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七成青年願意為台灣而戰?還不如讓孫安佐回來當兵

2018-04-12 07:00

? 人氣

台灣大多數青年戰時願意作戰,但平時不願當兵,是何等荒唐的思想態度。(圖為春節加強戰備,蘇仲泓攝)

台灣大多數青年戰時願意作戰,但平時不願當兵,是何等荒唐的思想態度。(圖為春節加強戰備,蘇仲泓攝)

藝人狄鶯與孫鵬的18歲獨子孫安佐最近在美國因涉恐攻遭逮,日前還被警方搜出持有逾1600發各型子彈與手槍,恐遭判刑。在台灣有很多人關心這則新聞,事發以後很多人都認為只要查明到底孫安佐擁槍目的何在,如果不是用於恐攻,就可以使他得到輕判,目前也有人認為只要父母找律師運作得宜,孫安佐最快五月就能回國。

剛好最近出現另一則與台灣年輕人對軍事武力態度有關係的新聞,就是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日前在美國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舉辦,關於台灣年輕人政治態度的座談會宣稱,年輕人對戰爭態度有一個與大家傳統看法都不一樣的結果。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委託政大選舉研究中心進行的民調結果指出,在兩岸關係上,台灣年輕人多數支持維持現狀,對於民主價值與自我防禦皆有堅定的承諾。徐並且強調根據民調顯示,39歲以下的受訪者中被問到「若中國大陸武力統一台灣,是否願意為台灣而戰」,答案十分驚人,竟然有70.3%回答「是」、26.5%回答「否」。 

這兩則新聞對照在一起,實在不禁令人感嘆狄鶯與孫鵬一家人真是老實人,因為目前看來孫安佐在美國的法律狀態,確實隨著新的武器彈藥被發現確認為新事證以後愈發不利。但是從警方目前還沒有找到充分證據證明孫安佐主觀的動機要具體的應用這批軍火為何。如果從要求輕判的角度來看,只要能夠對此有一個說得過去的解釋,也許就能在美國法庭上合理化孫安佐的行為。

孫家人在本案中現在最合理也最有利的辯護方式,恐怕就是利用徐斯儉出席美國活動揭示民調結果的機會,宣稱孫安佐就是那七成多數中願意為台灣而戰的年輕人之一。以此方式解釋他囤積大量彈藥做為相關戰鬥科目實戰練習培植戰力之用,以及他之所以自行製作威力強大的噴火器的用意。如果他能成功說服法官相信,他所練習使用的各種步槍、手槍,乃至於噴火器等武器,其實都合適在台灣狹窄綿密的住民地當中,遂行近戰突襲與游擊戰。就有可能把法官、陪審團的心證,乃至於公眾的情緒逐步導向同情於他。

他大可以宣稱他心目中預設的敵人是未來侵台的解放軍,而非用於謀殺任何一個美國人。他的行為與當年北美十三州自發性組成的大陸軍一樣,都是為了保衛自己乃至於未來台灣做為新國家的自由獨立,就可能以此搏取美國公眾的同情,即使未來留在美國的可能性很低,也應該有相當大的機會被輕判。美國歷史上也確實有過庇護外國政治性武裝的紀錄,這未嘗不是在孫家人面對案情,在美國警方手上有許多證據不利於他的情況下,沒辦法中的辦法。

在這個前提下,就連某些人主張的政府應該通過特殊管道,向美方交涉要回孫安佐的正當性也就都成立了。因為孫先生即使人生觀念有偏差,但他畢竟只能最多只能構成預備犯。何況現在年紀輕輕卻已經擅於使用各種長短步兵武器,能嫻熟製作威力強大的縱火裝備,對於在台灣長期堅持對入侵者進行游擊戰而言,這是個馬上就有即戰力的人才。何不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呢?

國軍打美女牌募兵引爭議。(Instagram)
國軍打美女牌募兵引爭議。(Instagram)

孫先生回國以後就應該直接納編入國軍的教育體系,訓練那七成願意保衛台灣的青年使用各種槍械與如何製造野戰急造縱火裝備。因為孫安佐在進行高強度作戰狀態下已經完成的各種準備,目前看來顯然遠高於這七成願意為台灣作戰,但是卻毫無戰力可言的台灣青年,確實是有資格當他們的教官。

如果你不相信持有強大火力的孫安佐有準備為台灣而戰的高度價值觀與信念,試問又怎麼能相信平時手上並無一槍一彈,也拒絕為戰爭做任何準備的七成台灣青年,在戰時還真能願意為台灣而戰?如果真的有幾百萬之數這麼多台灣青年願意為台灣而戰,不要說現在募兵都應該要募到滿出來,而不至於淪落到基層部隊都要努力挖空心思去募兵,連女性官兵的尊嚴一起賠上,連區區幾萬人都募不到。而甚至是在國防政策思辯的重大走向上,就連恢復徵兵制的政治基礎都應該要成立了。

現在七成青年願意為台灣而戰,結果還出動美女募兵沒有人來,這幾則新聞放在一起,傳達給各國與假想敵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各種信息,將造成對台灣的國防安全非常惡劣的政治影響。

台灣青年七成願意打仗保衛國家,但實際從軍者連7%都不到。表示台灣人對於防衛自己願意付出的代價其實很低,更傾向於把打嘴炮耍嘴皮當成保衛台灣最重要的手段。

使用在職業道德上可謂下流至極的美女募兵法,表示台灣現在不只沒人要從軍,更顯然沒有好人要從軍。連國防部的高層長官自己都相信,接受募兵廣告所傳達訊息而加入國軍的人中,有相當比例可能只是會被美女騙到的登徒子。既然入伍動機不純,如何能期待這些貪財好色的人們將來能在戰場上,冒著敵人強大火力捨命作戰報效國家?

台澎地區幅員狹小,戰時表示全台任何一點都在解放軍火力打擊範圍內,戰時並無所謂前線後方之分,凡是在營軍人都有流血犧牲的可能。一旦解放軍攻台戰爭突然打響,以目前戰爭的節奏快速,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大量動員,現在開始只受過幾個月夏令營式軍事活動歷練的役男,訓練他們在戰爭結束以前成為合格的士兵。在營的現役軍人開戰當時有多少,就只有這些人有能力遏止解放軍的行動。因此戰時願打仗的人多,平時要從軍的人少,對有效保護台灣的國家安全根本毫無任何意義。

這種台灣人這種在保衛國家的問題上,雖是的意志巨人,也是行動的侏儒之印象一旦為北京所認定,斷言大多數台灣人對戰爭突然爆發在平時就缺乏準備。如果將來出現中方發動急襲突襲台灣以武統的時機成熟,中南海怎麼可能手軟?

對於長年都處於海外用兵狀態,遠比台灣人更熟悉戰爭是如何進行的美國政治家來說,恐怕並不容易被徐斯儉教授所發表的這番高見說服。因為如果廣大台灣青年都願意在戰時作戰以保衛台灣,美國人要追問徐教授的下一題,顯然就會是這些不服兵役亦不接受軍事訓練的,總是愛主張教官退出校園的台灣青年到底如何在平時,就周全準備自己在戰爭爆發時所需的各種裝備與技術。面對已經是全球第二大軍事強權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血氣之勇絕不足以成事。因為即使在戰爭突然開打時都願意作戰,平常卻沒有任何相對應戰技訓練與教育,這種烏合之眾盲目的抵抗,就僅僅只是使自己成為敵人奇襲台灣時斃俘戰果清單上的多一個數字而已。對保衛台灣的安全毫無意義,不過加重台灣在被占領過程中的損害與痛苦。

台灣大多數青年戰時願意作戰,但平時不願當兵,期待別人為自己的政治選擇而流血,是何等荒唐的思想態度。這種輕佻投機的選擇不要說騙不過美國國際政治方面的決策者,連目前關在大牢裡的孫安佐都有資格笑翻了。

天佑台灣。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