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阿嬤性工作:荷蘭社工進駐萬華20年 揭逾50歲還要天天接客「越努力越貧困」悲歌

2018-04-16 08:30

? 人氣

生存,對年過50天天「接客」的她們來說有多難?26年前,一名荷蘭傳教士林迪真(Tera van Twillert)從荷蘭飄洋過海來台灣,起初住在台北萬華對街友傳福音,但同時,她也在住處附近看見這樣一群在工作的特種行業女性:「我住的地方旁邊,全都是有婦女在那等客人……我家門口就有婦女接客人,很驚訝她們年齡並不輕,40、50、60還有70歲的婦女還在那工作……

接觸這群小姐之初,林迪真天天試著跟她們打招呼,但她們對陌生人戒心極高,總是匆匆迴避。直到某個颱風夜,林迪真出門見到一名小姐持公共電話訴說欠地下錢莊的債務,才開啟彼此對話,得知她們不為人知的痛苦。

因債務成為性工作者 想脫離卻沒能力走

「當我接一個客人到房間,我覺得自己很沒有價值……」曾有小姐這樣對林迪真說。陪喝茶喝酒、讓客人給吃豆腐或「帶出場」做性交易,是這群茶室小姐的工作,她們許多是因債務來到萬華,想脫離卻沒能力走,可能不識字,想換工作卻連搭捷運去面試都不會,也可能急於還債冒險運毒,最後落入牢獄。

 

2018年4月10日晚間,林迪真與來自新加坡的同事趙歆怡於台北慕哲咖啡講座分享教會組織「珍珠家園」10多年來在萬華接觸的茶室小姐種種──她們扛著大筆債務卻不願求助,總覺得社會福利要留給「更需要的人」;她們想離開茶室,卻因早年錯失教育機會而沒有能力換工作;她們很努力生活卻越活越窮,這不是她們不夠認真,而是貧窮這漩渦,一遭捲入便很難遁逃……。

月入6萬卻都拿去還債 「她們負債很常不是因為自己,是因為配偶或家人」

1992年,林迪真從荷蘭來到台灣,在活水泉教會與一群外國傳教士一起在萬華活水泉教會工作,向街友傳福音。台北街頭的街友常像隱形人,明明每天生活在鬧區,卻鮮少人願意上前搭話、避得遠遠,而林迪真試著與街友搭話的同時,也注意到另一群被隱形的存在──年過50的茶室小姐。

荷蘭阿姆斯特丹性工作者抗爭
許多女性是因債務到萬華工作,想脫離卻沒能力走,可能不識字,想換工作卻連搭捷運去面試都不會。圖為荷蘭阿姆斯特丹性工作者抗爭。(資料照,美聯社)

被俗稱為「摸摸茶」的茶室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林迪真解說:「看你要喝茶,還是喝酒要陪還是摸,有不同的價錢……就是『阿公店』,老先生配小姐然後很享受這樣的東西,地下室有個環境,有時候會有賭搏或情色,有時候看起來合法,但會有很多不同的生意會在裡面發生……」

聽聞過「茶室」一詞者,對其印象或許就是如此,但林迪真看到的更多。與外界對特種行業「很好賺」的認知不同,林迪真說「這錢好像很容易進來,但也很容易花出去」,小姐賺了客人錢要換人情,必定回贈高級禮品,有些小姐不識字、不會搭捷運跟公車,出門也是以計程車代步,錢就這樣出去了──更甚者,她們往往背負鉅額債務,陷於貧困之中。

本篇文章共 1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7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