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朋友遇到色狼卻被問「帥不帥」 性騷擾受害者困境:「尊重」說很抽象,但真有那麼難嗎?

2018-07-04 08:30

? 人氣

性騷擾是非常「主觀」的,碰上一樣的事情有些人無感、有些人會覺得「算了」,但每個人的感受不能比較。(資料照,取自flicker@Matthias Ripp)

性騷擾是非常「主觀」的,碰上一樣的事情有些人無感、有些人會覺得「算了」,但每個人的感受不能比較。(資料照,取自flicker@Matthias Ripp)

為何跟同學說搭公車遇上色狼,對方第一時間回問的是「他帥不帥」?服務性暴力受害者長達20年的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玥好,20年來看見一些被性侵的少女不知自己被強暴、看見法官質疑性侵受害者「是妳自己開門讓他進來的」、看見性騷擾受害者「自認倒楣」的無奈,而在高中時期,她也曾親身經歷性騷擾受害者感受「不被當一回事」的困境。

「有時候我聽人家受害事件,你不是關心他,你在想『他帥不帥』!我們高中擠公車常有人遇到公車色狼,同學問我有沒有碰過,我說當然有啊,然後她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對方帥不帥』?我說大概是30幾歲的年輕人,她就說:『妳怎麼那麼好,我都遇到老頭子!』」說起這段,王玥好的語氣有詫異、有氣惱、更深的是無奈。

鼓起勇氣說出痛苦 反而被檢視「夠不夠資格」

性騷擾、性侵害受害者的一大難題,是「開口」,鼓起勇氣說出痛苦未必能被同理,反而常被檢視「夠不夠資格」──種種痛苦,是王玥好20多年來天天都能看見的。「『尊重』兩個字說起來很抽象,但真的有那麼困難嗎?」王玥好一句質問,也點破台灣現有性教育說起來簡單、卻始終難以突破的關卡。

20161209-性平教育二十載,師生異同站出來聯合記者會,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玥好。(甘岱民攝)
王玥好點破台灣現有性教育說起來簡單、卻始終難以突破的關卡。(資料照,甘岱民攝)

「算了,不要自找麻煩」旁人覺得是小事 讓性騷擾受害者說不出口

據衛福部統計,台灣每年性侵案件通報量破萬,性騷擾案件量卻僅有數百,例如2017年性侵通報案件有11,060件,性騷擾則為661件,雖然性騷擾通報量10多年來成長近3倍,但跟每年上萬件的性侵案件相比還是很少。這難道表示性侵比性騷擾還常發生?對於兩者通報量差異,王玥好分析,原因首先在法律處置上的差異。

風數據-20180508-SMG0035-性騷擾-01_02.gif
 

王玥好指出,目前性侵案件是非告訴乃論,只要警政或相關單位知情就必須通報,通報後公權力就會介入調查,案件量自然多,但性騷擾是告訴乃論,一定是當事人要去舉報說「我碰上性騷擾了」才算,兩者強制力有差。

身邊的人都會說「不要自找麻煩」

至於性侵、性騷擾受害者求助的困難,王玥好指出,性侵受害者主要的擔憂是「怕別人用怎樣的眼光來看待我」,擔心污名化的問題;性騷擾相較之下污名化問題沒那麼嚴重,但當事人很容易覺得「算了」、「不要自找麻煩」,甚至連身邊的人都會說這是「小事」、「告不成」、「不要自找麻煩」

「性騷擾跟性侵害的證據都不容易蒐集跟呈現,但在性騷擾的部份,有部份被害人會覺得那麼難收集那算了,例如自認『只是被摸』會更容易就放棄,有『不要自找麻煩』這樣的心態……甚至包括旁邊的人也會說這告不成、不要自找麻煩,這樣的情形可能更多。」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