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專文:酒色財氣關關難過關關過─台北新官場現形記第三彈

2018-05-08 05:50

? 人氣

前總統陳水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13週年感恩餐會」,並義賣「勇哥」塑像。(顏麟宇攝)

前總統陳水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13週年感恩餐會」,並義賣「勇哥」塑像。(顏麟宇攝)

第四回 酒色財氣關關難過 以古鑑今事事開心

「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 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這日秦爺來訪,魏老正在草堂高臥,枕邊看的就是古文觀止,恰巧讀到杜牧「阿房宮賦」上這幾句話。魏老套上潮T短褲,隨口就說了:「唉!世人愚昧,總記不得歷史教訓!」

秦爺問了始末,答道:「這杜牧還算後生小輩,早在他五百年前,東晉王羲之蘭亭集序上就感嘆了: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

兩人說起盛唐武則天的故事,認為對於今天台北城裡的世道人心大有助益。

話說武則天竊取李唐統祚,剿滅了徐敬業,改國號周,定都長安,她唯恐京城防禦不固,就在城外高屋建甌之處另起四座關隘,把長安城團團圍在居中。這四座關卡,居北者屬水,兼以關下河道西通酉陽之水,取名酉水關;西方屬金,主肅殺之象,因地近巴蜀,取名巴刀關;東方屬木,河道盛產紫貝,本名叫木貝關,因「木」字犯了武氏祖宗名諱,遂把木字少寫一筆,改名為才貝關。剩下南方屬火,因造了關後屢遭祝融,恐火太旺,取名无火關。

武氏兄弟,分關鎮守,都學有妖術,各在關前各設一迷魂陣,極為厲害,四方人士望關而懼,雖有幾家忠良,欲為勤王之計,卻被東南西北四關阻隔,未敢冒昧興師,一時臣服於婦人之下。

韶光易逝,忠君勤王的外省老魂靈們凋零殆盡,職務與志向傳予第二代。這年,小將們見時機已熟,乃約定三月初三桃會之期,一同起兵,要先把那酉水關給破了,以後就易如反掌。

這酉水關防範鬆懈,率兵攻打的文氏兄弟輕鬆入關,一路酒香薰人,路旁房舍也頗風雅,見一門聯寫的是:「三杯軟飽後,一枕黑甜餘」;路過大酒莊,正面有副對聯:「萬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幾見月當頭」,賣的都是古來各地名酒。文將軍上陣打仗,身上銀兩早就買了馬匹刀劍,此刻阮囊羞澀,口渴難當,遂把身上的寶劍取下給酒保:「就把此劍權押你處,你就照著酒牌所開酒名,每樣一碗,先斟三十碗解解渴,如果醇美,隨後只管把那剩餘的酒品慢慢照樣斟來。」

這一喝,就沒醒過來,唐詩上說:「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說的就是這回事。

陽衍打的是巴刀關,同守將鬥了兩回合,就被引進陣去,但覺馬蹄踏處,香風習習,花氣溶溶,行沒多遠,兩旁具是花街柳巷,其中美女無數,莫不俊俏風流。忽然一陣花香,花間走出一個美女,手持芍藥,笑道:「郎君到此,即是奇緣;果蒙垂青,願諧永好」,她娉娉亭亭,俏臉微紅,巧笑倩兮,回頭就向桑林深處、小戶人家碎步而去。陽衍心蕩神迷,心上一緊:「莫非她要害我麼?」,轉念一想,我風流倜儻,難怪女郎不顧矜持,「天下豈有美人兒能害人之理!況此絕色,即使不測,亦有何妨。」遂急忙追去,歡歡喜喜,成其好事。

這一歡喜,「綺羅堆裏埋神劍,簫鼓聲中死客兄」。同來攻打的幾位鬚眉將校,無論年紀,也都如此這般,命喪溫柔鄉裡。

攻入才貝關的章葒又是另一番考驗,只見關內青氣衝霄,銅香透腦,處處玉橋銀路,朱戶金門。大路上忽見一大錢堵路,遠遠見那錢孔之內,銅馨四射,金碧輝煌,宛若天堂一般,遂把馬匹拴在一旁,從錢眼處鑽進,往前盡是瓊台玉棟,金殿瑤池,地下碧玉為路,兩旁翡翠為牆,忖道;「如此洞天福地,倘得幾間幽室,在此暫住三時五刻,也不枉人生一世。」

這一住,不得了,忘了猴年馬月,這日拿鏡子一照,才見面色蒼老,兩鬢如霜,回到當日攀梯鑽錢眼之處,朝外一探,那錢眼竟然收束起來,把他的頸項牢牢套住,不得出來,死在錢上。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客官,您讀到此處,大約已捉摸出個道理,這四大關引人入彀的並非什麼土木機關,也沒有殺人的斧鉞刀箭。這水酉關就是「酒關」,巴刀關乃「色關」,才貝關就是孔方兄堆起來的「財關」,最後那「无火」是「氣」的古字少了那麼一橫筆劃,說的是「氣關」,合起來,京城四要之地的大關卡無非「酒」、「色」「財」、「氣」,武后建這四大關,擺上迷魂陣,端的是神聖威武,她早把人性看透,須知官場諸人,蠅營狗苟,表面斯文,過不了的就是這四關。

一千五百年後,蓬萊寶島上又何其不然?管他新北台北,台中台南,設下的還是酒、色、財、氣四大關,官場上,熙熙攘攘,三不五時,就有英雄好漢陣亡在關裡關外,但也有奇蹟存活的,尤以本朝為最。

先說「酒關」。話說兩年前新朝登基之後,深感兩岸關係低盪,南向必為重要出路,乃敦請扁朝時期負責蓬萊島安全的司馬先生擔任星星國大使。須知司馬先生的祖先司馬相如是位酒仙,流落成都時,因為無錢沽酒,就把身上穿的鷫鷞裘典當了換酒喝。當代司馬青衫先生早上在大統領府宣誓就職,會後心想,這也算酬了平生志向,不能沒有一杯小酒安慰。這一喝,喝掉了前程,當晚司馬先生駕車歸家途中,在江邊的道路上遭警察臨檢,發現酒測值超標,依公共危險罪送辦。當代司馬青衫先生文章比相如先生多得多,雖也好喝幾杯,酒品卻好,很快就向小英大統領辭去駐星星國大使。小英大統領念他人才優秀,文章貼心,就又要他輔佐副統領,專做文化復興的工作。

其次說「色關」。台北城裡,磨鐵處處,倒也有些大有愛心的政治家,帶著「天下掉下來的禮物」登門,犯了一些「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被守候在門口的狗仔隊拍個正著。這魏老秦爺少年只顧求學,未曾立業,也沒膽成家,對於雲雨巫山之事止於國中健康教育課本,實在也搞不清楚,就含糊帶過;只知道,好像有位太學教授與女學生去磨鐵被逮,說是為了輔導課業,到現在官位也坐的穩穩的;另外有位市民代表和女選民進出磨鐵,說是做「選民服務」,許多選民欽佩他事必躬親、體貼服務,第二年還用超高選票保送他繼續服務選民,他也就食髓知味。

再來說「財關」。藉端藉勢,以權換財,是古今官場常見,宋朝有蔡京,清朝有和珅,當代有阿扁。秦爺魏老都是書呆子,本身就窮,對於這幾個人到底拿了多少錢沒啥概念,倒是對於他們關到牢裡寫的詩詞還能記頌。

蔡京學問最好,寫的有:「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幾度宣麻,只因貪戀此榮華,便有如今事也。」和坤次之:「對景傷前事,懷才誤此身;餘生料無幾,辜負九重仁」。阿扁的也還算通順易解,值得國中國小傳誦:「不能抬頭挺胸走出去,也要死在台灣的歷史十字架上。」

結局呢?蔡京被發配到嶺南,路上民眾不願收他的髒錢,不賣吃食給他,結果餓死在長沙半道上。和坤被皇帝賜死,在獄中上吊自盡,享年五十歲,民間有「和坤跌倒,嘉慶吃飽」之說。

至於阿扁,他早已抬頭挺胸走出來,到處趴趴走了。

*作者為前環保署長。(本文以古典章回小說「鏡花緣」等為本,隱言廋語,化實為虛,祈勿對號入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國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