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藝想願景—種植記憶的臨時劇場

2018-03-03 06:50

? 人氣

國家音樂廳右側有一片森林,平常出入人口不多,使用機率更等於是零。作者提議在森林裡,可以蓋個臨時替代劇場,在封館期間,節目不但可以照常推出,還可以增加演出機會。(作者提供)

國家音樂廳右側有一片森林,平常出入人口不多,使用機率更等於是零。作者提議在森林裡,可以蓋個臨時替代劇場,在封館期間,節目不但可以照常推出,還可以增加演出機會。(作者提供)

大哉問

有沒有想過,在台灣也可以用合理的夢幻票價,好好享受百老匯的專業演出?

為什麼在台灣,兩廳院的戲劇廳,幾乎沒有連跨兩週的演出?永遠只有星期五、六跟周日的下午場?

還有為什麼台灣所有的藝文中心長年經費不足,只能依賴政府的補助,而沒有辦法自己創造收入?

有誰知道介於信義路跟中山南路裡面,有一片少有人進出的寂寞黑森林,夜晚變成黑山姥姥出沒的地盤?

說關鍵

音樂歌舞劇之所以瘋迷全球,是因為具有簡單生動的生活題材,加上悠揚旋律的歌舞烘托,在專業演員跟樂團的帶動下,是最受民眾接受的藝術形式之一。當年兩廳院引《歌劇魅影》簽約的靈魂人物是朱宗慶,實際完美執行的是後來的平珩總監,演出轟動一票難求,票價3千元起跳,若是全家成員都來看演出,實在是筆不小的負擔,但也創下兩億自籌款的收入。

國外專業戲劇演出很少一周就結束,通常第一周都是非正式演出的預演週(Preview week),也就是總彩排後,先試演出幾場,讓演員更適應演出角色跟熟悉場景環境,同時也讓導演有更充分的時間調整好演出的整體成效。台灣因為場地的不足,周日下午演出結束後就必須馬上完成拆台的動作,以便讓下一檔戲的團體立刻進行裝台作業。所以從周日晚到周四之間,就是裝台、裝燈、設置舞台、調燈、調景、技術整合、跟演員走位彩排的緊湊行程。

戲劇廳之所以熱門跟不足的原因,就在於只有一個演出場地的限制,這個場地的使用方式有自製、合製跟出租(經紀公司)3種,再區分為國內跟國際多元節目,以及分門別類如戲劇的傳統京劇、豫劇、歌仔戲、兒童戲、現代戲、現代歌舞劇、古典歌劇、現代舞蹈、傳統舞蹈、新形式視覺藝術等等,所以每一類別的演出,幾乎只有代表性團體才有機會申請演出,可見場所缺乏的問題多麼嚴重,也難怪台灣的定目劇因為缺乏場地的關係,一直無法發展起來。

20170226中正紀念堂.文化部推動轉型.展場.商品.遊客即景.國家戲劇院.(陳明仁攝)
作者指出,戲劇廳之所以熱門跟不足的原因,就在於只有一個演出場地的限制。(資料照,陳明仁攝)

創良機

介於信義路跟中山南路裡面,也就是音樂廳右側,有一片森林,種滿榕樹的枝幹跟氣根密佈,夜晚氣氛詭異,平常出入人口不多,使用機率更等於是零。當時戲劇院因為使用年限已久,必須規劃大維修跟設備更新的時程,一旦執行就必須長期封館停演一段時間,恐會影響國內演出團體跟國民看節目的權益,但是如果在森林裡,可以蓋個臨時替代劇場,在封館期間,節目不但可以照常推出,還可以增加演出機會,工作人員的工作也能照常進行。

我的構想考量來自於節目製作、人力資源、觀眾考量、經費籌措以及整體環境使用願景的考量。如果1年中,利用半年引進兩檔國外經典戲碼,票價每張以1千元計算,鼓勵全民可以負擔出席觀看,另外半年則提供給國內演出團隊,每檔1個月的演出檔期,那麼專業團隊如綠光或雲門等的演出,就不愁沒有場地了。

經過仲觀建築師事務所積極的協助下,規劃設計了一座臨時劇場的方案。為什麼取名臨時劇場?因為我一貫堅持的信念是蓋劇場不需要天價!如果是臨時劇場,那麼興建時程跟法規的適用性,還有預算執行的考量就會大有彈性。

臨時劇場配置圖綠化面積相當完整。(作者楊其文提供)
臨時劇場配置圖綠化面積相當完整。(作者提供)
整個場景都壟罩在樹木中,玻璃狀的外殼,將室內與室外視線連接,讓建築量體衝擊減低至最小範圍。(作者楊其文提供)
整個場景都壟罩在樹木中,玻璃狀的外殼,將室內與室外視線連接,讓建築量體衝擊減低至最小範圍。(作者提供)
想像置身一座森林的玻璃帷幕,分隔出室內室外,空間的兩頭,彼此的對視、凝望、視線穿透過空間,將彼此的心連結。(作者楊其文提供)
想像置身一座森林的玻璃帷幕,分隔出室內室外,空間的兩頭,彼此的對視、凝望、視線穿透過空間,將彼此的心連結。(作者提供)

從設計圖上的描述,我們可以想像這個計畫不論是在空間「轉化」、「活化」、或「再利用」,都十分周詳更可行。倘若本案得以順利執行完畢,那麼運用兩廳院既有人力,進行管理3個廳院的做法,除了精簡人事管理,提升工作效益外,還可以增加自籌款的穩定收入,也不用擔心逐年被削減3%預算的衝擊,順帶可以扶持定目劇的正常發展,更何況兩廳院因為地利之便,享有投資房地產有三大考量要項:地段Location!地段Location!地段Location!的絕對優勢。

燈火滅

想像年輕的學生觀眾,可以在父母的陪同下,一年至少觀看兩檔精彩的演出,那麼自幼年就開始培養起的藝術欣賞幼苗,就會在記憶中的DNA埋下生命的種子,藝術人口將會自然形成,也變成他們終生的生活習慣與文化素養。因此,這個藝文欣賞的投資回報一定是划算的!

這是我當年在兩廳院活化園區的創新計畫,設計規劃在仲觀建築師事務所的協助下,所有圖說跟建築預算也都模擬編列妥善,可惜當年並沒有機會說明或爭取董事會的支持?這座臨時劇場,終究變成一座失去記憶的幻想劇場。如果當年可以執行,兩廳院的封館整建或許就不需要拖延至今,長年經費也不會如此縮減拮据。

這個每年至少可以引進兩檔最膾炙人口的音樂歌舞劇前來台灣長期演出的機會;

可以用低票價來培養更多的藝文人口,並且增加全民和家庭的共同參與;

可以帶頭示範增加自籌款收入,並且減少對公部門的依賴,讓其他場館得以師法的模範作為;

可以創造定目劇場的演出空間,讓台灣的表演環境,終於有步入專業環境劇場的機會;

如果用現在文化創意的思潮跟空間活化的視野來看:

為什麼最終只是黑山姥姥森林中的幻滅劇場?

*作者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