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報告國防大學中軍所馬所長——《東方紅》不是中共的國歌

2018-05-25 05:30

? 人氣

作者稱,國防大學中軍所長馬振坤因斯文外型、口條清晰,很快成了國軍莒光日教學的名主持人,同時也開啟了他潛在的政治慧根,從官場素人演變為仕途達人。(取自中山大學日本研究所)

作者稱,國防大學中軍所長馬振坤因斯文外型、口條清晰,很快成了國軍莒光日教學的名主持人,同時也開啟了他潛在的政治慧根,從官場素人演變為仕途達人。(取自中山大學日本研究所)

「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把孔子這句千年不易的觀人術,用在國防大學解放軍研究所(中軍所)所長馬振坤教授身上,真的非常貼切。

僅舉4月25日,在立法院召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文修正草案」公聽為例。馬所長在王定宇委員邀請下以其專業角度表達意見,綜納為五點:

第一、解放軍上個月才宣布要成立退伍軍人事務部,足證中共過去沒有照顧退伍軍人。

第二、我們的退輔會成立已久,對退軍的照顧較解放軍為優。

第三、希各界盡快達成年改共識,以避免中共透過網路社群,操弄我年金改革議題。

第四、他認為行政院的版本,應該是在各個不同版本當中,能夠最大限度來照顧軍人的權益(原音)。

第五、自身是國立大學教授,因考慮到政府財政困難,願顧全大局配合改革。

乍聽之下,馬所長講得冠冕堂皇、正義凜然,但稍微用大腦分析後,只能以費玉清的新歌《嘿嘿嘿》——「講個冷笑話」來形容。眾所皆知,退輔會從1954年成立至2016止,皆能秉持經國先生對退伍軍人安享晚年之照顧,而今天是誰「背信棄義」讓這些雞皮鶴髮的老兵上街頭抗爭?

是誰把這些一輩子青春歲月奉獻給國家的老兵,打成貪婪的米蟲?又是誰把64歲的退輔會,從「模範生」變成未滿周歲軍人事務部的「惕勵生」?年改如真像政府口中的愈改愈好,怎怕中共分化!更何況軍人年改是效仿美軍,不是人民解放軍。所以馬所長可能搶戲搶得太兇,跑錯了舞台。尤其最後一句「自己也是改革犧牲者,所以要支持政府…」,這個劇本,吳音寧的老爹——昔日的吳老師,今日的國策顧問吳晟不是演過了嗎?(領18%罵18%,結果是父女皆「封疆裂土」)。

現在就讓我們更深一層認識這位國軍最高學府,國防大學「中共解放軍研究所」所長馬振坤博士。馬於92年應聘為政戰學校敵情系老師,因斯文外型、口條清晰,很快就成了政治作戰局,國軍莒光日教學的名主持人,也成為三軍官兵「家喻戶曉」的帥哥,同時也開啟了他潛在的政治慧根,從官場素人演變為仕途達人。

馬極為善用長官約見時的「外溢效應」。在藍營主政時,利用副部長楊念祖接見外賓時備詢之機,返院後不但向院長,甚至連研究生都極盡吹噓之能事,說自己曾是楊的門生,深受部長、副部長賞識,經常陪同參謀總長打球等。就在洪仲丘案愈演愈烈,高華柱請辭、楊準備接任部長之際,馬喜不自勝地告訴他人,自己可能會升任國防部副部長,因為名單內有他。聞者莫不面面相覷,難道馬總統真的與馬所長熟識?。

第二是馬擅於運用「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手段,迂迴逼迫長官就範,以遂己私。舉陳永康校長(上將)任內為例,馬為了去參加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及在印度所舉辦的國際論壇,明明沒有在年度計畫內編列,但馬以楊副部長交辦為由,逕由「軍教處」下令給國防大學挪移其它經費予其成行。惟學校知道馬的「本質學能」,遂責成陸院院長陳少將派一位教官隨行。返台後,該教官向政戰學院院長明少將報告此行馬所長之表現,僅含笑搖頭以對,盡付不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