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楊麗環退黨是驚濤裂岸?還是水波不興?

2018-08-14 05:30

? 人氣

前國民黨立委楊麗環有意角逐桃園市長,宣布退出國民黨。(方炳超攝)

前國民黨立委楊麗環有意角逐桃園市長,宣布退出國民黨。(方炳超攝)

 人生到了下半場,敵人就只剩下自己了《北京女子圖鑑》

國民黨前立委楊麗環退黨前夕,剛好是父親節家庭餐敘過後,當晚與一位曾在楊麗環黨內初選時的核心幕僚電話長談,她告訴我楊退黨心意已決,似難挽回。我回其楊此舉無異政治自殺,他難道沒有深思熟慮過?我亟需了解是何緣由,讓年過「耳順之齡」的楊委員,下了人生最大的政治賭注?

人生兩境界,一個知道,一個知足

他告訴我,楊之所以退黨的理由是因為她執意要參選桃園市長,而這強大的動念是某座宮廟的神明給她的籤意,說她有-「市長命」;再加上楊本來就極其篤信這種無形的宗教力量,是以就用天命挑戰宿命,決定脫黨參選。我嘆息以對,楊是堂堂留法的博士候選人,何以淪為:「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綜觀楊的退黨聲明,理由牽強矯飾,楊為何不反思自己在桃園曾當過議員,也連任過四屆的立委,難道都沒有受過黨的栽培與惠澤?今天的黨主席是李登輝時期的黑金瀰漫,那楊脫黨的行為或值喝采,亦可以媲美趙少康及王建煊。然此刻的國民黨正值一窮二白,每個月靠募款三千萬維持度日,連「救國團」都被民進黨「查封」,此刻楊脫黨著實欠一個「理」字。

再者,楊的胞弟楊文鎮將軍,也曾受其一路提攜照顧,曾先後派駐新加坡武官,澎防部參謀長,北市後備指揮部指揮官等要職。2007年,楊以國民黨軍系立委身分,參加弟弟的授階榮典,姊弟倆光耀門楣,楊將軍的際遇更是令同學羨慕,難道楊委員忘了這一個「情」字嗎?

今暫不談情理,談實際面。楊2016年立委選舉只不過小輸鄭寶清160票,那年正是民進黨順風順水的一年,套句「小米機」創辦人雷軍的名言:站在風口上,豬都能起飛;只不過風停了,豬就會掉下來了。楊此時當韜光養晦,勤走基層,誠摯地幫助陳學聖輔選。兩年後,待那些飛在天上的豬掉下來時,桃園百姓自然會用選票再把楊拱上立委寶座,這是毫無懸念的。可惜楊沒能認清自己!

揆諸國民黨初選失利的人可以組一個籃球隊,從北到南如孫大千、周錫瑋、江啟臣、陳宜民等;尤其是江啟臣僅僅輸了0.6%,其非常有風度、有氣度的承認敗選,並全力輔佐盧秀燕;而周錫瑋那個90度認輸鞠躬的漂亮身影,深植人心,且立馬擔任中央助選團副團長,全省走透透竭力輔選。人的成敗往往決定於霎那間的抉擇,江周孫等人皆有自知之明、也看的透環境,蹲下去兩年後,必然跳得更高更遠。

近日從「桃園結義市」、「楊麗環加油站」等群組中,可以得到一個清晰的答案,楊委員退黨並沒有捲起千堆雪、掀萬里浪,反而如船過水無痕般平靜。因為拜蔡英文執政所賜,讓桃園這塊藍稍大於綠的地方,徹底覺醒,大家唯一的共識就是-「團結」,把選票全部集中給陳學聖,唯有拉下鄭文燦才能打醒蔡英文。尤其是退休的軍公教警消,每個月的1號就狠痛一次。

東漢末期,想稱帝的不少,敢稱帝的不多,揚州的袁術,沒能認清自己、看清環境,意外得了傳國玉璽後,就自以為是「受命於天」,可以「既壽永昌」,於是喜孜孜倉促稱帝,結果手下大將如周瑜、魯肅等人紛紛奔逃東吳,最後在眾叛親離下病歿於途。這段歷史希望委員能細思慢想。

最後僅以桃園藍天志工團一位A小姐的話,當作是楊委員的忠言逆耳─「楊脫黨也辭去團長的職務,這是在『自掘政治墳墓』」。

*作者為奇策盟文宣部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