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專文:台北新官場現形記第二彈─杏壇清洗表態搜魂

2018-05-05 05:50

? 人氣

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還我校長」,擺放鮮花和卡片,力挺管中閔上任校長。(吳尚軒攝)

部分台大師生在傅鐘前綁黃絲帶抗議,繫布條「還我校長」,擺放鮮花和卡片,力挺管中閔上任校長。(吳尚軒攝)

第三回 觀棋不語豈是君子 自填一子乃為獨夫

「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且自逍遙沒誰管,耐天昏地暗,斗轉星移,風驟緊、縹緲峰頭雲亂。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夢裏真真語真幻。同一笑,到頭萬事俱空。胡塗醉,情長計短。解不了,名韁繫貪嗔。卻試問,幾時把癡心斷?」

看官,這首詞「洞仙歌」又是哪來的?翻遍那宋詞元曲,沒個出處,難道是那台北城裡嶔崎磊落的魏老閒來沒事,刻紅剪綠,亂寫一通,幾可亂真?

早有那小書僮上網估狗,這年頭腹笥若干不重要,功夫都在彈指間,要比快嗎?我小書僮不用Wi-Fi,全靠上網吃到飽。

這首詞原是民國年間金庸所做,乃是武林秘笈「天龍八部」的回目。從這詞裡,可看出當今亂世萬變不離其宗的至理。看官須知,這台北城裡,學者政客,販夫走卒,具都修練過金庸武學,所謂「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也看電視;沒看電視,也玩過手游」,什麼?你說這話講的不好,最後一句沒有押韻,看官,您就別鬧了,這叫創意料理,文創,文創,這是我的江湖!

言歸正傳,這第一句「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深含哲理。金庸寫的是江湖上各路英雄應邀破解「珍瓏」。眾人來到樹下,看到一個少年書生和一個猥瑣老頭正在下棋,那圍棋盤彫在一塊大青石上,黑子、白子全是晶瑩發光,擺的是一個「珍瓏」棋局。

「珍瓏」是圍棋達人故意擺出來的難題,並不是兩人對奕出來的陣勢,下子之際,或生、或劫,往往極難推算。尋常「珍瓏」少則十餘子,多者也不過四五十子,但擺出來的這一局卻有兩百多子,這一局棋中,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長生,或反撲,或進攻,聚氣收氣,花五聚六,複雜無比。故事裡,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是最無心破局的虛竹無心插柳柳成蔭,先前插手的慕容復、段延慶差點自殺,范百齡狂噴鮮血,都是為了贏不得。段譽盡力而為,雖不成功,卻處之泰然,因為他出處進退之間,不在贏棋,一顆心都在美人王語嫣身上。

慕容復素有復興大燕之志,得失心極重,一邊下棋,一邊想的是天下,碁局上的白子黑子似乎都化作了將官士卒,東一團人馬,西一塊陣地,你圍住我,我圍住你,互相糾纏不清地廝殺。慕容復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白旗白甲的兵馬被黑旗黑甲的敵人圍住了,左衝右突,始終殺不出重圍。這碁局與人生交融,真實與夢境攪和,慕容復突然間大叫一生,拔劍便往自己頸項刎去。段譽情急之下,食指點出,從來使不靈的「六脈神劍」應運而至,只聽「嗤」的一聲,慕容復抹在頸邊的長劍一晃,「噹」的一聲,掉在地上。

大理蒼山影城的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旅遊網)
大理蒼山影城的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旅遊網)

話說蓬萊仙島上太學羽球教練事件,已經從「卡管」變成「拔管」,原先也不過是面目不清的兩方對奕,有一方輸了,另一邊就刁難,刁難不成,就要求倒撥時鐘,重擺棋局,剛才下的勝負都不算,要從那將士相車馬砲資格審議開始,還得把象走田,馬走日,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的規矩再檢查一遍。旁邊閒雜人等都說:「觀棋不語真君子,起手無回大丈夫」,太學學生與教席群起抗議,就在那傅鐘傅園繫上黃絲帶,在春風化雨中飄搖。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國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