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琪搞鬼?葉匡時:沒想到他們反撲力道這麼強!

2015-01-12 12:44

? 人氣

前交通部長葉匡時辭職後接受專訪,直指阻擋高鐵財改案的是大陸工程,「我沒有想到他們反撲的力道這麼強」。(楊子磊攝)

前交通部長葉匡時辭職後接受專訪,直指阻擋高鐵財改案的是大陸工程,「我沒有想到他們反撲的力道這麼強」。(楊子磊攝)

高鐵破產危機在即,甫因推動財改案失敗而請辭的交通部長葉匡時接受《風傳媒》專訪,他坦率的表示,財改案受阻完全是「一連串政治與媒體操弄」的結果;至於「誰操弄」?他將阻擋財改的矛頭直接對準高鐵前董事長殷琪的大陸工程公司及媒體操弄,他感嘆:「我沒想到大陸工程反撲力道那麼強」。

至於外界提出的「挽救高鐵財務建議」,包括「要求特別股不要清償或轉普通股」、「銀行團清償專戶資金拿出來」等方式,他認為「除非是一個敢惡搞的政府否則做不到」。對於高鐵BOT一事,他認為最重要的基礎仍是彼此間的信賴關係,坦言「假如BOT的甲、乙、丙多方互相不信任,那這個BOT根本做不下去。」

談起高鐵財改案,葉匡時的眼中仍難掩失落。他說很多事情是一連串的偶然,終導致無法預期的後果,好比外界不斷質疑財改案之所以失敗是葉匡時不願與立委溝通,但據他自陳「我已為了這件事情在立院做了7次的報告,私下跟交委會立委溝通不厭其煩,外面網路也盡量溝通。」那麼,究竟是什麼因素導致財改案破局呢?

誰殺了財改案? 政治與媒體操弄

葉匡時指出,財改案無法得到支持,他認為一是外界可能仍不夠了解,二是9合1大選後一連串政治與媒體的操弄。談起政治操弄,他直率的說「是大陸工程公司明顯反對我們方案」,直接點名5大股東之一、前高鐵董事長殷琪的大陸工程公司。他說董事會中本來就以大陸工程公司及太平洋電線電纜對財改案的反彈聲浪最大,太電是擔心減資造成的損失會讓公司下市,是能理解,大陸工程則想要「對其更有利的方案」。

他強調,這是「我的判斷與理解,當然也經過一些證實」。

他透露,他上任時就先拜訪大股東大陸工程的殷琪,並談到財改的內容與方向,當然雖然許多細節尚未成型,但殷琪基本上是表示支持。在財改方案出爐後,他也去見殷琪談此財改案,當時殷琪對此方案表示「不是很樂觀」,但也未強力反對;不過大陸工程在高鐵董事會中的法人代表江金山則是強烈反對。之後則是一連串的政治與媒體操作,讓財改案變成完沒有討論的餘地。

葉匡時說:「我低估了他們的反撲力道」,我的確「沒想到他們的反撲力道那麼強」。

而對立院質疑他不與立委先溝通的說法,葉匡時也表示「委屈」。他說自己原先不僅與立法院交通委員會的國民黨立委溝通,也多次與民進黨黨團溝通;一開始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也表示支持,希望能朝開放投票的方向走,然而從去年9合1選舉國民黨慘敗後,民進黨的反對聲浪增強,媒體的反對聲浪也隨之增強。

他舉當時於交委會報告財改案為例,當天就有媒體以多版刊登高鐵財改案問題,隨後其它媒體紛紛跟進,有一雜誌甚至刊出他與殷琪的簡訊及殷琪給陳冲的一封信。他說,連私人信函與簡訊內容都能掌握,到底是誰在幕後放話及作政治操作,應該非常明顯。

葉匡時說,這些事件也導致部份原先「已溝通得差不多」的國民黨立委卻步並動搖,並讓國民黨非交委會的立委也開始思索「國民黨該不該負那麼大的政治責任」,而當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於黨團大會上說出「這是個政治問題」時,那時他已明白「那已經沒什麼好道理可以講了」。

對於9合1大選後民進黨與媒體反對的力量增強,為何會有此改變,葉匡時說「大家可以去揣摩」,隨後又說「後面當然是有特殊利益集團反對這個案子」;原本支持的國民黨立委也開始動搖,雖然他並未指明特定利益團體是誰,要「大家自己去揣摩」,但顯然指向大陸工程公司。

 

特別股壓垮高鐵? 特許期才是主因!

而談起高鐵是否非走到破產接管這一步不可,葉匡時則就許多外界疑慮一一解答。他認為許多立委質疑是否能協調特別股股東不要提出告訴,或者將銀行團償債專戶中的資金拿出來使用,但他認為這是用非正常的行政手段去干預。「除非是一個敢惡搞的政府否則做不到。」

此外,如他先前在立法院所言,即使使用上述手段解決此次特別股引發的破產危機,高鐵「特許期不夠長」的問題若不解決,最終仍舊免不了走上破產一途。

不過講到外界質疑「真的不能協調特別股撤告嗎?」葉匡時鬆口表示如果在2、3年前就提出這個案子,也許是可行的,因為他還有更多時間去跟股東溝通,而他自問為什麼幾年前不提出來呢?他有些激動地說「那你去問高鐵公司啊!」

他說,早在2009年歐晉德取代殷琪任高鐵董事長、同時整個貸款借新還舊時便該提出財改方案,無奈當時的高鐵公司拖到他上任後才提出一個「延長特許期99年、重估資產價值」的方案。而這個版本不論在社會與政治上的接受度,他說:「都是完全不可行的版本」。一直到找來擅長管理的范志強任高鐵董事長,現在的財改方案才慢慢成形。

葉匡時表示破產接管的成本極高、背後有非常多繁複的問題要解決,而他推測大陸工程公司就是算準了交通部不敢走破產接管這條路,因而百般阻撓希望交通部能提出更有利原始股東的財改方案,而在財改案破局,交通部決定不再提其他財改方案後,藍綠兩黨似乎也都慌了,又紛紛表示可以考慮修正細節後的財改方案。因為走上破產由政府接管一途,所有股東的投資是完全血本無歸。

信賴是解決高鐵案與推動BOT的基礎

儘管修改特許年限、投資報酬率等等細節似乎有望讓財改案起死回生,葉匡時仍然認為這些都是技術性問題,立法院應就該不該延長、該不該增減資等原則問題來討論,把到底該延長幾年、投資報酬率應訂多少等技術性問題交給行政部門來決定,而非一味使用技術性問題來干預行政權。

對高鐵BOT今日的結果,及台灣推動BOT的未來,葉匡時強調,BOT要能推動,最重要的問題應是整個社會的信賴關係。「BOT是公私部門的合夥關係,應建立在一定的信賴基礎上,假如在一個低度信任的社會中,官不相信民、民不相信官,BOT的甲、乙、丙多方互相不信任,那這個BOT根本做不下去。」

一席「信賴關係」的談話,雖然談的是BOT的簽約問題,但也像是描述自己與民代間的矛盾,也許葉匡時卸任後得以逃離這個矛盾,但若信賴關係無法建立,同樣的矛盾將由下一任或下下任的政務官承擔,而類似的問題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