說明了:埤塘光電設施並不影響其原來地目使用的功能,所以無需變更地目。既然不必申請地目變更,所以仍然還是農用,地方政府自然没有理由收取税金或回饋金等語。而且農委會也表達了,各縣市的種電相關辦法和工程設施都並未收取回饋金,中央並無相關法規可以由地方政府合法徵收回饋金,桃園市政府的收取回饋金可能窒礙難行等等。

賴清德完全配合綠電暴政,滿足諸侯強徵回饋金

然而,這些部會的表態並未打消張鄭的「謀財之計」,據側面了解,經由所屬新潮流派系的政府系統運作,賴神將配合演出。

據媒體披露:「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已指示,推行埤塘太陽光電定會在維護埤塘特有環境生態與景觀的基礎上進行,並明定地方回饋方案、容許設置面積基準等,讓地方政府審查、發放許可證時能有所依循,力求綠能發展與生態雙贏共生。」這是中央與地方合作要採霸王硬上弓的風向了。

賴神之所以會甘心配合演出,我個人認為主要係其對已存在上百年的「埤塘」設定功能完全被誤導了。按「埤塘」乃是農業用水的重要基礎設施,其設置目的與管理目標應以服務農民用水為主。既有自然生態可以設法兼顧,實在不宜設成景觀公園,更不應廣設步道造成水泥化、柏油化,致使妨害灌溉機能,徒然造成更多衍生性困擾。

再者,目前水利會所管理的「埤塘」本來就應以灌溉功能為最優先,且管理上自應事權統一而不應任令其多元發令指導而複雜化,市政府強欲在此橫插一腳,只會模糊其本來灌溉機能而已。

太陽能(圖/skeeze@pixabay)
太陽能板(圖/skeeze@pixabay)

政府領頭破壞先民的「埤塘文化」

當前農委會與水利會管理埤塘,是為了滿足農用的需求,水利會為了配合政府能源政策,同意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已有許多必須逐一解決的管理上與工程上的介面問題進行處理。果如市政府為了「更為次要的景觀功能」的需求,強將地方政府列入事權單位,勢必造成水利灌溉的事權分散,而使行政效能低落,絕對不利於埤塘最重要的灌溉功能的達成。且地方政府對於太陽能光電設備的管理並不具備任何專業,所謂生態或景觀問題只是個錯誤認知,政府理應就事論事,不應隨之起舞,則強將地方政府納入管理者的一員,只是製造問題而已。台北市政府硬是綠美化灌溉系統所已造成的優養化水生態問題,難道不應該引以為鑑嗎?

威權政府再現,「轉型正義」成了最大反諷

尤其是,埤塘乃是水利會私產,政府可以這樣單以一紙行政命令(規範)就成為「觀光休憩旅遊功能」的埤塘景觀嗎?

看來,共產制度的威權政府型態會自然成為當今賴政府施政指導的主流思想,那台灣有一天縱然是「宣告獨立」,是否成了威權獨裁者的天堂,人民就真的可堪憂慮了!

這就又回到早年民主運動先輩們最擔心的一個基本憂心了:「一個威權獨裁的獨立台灣,你會支持嗎?」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