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觀察》政治抓緊、經濟放鬆 中國劇變中的人心焦慮隱隱蠢動

2018-03-19 18:20

? 人氣

2018-03-19-中國書店內的《解放軍報》,報導政協相關新聞。(王彥喬攝)

2018-03-19-中國書店內的《解放軍報》,報導政協相關新聞。(王彥喬攝)

特派記者王彥喬/北京報導

中國大陸全國人大於本月17-19日,陸續通過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人行行長及有關副手等重大職務任免,班子的形成猶如宮廷大戲,公布前,外人只能做各種揣測,小老百姓則常態性地看著它例行地圓滿開幕、成功落幕。這次兩會的主基調,總體而言,不外乎在政治上越趨「抓緊集權」,民間經濟活動上卻更傾「放鬆自由」,但這兩者給民眾心中帶來的衝突性,特別是在民眾感受到的權利、義務不對等時,社會矛盾往往是隱藏不住的,兩會上,紅、藍女記者的爭議事件是縮影,而這樣的縮影,在中國社會絕非單獨性存在;劇烈變動中的中國,人心難免焦慮,當突如其來的事件能勾到人心的某種渴望時,總能引來海嘯般的共鳴連鎖。

只有「習體制」,沒有能與其併稱的「習X體制」

在政治上,中國大陸落實「一套人馬,兩塊招牌」,且以「黨」領「政」,本次「兩會」換屆後,進一步確立了「習近平」又高於「黨」的實質人事部署。比方說,此次確立的人大常委會、監察委員會、及國務院的治理格局,形成三角分權,分別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監察委員會主委楊曉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等人,掌握實權。值得注意的是,三人不但是國家的行政最高階領導人,在黨的系統中,同時分任常委及政治局委員;更進一步,三人都是標準的「習家班」,栗戰書為習最得力的助手,楊與習在上海共事,劉鶴更是習的同班同學。以上,標誌著「親上有親、再加親」,確立了這波換屆中,從來都只有「習體制」,沒有能與其併稱的「習X體制」。

2018-03-19-中國書店內特別推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王彥喬攝)
2018-03-19-中國書店內特別推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王彥喬攝)

在民間經濟上,共產黨卻給出與政治全然不同的藍圖。從簡政放權、開放市場,到全年減稅8000億人民幣、降電價、降網路、降過路費等,簡言之,以「放」為主旋律,意在人人都能收穫經濟成長的果實,這與政治層擺明了要老百姓「看著就好」,有極大的參與落差。

因此,可以發現的是,政治「收」、經濟「放」之間,在老百姓的心理上,形成一股無形的矛盾情節。

大陸人民權利與義務不對等

權利與義務,按理說是一體兩面的,有多少義務,就能享有多少權利。但長期以來,大陸民眾往往承擔了過多的義務,諸如為維護北京城市路況,北京每年只釋放20萬個車牌名額,得爭搶;為維護習領導權威,對常委人事的街談巷議,人人都得噤聲;為兩會期間的領導人安全,所有人必須改道,就連大會堂旁經營的小飯館也得關店,為兩會召開的方便,改為公共廁所。換言之,民眾承受了太多國家政府、黨以「大局」為名犧牲的權益,卻擺脫不了相應的義務,久而久之,加劇心理上的不平衡。

在民間經濟落實的過程中,雖說「放」是理想,但共黨總還不能全然地放開,基於政治理由或官本位思考,總能在本該放由民間自主運作的經濟中,見到黨抓牢、政府干涉的痕跡。

比方說,近北京中南海的民間百貨商場,就遭限制不得舉辦大型聚眾廣告活動,考量是避免在政治上有組織地造反;百貨內櫃姐,明明穿著一身設計感強的制服,卻得硬生生地應黨規定,在袖口上別上特別難看、印有「志願者」字樣的紅色袖套,以維護治安;而此次兩會期間的機構改革中,也將成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強化民間監管,黨在民間活動中,處處可見影子,就黨與政府角度,這是大國治理下的必然,否則14億人每人多向國家要一點權利,不大亂?而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較鄧小平開放個體經營商業初期,地方官要求民間個體應政治要求安插為數不少的就業,現在的共產黨已有所收斂了!

2018-03-19-中國百貨公司內的櫃姐,應被要求掛上印有志願者的紅色袖套,是黨介入民間經濟的證明。(王彥喬攝)
2018-03-19-中國百貨公司內的櫃姐,應被要求掛上印有志願者的紅色袖套,是黨介入民間經濟的證明。(王彥喬攝)

這裡就有個活生生的真實例子,在中共《憲法》,明定「個人得行使自由」,就曾有民眾因城市限制民眾車輛購買,認為自身權益受損而打官司,遭判適用城市的規範而敗訴,來不及上訴到憲法層次,就已身心體力耗盡。

當共產黨處處介入民間自發活動時,總會保守而本位地提出各樣要求,商人基於賺錢、進入擁有獨特「中國模式」的市場,幾乎沒有開張做生意的人,會選擇反對以抵抗;照辦,則難免心裡受氣、荷包消瘦。而這樣的氣,不是只有1-2人在承受,以全社會來說,就需要出口與找到同樣共鳴的人,來互相取暖、撫慰。

加以,在習近平越加集權的氛圍中,人人心中的小警總不免出現:大學畢業生猶豫著職涯要「走市場」或「走官場」,因為沒有人能向他保證,走市場後不被貼上「走資」標籤,而再難回官場;國有企業內的員工,即便不願意入黨,也得在習近平將永久任期的今天,示意性地遞出入黨申請,免得影響生涯發展或衍生思想問題。

人心焦慮宣洩情緒 紅衣藍衣女事件爆紅

這些社會中隱隱蠢動的不安、焦慮、壓抑,都會轉化為一股共同的社會力量,等待時機,以各種社會形式,猛虎出柙。

兩會期間的紅、藍女記者爆出的紛擾,就是最好的例子,藍衣女的誇張表情,引起1位網友注意是特例、2個人追是巧合,若有萬億網友參與討論,則無疑訴說了兩人觸動了多數人的共鳴,即對大陸官場「形式主義」的心聲,微信上的照片蜂擁,官方刪一個,上億網民早就製作出數十個KUSO替代版,宣洩情緒,自娛娛人,不給「五毛黨」殲滅輿論的空間,最後,好好的兩個顏色,也慘遭禁了。其他與藍衣女記者同為上海的媒體,則擔心明年整個上海市會遭「連坐」,全面收緊上會採訪的許可人數。

20180314-中國兩會藍衣女記者梁相宜,於同業紅衣女記者張慧君提問時大翻白眼,網路瘋傳KUSO。
20180314-中國兩會藍衣女記者梁相宜,於同業紅衣女記者張慧君提問時大翻白眼,網路瘋傳KUSO。

而前幾年火紅起來的「浙江衛視」歌唱節目—中國新歌聲,引入明星級的歌唱導師「盲選」歌手,收視長紅的背後,或也因觸動了人們希望擁有才華的自己,能在「看臉」取勝的地方,「去臉化」地以專業脫穎而出,人人都希望成為舞台上那個大展鴻圖的人,一解在社會中遇到的諸多悶氣。

以上,都是真實發生的例子,因中國國家大力改革,不斷衍生變動中的人心焦慮,一個接一個,民間的不安癮癮蠢動,當突如其來的事件能勾到人心的某個渴望時,總能引來海嘯般的共鳴連鎖,擋都擋不住。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