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學歷律師的36小時街友體驗:我們的社會,沒有讓努力的人去得到生存的機會…

2018-05-24 08:50

? 人氣

全身只剩50元流落街頭,誰敢肯定自己能靠「努力」站起來?(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全身只剩50元流落街頭,誰敢肯定自己能靠「努力」站起來?(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全身只剩50元流落街頭,誰敢肯定自己能靠「努力」站起來?2018年5月19日凌晨3點,數十名年輕人集結開始一場「街友體驗」,全身財物被集中保管,只留一張儲值50元悠遊卡靠自行打工撐過36小時,有人睡公園一夜被趕3次、有人收入收佳可睡網咖,而參與者之一、畢業自交大法律所的律師陳又新,有了這般心得:

「看到街友跟失敗的人,我們就會問說『你為什麼不努力?你好吃懶做,為什麼不努力工作?天啊,我們這幾天每天站8小時不算努力工作嗎?……但我們的社會,沒有讓每個夠努力的人去得到生存的機會……

「他們吃過的苦,比我吃過的米還多」

大眾常言街友是因「不努力」才淪落至無家可歸,但在這場芒草心協會舉辦的「流浪生活體驗營」,人人皆深刻體驗街頭求生之難,例如參與者李梓銘即嘆:「他們吃過的苦,絕對比我吃過的米還多。」

本屆參與者包括運動用品店店員、18歲學生、老師、軍人、歌手、律師、議員參選人等,而芒草心協會秘書長李盈姿表示,希望可透過活動讓大眾了解無家者,進而反思:是個人問題還是處境因素,讓街友可以這麼辛苦地生活著?

20180519-流浪生活體驗營參與者吃便當(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他們吃過的苦,絕對比我吃過的米還多。」(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街頭求生之難:累到用毛巾把頭綁上電線杆、辛苦一天被告知明天才發薪…

連辦10屆的「流浪生活體驗營」是這樣進行的:活動之初便把參與者身上所有財物收走保管,只留一張50元悠遊卡、雨衣、糧食,剩下的都要靠自己。

於芒草心協會服務多年的社工師巫馥彤分享,大家為了有錢吃飯,每個學員都去工作,清潔工、舉牌員、車陣中發傳單、賣《大誌》雜誌等。人人都是經過10小時努力工作,結果卻未必順遂,有些人可賺800多元、有些人一整天也只有100多元,賺比較多的就去住網咖,少一點的則是睡公園。

20171227-新北市街友遊民專題配圖,三重區街友遊民。(顏麟宇攝)
人人都是經過10小時努力工作,有些人可賺800多元、有些人一整天也只有100多元。(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新奇有趣,對其他人說是充滿危險與辛酸。」巫馥彤說。這36小時裡,有些人辛苦一整天才知薪水要等明天發,累了一整天什麼都沒吃、偶有民眾在台北車站分送街友的便當也發完了,也有學員因為徹夜未眠很想睡覺,又怕睡著會摔倒,因此試著用毛巾把自己的頭綁在電線杆上、背單字、與路人聊天等。

20180519-流浪生活體驗營參與者工作畫面(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人人都是經過10小時努力工作,結果卻未必順遂,有些人可賺800多元、有些人一整天也只有100多元。(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想在街頭靠「努力賺錢」維生並不容易。據台大社工系教師鄭麗珍主持之《遊民問題研究》報告,高達7成街友都有工作,但平均月收入不到6000元;社會企業「人生百味」創辦人之一朱冠蓁也曾參與流浪生活體驗營,過去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曾言,光是要找到工作就不容易了:「所有工作機會都在早上8、9點前就確定了,要是天沒亮找不到工作,那你一整天就沒工作……」

那一次流浪生活體驗營的時間是3天2夜,朱冠蓁為了撐過3天決定去撿資源回收賣錢,雖然借到大推車可以裝上滿滿的資源回收物、看似可換取一筆合理收入,但現實總是殘酷,她辛苦一整個上午撿了一整車,去回收站一秤──57元,連個便當都買不起。

最強寒流23日來襲,萬華地區街友也穿上圓夢關懷協會提供的外套禦寒。(顏麟宇攝)
辛苦一整個上午撿了一整車,去回收站一秤──57元,連個便當都買不起。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律師痛批「街友不努力」觀點:每天站8小時,不算努力工作嗎?

談起街友成因,參與者之一、讀完台大社工系又到交大取得法律碩士學位的現職律師陳又新表示,很多街友其實不能說他原本人生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但就是會在某一個時刻發生轉折:「那時刻可能在中高齡,也許他原本的工廠關掉、或他的工作消失在這世界上、或台灣不再有這種工作、或他剛好生了什麼病、或家裡有什麼變故……很多街友在那之前是過得很優渥的,但在中高齡,他失去他的工作,所以他掉進街友的身份跟生存環境……

「台灣不是一個支持失敗者的社會。」陳又新感嘆:「我們從小念書就一直往前走往前走,失敗了沒有人會告訴你失敗怎麼辦,也沒有敗部復活賽,考倒數十名不會有個敗部復活告訴你『考第一名還是可以上第一志願』,看到街友跟失敗的人,我們就會問:你為什麼不努力?

20180519-流浪生活體驗營參與者工作畫面(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陳又新表示,很多街友其實不能說他原本人生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但就是會在某一個時刻發生轉折(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陳又新接的工作是銷售《大誌》雜誌,對於「街友不努力」一說,他完全無法認同,直言「社會沒讓每個夠努力的人去得到生存機會」:

「我們這幾天每天站8小時,不算努力工作嗎?而且不是8小時,我們光是接工作就要花4、5個小時,怎麼會有『不努力』這種事呢?夠努力呢!但我們的社會,沒有讓每個夠努力的人去得到生存的機會,我們不是要讓人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努力就能改變生活,不是!

「人生下來就是有差異,每個人都不一樣、都有不同的天賦,有人很會唱歌,而我就不行,今天要是用唱歌來決定財富分配的話,我就是會比其他人少很多……這是我們做不到的,而政府應該要努力做……」

「他們吃過的苦,絕對比我吃過的米還多」實際街友生活更艱辛

談起本次流浪生活體驗營感想,參與者之一李梓銘說,一開始參加活動是因為「街友真的無所不在」,多數友人對街友是厭惡的,認為街友「很自私啊,又髒又亂,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他們不努力造成的」。對於朋友這些話,李梓銘的看法是:

「每個人都有他不同的使命,例如我適合讀書、我適合當歌手,啊歌手又不一定要會讀書,每個人生下來都有他要在這世界上要做的那一份貢獻。我覺得這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只是還沒找到他們的方向跟際遇,可能他原本的家庭就不是那麼適合他們發展,才會淪落到在街頭這樣子……」

李梓銘坦言,從活動一開始到最後,他們只能體驗街友日常的10萬分之一,活動是安排好的、甚至有「街頭導師」來帶,但實際上街友完全不知道他們何時能吃到下一餐,「他們吃過的苦,絕對比我吃過的米還多。」

而參與活動的師大學生謝竺君也坦言,她在工作過程是受到「禮遇」的,例如舉牌工頭會說「這邊比較舒服,這邊給小女生」,第一天下工還奉上冰水。儘管如此,她仍想透過這36小時的「擦邊球」體驗接近她長期關注的議題,抱著「我是否能有些機會讓自己實際上在路上睡一天,或直接像他們一樣工作一天」的心態來參加體驗。

20180519-流浪生活體驗營參與者生活畫面(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李梓銘坦言,他們只能體驗街友日常的10萬分之一,但實際上街友完全不知道他們何時能吃到下一餐(芒草心慈善協會提供)

確實,當這36小時結束,無論律師、學生、歌手、女工、教師都將各自回到原有的生活,但那些仍在街頭努力求生的人們,恐怕還很難脫離。

「長達10小時的勞動時間,還不能使人穩定租房」是來自各方年輕人在本次流浪生活體驗營面臨的困境,而芒草心秘書長李盈姿表示,未來將持續舉辦這樣的體驗營,讓對街友處境有興趣、無感甚至厭惡街友者皆能參加,讓反對聲浪慢慢變成理解甚至支持,透過對話與理解,讓街友邁向自立的路可以變得更平坦。

本篇文章共 2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7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