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廣角鏡】北韓「口紅外交」背後的朝鮮半島性別歧視

2018-02-11 09:37

? 人氣

2018年2月7日上午,北韓啦啦隊由西海岸陸路抵達位於京畿道坡州的南北出入境事務所,準備參與平昌冬奧。(AP)

2018年2月7日上午,北韓啦啦隊由西海岸陸路抵達位於京畿道坡州的南北出入境事務所,準備參與平昌冬奧。(AP)

這幾天抵達南韓平昌的北韓啦啦隊員成為媒體焦點,每位團員都經過國家千挑萬選,令世人留下對北韓的「美好形象」。事實上,北韓派出漂亮的女接待員早不是新鮮事,不論是女導遊、海外北韓餐廳侍應、或是金正恩親手欽點的「牡丹峰」女團員,都總有漂亮面孔。

北韓派往平昌冬奧的美女啦啦隊。(美聯社)
北韓派往平昌冬奧的美女啦啦隊。(美聯社)

有媒體稱這是「口紅外交」(Lipstick Diplomacy),而背後反映的是不論南北韓都存在的性別定型問題,以及南韓社會對北韓女士的天真想像。早在2002年,時任總統金大中為了令釜山亞運吸引世界目光,便向北韓金正日要求派出啦啦隊出席亞運,並「確保全都是美女」。那時正值陽光政策時期,金正日答應,後來二百多位啦啦隊女團員成為亞運焦點,南韓傳媒爭相報導。

2005年仁川第16屆亞洲田徑錦標賽上的北韓美女啦啦隊,最右方即為據稱當時僅17歲的李雪主。
2005年仁川第16屆亞洲田徑錦標賽上的北韓美女啦啦隊,最右方即為據稱當時僅17歲的李雪主。

今次平昌冬奧明顯是故技重拖,依然獲得很多焦點,但南韓年青人表達不滿,指出這加強半島兩國對女性的歧視。 而且,南韓愈來愈多脫北者聚居,大家早不會再「幻想」北韓女生都必然是「純潔和漂亮」,加上北韓去年影響政局的動作太多,難以一時間藉此挽回好感。

脫北者金正雅說,當初曾「站起來轉一圈」給買主看自己的身材如何,讓她備感屈辱。(美聯社)
脫北者金正雅說,當初曾「站起來轉一圈」給買主看自己的身材如何,讓她備感屈辱。(美聯社)
身為「脫北者」的朴靜華,如今是南韓的心戰廣播員,專門錄製對北韓的廣播。(美聯社)
身為「脫北者」的朴靜華,如今是南韓的心戰廣播員,專門錄製對北韓的廣播。(美聯社)

到北韓旅遊,也不難發現表面講求兩性平等的共產主義社會,背後實質是保守的朝鮮封建社會,觀察過不少北韓男女互動,很容易察覺女生常常需要在男士面前注意言行舉止,結婚後也多不可以再「拋頭露面」工作。曾經更在某些場合見過北韓上了年紀的大叔公然非禮調戲年輕女生,女生也只能陪著笑。相信即使在南韓,女生被不公平對待也十分常見。

李晛瑞勇敢的挺身而出,利用演說和寫書向全世界分享她身為脫北者的人生故事。(圖/Hyeonseo Lee@facebook)
李晛瑞勇敢的挺身而出,利用演說和寫書向全世界分享她身為脫北者的人生故事。(圖/Hyeonseo Lee@facebook)

然而,有趣的是,自從2000年代以來北韓默許民間市場出現,但家中男丁仍然需要到國家工廠「扮工」,裝作社會主義仍然運作,真正賺取生活收入的責任就旁落到家中沒有「工作」的婦女身上,由鄰舍買賣、市場貿易、甚至黑市整容都由婦女負責,有說北韓家庭收入約8成都來自私人市場活動,當中大部份由婦女貢獻,這間接令北韓婦女地位提升,是個好的開始。

總體而言,朝鮮半島男女待遇不平等除了是政治問題,更多是文化和傳統問題,盼望十多年後,情況會有改善。

作者:陳成軍 北韓觀察專頁「我要真北韓」創辦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