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專文:台北新官場現形記第四彈─州官到處放火 百姓狗肉點燈

2018-05-12 05:50

? 人氣

台大學生發起「綁黃絲帶挺管」活動,台大地標「傅鐘」上掛滿聲援管中閔的黃絲帶。(取自還我校長 黃絲帶的關懷臉書)

台大學生發起「綁黃絲帶挺管」活動,台大地標「傅鐘」上掛滿聲援管中閔的黃絲帶。(取自還我校長 黃絲帶的關懷臉書)

第五回 州官到處放火 百姓狗肉點燈

“棋局已殘,吾人已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內千芳,人間萬豔,必有與吾同哭同悲者焉  ──老殘遊記楔子 

這日秦爺來訪,說「酒色財氣」四關,看這台北城裡,卻是關關難過關關過,新朝上任,果然氣度不凡,但這也不過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老把戲,兩人說著說著就說到了老殘遊記,都感嘆古今官場,嚴官酷吏欺壓百姓的老問題。秦爺指著書上說:「吾人生今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鴻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

看官,這清朝末年劉鶚藉著寫老殘搖鈴走方,看病治人,到處碰到血淚故事,儘是些嚴官酷吏,拿雞毛當令箭,殘民以逞,讓人淌下萬古同悲之淚。

劉鶚說:「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自以為我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

例如書中第四回,曹洲知府玉賢,就憑著在于家院子裡搜出一個可疑的包袱(盜賊丟的包),便認定于家父子是強盜,不由分說,將于家父子三人罰站在站籠裡,兩個兒子在鄉里也小有局面,都是監生,算得上小知識份子。老爸站到第三天,挺不住就死了。老二的媳婦吳氏來領了屍首,辦了後事,自己跪到府衙門口,向站在籠裡的老公說:「你慢慢的走,我先替你到地下收拾房子去!」,說完,袖子裡掏出一把飛利的小刀向脖子上抹,就沒了氣。于氏兩兄弟悲痛難當,又站了一天,也雙雙斃命。一家四口的棺木都停在西門外觀音寺裡,老百姓低頭走過,好像約好了,都不作聲。

20180510-《老殘遊記》第四回:宮保愛才求賢若渴 太尊治盜疾惡如仇
《老殘遊記》第四回:宮保愛才求賢若渴 太尊治盜疾惡如仇

衙役捕頭和府裡辦書稿的人看著不忍,就聯袂向于大人乞恩求情。這于大人吃了秤鉈鐵了心:「你們倒好,忽的慈悲起來,你們會慈悲這些死老百姓,就不會慈悲你主人嗎?」「這人無論冤不冤枉,若放下了他,一定不甘心,將來連我前程都保不住!俗語說得好,斬草要除根,就是這個道理;你們把傳話出去,誰要是再替于家求情,不用上來回報,就把這求情的人也用站籠站起來就完了!」

老殘問:「于家後來怎麼樣呢?這天下就沒王法了嗎,沒有人去救嗎?」,那飽經世故的人回答:「哪有什麼法子呢?民家被官家害了,除卻忍受,更有什麼法子?倘若上控,照例仍舊發回來審問,再落到這于大人手裡,還不是站籠裡再饒上一個嗎?」

說著,電視上播出管大爺講話的畫面,說起太學總教席遴選風波,講到高齡90幾歲的父母親,他幾度哽咽:「我太太就哭過,我媽也是每次看到我就哭!,老太太了,像水做的一樣,每次還緊張到不能睡覺」。「她這麼一個膽小的人,也不會講甚麼話,她只會抓著我的手掉眼淚,說,你可不可以不要當了?」

魏老再也看不下去,關了電視,心想,天下父母心,人心都是肉做的,天下人不同聲一哭,還是人嗎?走到門外,想著母親節到了,該去買兩份禮物,一份孝敬母親,一份送到鄰村管大爺家去。

才出門,就聽有人大聲喊:「我是人,我反核。」

另一個人說:「對,他們想把核廢料就丟在新北市,這還得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先去核子能管制委員會抗議?還是先去電火球那裡造勢?」

「我覺得應該先去支持深澳發電廠。」

「你覺得電火球會支持深澳發電廠嗎?」

「當然啊!賴神醫說用的是乾淨的煤,我是人,我支持!」

「那就走吧?怎麼去?」

「我用狗狗肉載你去?」

「什麼是狗狗肉?」

「電動機車啦!環保吔!」

「我九十公斤,你載得動嗎?電池夠力嗎?」

「沒問題,小英大統領說,這電池可神了,兩顆的電就可以給家裡面五六天用。」

「那還是要充電啊?」

「沒問題的,到電池交換站,一拔一插就好了,攏免錢。」

*作者為前環保署長。(本文以古典章回小說「老殘遊記」等為本,隱言廋語,化實為虛,祈勿對號入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國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