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殷琪的美麗與慓悍

2015-01-20 05:38

? 人氣

殷琪為了高鐵使出混身解數,歷任交通部長都拿她沒輒。(取自最新出刊468期的財訊雜誌封面)

殷琪為了高鐵使出混身解數,歷任交通部長都拿她沒輒。(取自最新出刊468期的財訊雜誌封面)

台灣是一個充滿政治奇蹟的地方,天塌下來,只消辭卸一個政務官,就能熬上一陣天下太平,前有二代健保消耗掉衛生署長楊志良,二代健保好歹還有一個「妥協版」上路;後有高鐵財改案,消耗掉交通部長葉匡時,民進黨團突然回魂,由總召柯建銘出面要求立法院長王金平協商,國民黨團卻依舊彷彿無事人,坐等此案在這個會期報廢。

這兩個案例只說明一件事,台灣沒人相信天下有「破產」這回事,只要看病有健保,高鐵繼續跑,沒人在乎到底是政府接管還是宣布破產。

而高鐵這個纏繞台灣二十多年的「願景」與「噩夢」,在國民黨執政、民進黨執政期間,所有的問題都無法得到妥善解決,歷任交通部長無人對原始股東拿得出辦法,馬政府眼看著任期將屆,高鐵財務的燙手山芋很可能又要回到民進黨手上,照扁政府八年前例,很難想像可能接任大位的蔡英文有何能力對應。

無能收拾高鐵財務 藍綠政府果然技不如人

對比台北市長柯文哲就任一個月,從雙子星、美河市、大巨蛋到台北文創,每一個承攬政府大案的企業(財團),不論有弊無弊,全部被他電得七葷八素,要嘛逼財團吐出回饋金,要嘛逼財團回去好好想想社會觀感不佳問題,甚至撂話,大不了不辦世大運!此等「魄力」,真要羞死扁、馬兩朝政務官。照柯市府質疑郝市府對遠雄合約溫良恭儉讓,甚至罰都罰不到,台灣高鐵與李、扁、馬三朝議約與後續執行,有過之而無不及,提出財改案的交通部長葉匡時被逼到辭職,只說明一件事:馬政府政務官溫良恭儉讓,果然技不如人。

高鐵是台灣第一件BOT案,當年還是舉世最大BOT案,只能說從無BOT經驗的台灣,敢拿如此鉅額的大眾運輸事業當試驗品,是台灣錢淹腳目下的大膽行為。順帶一提,當年刪掉政府編列高鐵預算,要求改為BOT的是王建煊等十三位立委,所以高鐵財務共業,新黨也跑不掉。

台灣還有一個奇蹟,什麼都一窩蜂,流行BOT就什麼都要BOT,結果捅出到現在收拾不了的馬蜂窩。就像忽而銀行全開放忽而金控全整併,搞出一堆弊案,還讓前總統蹲了六年多的牢。

當年,殷琪等台灣高鐵原始股東以「政府零出資」,擊退要政府出資一千億、由劉泰英領軍中華開發集團,身為國民黨大掌櫃的劉泰英就譏嘲殷琪等是「小孩玩大車」,「現在政府少出一千億,以後搞不好要多付八千億。」沒想到還真被劉泰英說中;不過,以劉泰英的政商操作手法,高鐵落到他手裡,也未必是幸。

監察院調查糾彈 也解決不了高鐵政治恩怨

然而,高鐵從議約開始,波折不斷,台灣高鐵以全歐規後又改成機電為日系,光是歐日規格磨合就讓高鐵工期延宕,甚至還要賠償歐洲公司,台灣高鐵卻有恃無恐,對政府依舊予取予求,已逝交通部長蔡兆陽曾對殷琪說「違約要罰」,殷琪冷冷一句,「回去把合約好好看清楚。」當年盛傳高鐵非要用日系機電是「配合(李登輝)政府政策」,但殷琪從未證實,而監察院厚厚一大疊「調查報告」,也只能這麼結論:「查高鐵係首度混用歐規與日規系統者,期間甚至有高層政治力不當介入、收受佣金等傳聞,但迄查無實證。

監察院調查報告中,還有一大段,指責交通部與竟未依國際實務,將高鐵競標時提送的投資計畫或重要內容明確納入合約,尤其未將台灣高鐵承諾之自有資金納入合約並明訂罰則,在「強制收買」的前提下,即使政府宣判高鐵公司違約,交通部就負有籌措巨額資金收買的義務,和承擔授信餘額的壓力。而所謂「政府零出資」的真相卻是:政府持續出資、持續挹注、且持續認賠。監察院甚至拿英法兩國海底隧道的「三不政策」:不出資、不保證、收拾善後為對比,但最終也只能提醒行政院「自應深記教訓」。

說穿了,小孩玩大車的豈止是殷琪等原始股東,還包括藍綠政府。

附帶一提,當年高鐵合約從「政府得買回」,一字之異改成「政府應買回」的是李登輝執政時期的交通部長蔡兆陽。而給高鐵幾乎無止境挹注的亦自李登輝時代開始,當時的行政院長是蕭萬長,交通部長是林豐正,當年盛傳殷琪為了爭取政府注資,與林豐正拍桌子摔椅子,不論如何,台灣高鐵要到錢了,政府唯一爭取到的是台灣高鐵必須遵守三比七的融資授信比例。很遺憾,這一點在扁政府八年期間,也完全破功。

有請柯文哲評評理 台灣高鐵合約究竟圖利誰?

扁政府八年,包括政府開發基金、國營事業、公股行庫等陸續注資高鐵二百五十億,此刻政府持股達百分之三十一以上,超過原始股東的百分之二十七。最後,投資天上飛的航發會,為了注資地上跑的高鐵而修改章程,當時的交通部長林陵三因此遭到監察院彈劾,而同樣被要求注資的中技社,董事長黃輝珍不肯背書而直接請辭。


第一次政黨輪替,沒能讓高鐵財務步上正軌,卻讓殷琪一路挨罵到高鐵通車;第二次政黨替,殷琪向外資尋求挹注的方案被打回票,被迫辭卸董事長以挽救高 鐵,即使心中再有怨,也不必怨了,因為她找的外資是雷曼兄弟,方案提出不到半年,雷曼自己先倒了。所謂「高鐵弊案」在二0一一年查了一圈沒事結案,埋下這一波「女王復仇」的引線。

高鐵錯綜複雜的政治糾葛,讓財改方案寸步難行,說來荒唐,殷琪的脾氣一發,沒有一任交通部長擋得住,氣出足了就該收了,退一萬步說,就算二0一六年第三次政黨輪替,財改案是否又要再重演二千年第一次政黨替後的「國民黨復仇記」?原始股東是否又要再一直被罵上四年、八年?高鐵服務再好、效率再高,也載不動這許多政治愁,該畫下句點了,如果藍綠實在想不出辦法,就請三秒鐘看懂合約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出馬評評理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