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專文:七月政爭,極左路線還能走多遠?

2018-08-14 07:10

? 人氣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訪問南非,總統馬福薩以軍禮迎接。(美聯社)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訪問南非,總統馬福薩以軍禮迎接。(美聯社)

中南海爆發的七月政爭,無論以內鬥、內訌還是政變來定義,都隱含另一層意義:與權力鬥爭並行的路線鬥爭。

極左路線,這是習近平當政近六年來的明確特徵。政治上強化黨性,經濟上國進民退,外交上反西方反文明,對異見者零容忍、不惜運動式鎮壓(如709維權律師迫害案)…… 無一不是極左的重症。

誠然,在其他方面,習近平政權又混合了右翼納粹的特徵:對反對者格殺勿論(監禁與謀殺),國際上恃強淩弱,軍事上擴張冒進,地緣政治上唯我獨尊…… 也混合了末代封建王朝政治的特徵:腐敗,徹頭徹尾而又無可救藥的官場腐敗;任人唯親,裙帶關係氾濫;小人當道,阿諛媚上成風……

相對於右翼納粹和末代封建王朝的特徵,用極左路線來定義習近平政權,還是最為確切。這套極左,無須外界來定義,而符合共產黨本身的定義。加權時代係數,習近平的極左,與毛澤東和四人幫的極左,完全可以等量同觀。唯一吊詭和具有欺騙性的是,習近平的極左,盜以「改革」之名,以改革之名,行反改革之實。事實上,習政權用(毛時代的)舊手段對付新時代,新瓶裝舊酒。

修憲,取消領導人任期制,習近平和王滬寧們居然天真地以為,歷經十年文革和四十年改革開放,中國人民仍然可以接受一人獨裁和個人崇拜?多麼地不接地氣!由此測量,他們距離人民有多遠!他們距離時代有多遠!

習近平打造「習思想」,王滬寧(右)不可或缺。(中新網)
習近平打造「習思想」,王滬寧(右)不可或缺。(中新網)

引用十九世紀法國著名歷史學家和思想家托克維爾的話,來觀照習近平和王滬寧的表現。

「我們在歷史中見過不少領導人,他的知識結構、文化水準、政治判斷力和價值選擇,會停留在青少年時期的某一階段。然後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上發生多少變化,他都表現為某一時刻的僵屍。如果有某個機緣,讓他登上大位,他一定會從他智力、知識發展過程中停止的那個時刻去尋找資源,構造他的政治理念、價值選擇和治國方略。這種人的性格一般都執拗、偏執,並且愚蠢地自信,愚而自用,以為他捍衛了某種價值,能開闢國家發展的新方向。其實,他們往往穿著古代的戲裝,卻在現代舞臺上表演,像墳墓中的幽靈突然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靈,他卻以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選擇的理念,推行的政策,無一不是發黴的舊貨。」─托克維爾評查理十世。

跨越近兩百年時空,托克維爾的這段話,對今天的習近平和王滬寧,竟是最精准的寫照!文革期間,習近平從北京被下放到陝北梁家河,在那裡度過七年青春歲月。他的一生由此停止在那個時刻。登上最高權位後,習近平聲稱:「梁家河有大學問」,發起荒唐的梁家河造神和朝聖運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