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偶像劇教母柴智屏要藉網路走向國際

2018-08-30 19:00

? 人氣

柴智屏(中)的《流星花園》開創了所謂偶像劇風潮,如今重拍,更要在國際上殺出一條血路。(《流星花園》劇組提供)

柴智屏(中)的《流星花園》開創了所謂偶像劇風潮,如今重拍,更要在國際上殺出一條血路。(《流星花園》劇組提供)

重拍十七年前創造事業高峰的《流星花園》,「偶像劇教母」柴智屏一開始是抗拒的;當老搭檔崔震東再次取得原型漫畫《花樣男子》的改編版權後,看好此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將再次走紅,興奮地說服柴智屏再次製作,得到的回應卻是:「這我在十七年前就做過了,現在再做怎麼會有樂趣?加上天時、地利、人和都有問題,當時華人地區沒有偶像劇與華人偶像,現在滿街都是各個年齡層的偶像、鮮肉、歐爸,怎麼可能再創造當年的成績?」

亮眼成績一瞬曙光成夕陽

的確,十七年來華語劇的狀況已經天差地遠,即便《流星花園》是有歷史定位的。二○○一年版的《流星花園》,開創了所謂偶像劇風潮,創造出華人戲劇界首批偶像,讓台灣戲劇稱霸亞洲至少十年,但之後也面臨了逐漸沒落,台灣影劇人才紛紛出走中國的狀況。

柴智屏這段期間的經歷,也正好驗證了偶像劇甚至華語劇的發展歷程。她指出:「台灣以前很多偶像劇,在亞洲各地區都是受歡迎的,這表示台灣是做得出其他各個地區都喜歡收看的劇。」因為當年《流星花園》,以及後續幾齣劇的大成功,例如《麻辣鮮師》、《惡魔在身邊》、《命中註定我愛你》等,到現在亞洲其他市場買家,只要聽到這些有成功先例的製片導演拍新劇,還沒拍完就會下訂單買播映權,因為相信這些作品。三立電視台所創作的一些劇,甚至還可以賣到俄羅斯市場,這些都證明台灣的戲劇,其實是有國際市場的。

既然曾經有如此亮眼成績,台灣戲劇為何現在會陷入困境?人才的斷層以及對市場現況的不瞭解,加上大陸劇與網路平台從旁造成人才與資金外流,都可能是原因。「我們也有個斷層,有些人去了電影市場,或是大陸市場,或是退休了,而新一輩沒有銜接上。」柴智屏認為,這不單單只是人力上的銜接,更是觀念與能力的銜接,「台灣戲劇(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不瞭解怎麼樣去做出,不是只有台灣看得懂的東西。」

柴智屏舉例,最近走紅的韓劇很明顯就是鎖定輕熟女族群:「他們(韓劇製片人)很清楚他們的歐爸(男偶像,指大哥或大叔),是全亞洲女性的菜。」中國的宮廷劇則是清楚鎖定家庭主婦、較年長一點的熟女,那台劇的觀眾呢?「十八歲以下的女性,看偶像劇的人還是在的,但會不會跑去看Netflix呢?」

搜尋吸引網路媒體世代的成功模式

網路族群確實是與過去沒網路、只有電視可收看的觀眾族群不同,也因此雖然因為網路發達,拍戲的資源與播映管道變多,但也相對讓這批年輕觀眾的收視習慣變得相當不同,是現在所有製作人與導演要學習的新功課。柴智屏在與年輕新世代人聊天時就發現:「現在年輕小孩子比較沒辦法在網路世界裡,專注一個項目這麼久,如果拍很長的東西,比較難吸引他們。」​

而且網路上吸引這族群的東西相當多,社群、各種遊戲、短片等,因此針對這族群的喜好,柴智屏要求每場戲節奏要快,而且交代內容要多,幾乎b>不能有純過場的戲。為了吸引這批網路媒體世代,許多製片人與導演都在嘗試不同的攝製方式,希望找出成功模式。不過在這同時,因著收視播映方式變得多平台與多載具,不只是一味堅持電視連續劇的播映規格,也是一條出路。

新版《流星花園》這次在國際網路OTT平台Netflix上架,就是另一個讓柴智屏及華語劇走入新世代族群與國際規格的方式,因為它是首齣中國華語劇,在首播後兩周內即時上架,而且是Netflix全球獨家播映,也因此為華語劇開了一扇新的門。

柴智屏認為,隨著她跟其他台灣創作者與Netflix或其他國際平台的合作,讓這產業能得到更多來自外面的資源,以及曝光的機會,似乎才是華語劇與人才發展的方向。

搭「惠台」順風車,走向國際舞台

「我希望多一點人才可以來理解(戲劇的)創作,現在機會很多,但真的願意吃苦耐勞,一次寫個十本,甚至十五個版本劇本的人並不多,他們可能會覺得很痛苦。」她說。

不久前中國方面才宣布「惠台政策」,其中放寬兩岸合拍戲劇上人員與投資的限制,將會讓台灣幕前幕後的人才有更多曝光與工作機會。既然是要吸引觀眾收看的戲,就像柴智屏所期許自己的:「我希望能創造出多一點可能性是,在大陸地區所產生的戲劇,不是只有大陸地區可以看……如果可以,結合兩邊(台灣與大陸)的資源,拍出更國際性的東西。」(本文作者為影視產業評論人)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