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邪惡的平庸─新黨口中的警總式迫害

2017-12-23 07:10

? 人氣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右四)等遭搜索後,按鈴申告。(甘岱民攝)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右四)等遭搜索後,按鈴申告。(甘岱民攝)

中共的國策是要併吞台灣,必要時就「武統台灣」,所以是台灣的敵人,這應該是台灣多數人的基本共識。只要你認為自己是「拒絕被統一」,不分藍綠,你都不能迴避中共對台灣的虎狼之心。

而最近王炳忠等四名新黨青年軍被強制搜索拘提的事,給台北媒體另一個可炒作的話題。不過呢,就從已看到的滿坑滿谷反應中,網紅Emmy Hu在其臉書上的一翻說法最傳神,她寫道:「我果然中國住太久,唯一的感想就是,早就該抓了,還要plant什麼證據錄什麼影直播什麼當自己很帥嗎。我們中國抓人都直接衝進去帶走知道嗎。」

那些服務於警總的老人們不都還藏在深藍群眾裡嗎?

最搞笑的情節則是國民黨仍在配合演出的「警總再現」的戲碼。每次立法院的法案審理一涉及藍綠對決動員,國民黨幾乎都會掛出「警總復辟」或「綠色恐怖」的抗議牌。這次新黨青年黨工涉案被拘提一爆出,國民黨一堆政治人物又再趁機露臉搏版面,既揮舞「人權」大旗,又舉「警總」抗議牌肆意罵街。這應該完全顯示「警總」一詞已經絕對是個負面效應了。所以才不分藍綠,讓「警總」與侵犯人權的惡名如影隨形不離不棄。也因此,國民黨一淪為在野後,就不斷反覆拿「警總」這罵名來指責執政的民進黨「以多欺少」。每次我看到這一幕時,總不禁會想起來,如今尚活在藍軍裏頭的那些曾經服務於警總單位的「老伯伯老奶奶」們,真是情何以堪!效命一生,到老來卻被自己人經常罵到臭頭?!他們不該站出來問問:究竟是誰在汙名化誰?

舉凡走過兩蔣威權時代的台灣人民,都清楚「警總」在當年所幹過的各種勾當,也完全清楚這就是個令人敬而遠之的單位,沒事就少去沾惹的好。國民黨的戒嚴基本上就是靠這鬼魅似的「不民不軍」的衙門所支撐起的。說白了也就是「軍政府」的執法機構。任何需要用到軍法對待平民百姓的「特殊(戒嚴)事務」,就都送到這機構關起門來逕行處理,名之為「專司台灣內部安全」。既然是軍法處置,當然就不會是獨立審判,軍法官也當然都是奉命行事的加害者而已。真正幕後主其事,有判生判死的決策權力者都在高層。從已經公布的諸多判決書冊裡已清楚看到,所謂高層,更多的是直接指向兩蔣親筆硃砂御批者。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圖為押房。(盧逸峰攝)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圖為押房。(盧逸峰攝)

「警總」:超過20萬名政治犯的製造工廠

當年的「警總」除了惡名昭彰的「軍法處」(現在秀郎橋下的景美人權園區)負責關押審判處刑槍決「政治犯」之外,該機構還兼具(軍事)檢警偵蒐任務,其組織大略為:

保安處,是專門負責情治會報的主管機關,並完全搭配調查局等情治單位,執行國內外政治偵防工作,絕大多數在深夜被消失的「匪諜」都是這單位的泡制者,故其俗稱「冤案製造處」,你以為他們還需要持搜索票和拘票才入門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