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冉觀點:蘇澳火力電廠─被環境影響評估刷掉的發電廠?

2018-10-13 06:40

? 人氣

作者表示,蘇澳火力電廠終究未能建廠,原因不得而知,但是對於環境影響評估終能擺脫花瓶的腳色,實際發揮應有的功能,恭逢盛事,遇有榮焉。(資料照,曾原信攝)

作者表示,蘇澳火力電廠終究未能建廠,原因不得而知,但是對於環境影響評估終能擺脫花瓶的腳色,實際發揮應有的功能,恭逢盛事,遇有榮焉。(資料照,曾原信攝)

民國77年到民國81年筆者服務的顧問公司接受台電的委託,辦理台中火力電廠、蘇澳火力電廠、核四等發電廠,以及中鋼的第四階段擴建計畫等重大工程的環境影響評估。蘇澳火力電廠是唯一的一個被環境影響評估刷掉的重大工程。由於事情發生在三十年前,當時的環境影響評估所用的工具以及資料的完整性都遠遠不如現在,再加上時間久遠,有許多細節未必能夠記得清楚,歡迎諸位讀者補足筆者記憶的不足。

20180208-台中火力發電廠。(台灣電力公司、台中市政府提供)
台中火力發電廠。(台灣電力公司、台中市政府提供)

陸域生態與海域生態的調查是當時環境影響評估必須要履行的項目,但是評估調查的範圍動輒數十平方公里以上,對於崎嶇地面、植被太密或無路可及之處,都會影響調查的效果。在評估進入第3年(民國80年),我們碰巧得知可以和國立中央大學遙測中心合作,利用他們的衛星接收站下載法國人造衛星做大面積的初步研判。第一幅衛星照片解析出來之後,我們發現在岸邊的內陸的綠地之中有一小段河流,是我們做現場勘查時沒有注意到的地方,由於水域和陸地交界的地方通常也是生態多樣化之處,但研究團隊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進去的路,有一個夏天近黃昏時碰巧遇見岳明國小的老師,告訴我們走過操場經過稻田看到樹林,穿過樹林,叫做無尾港溪的那一小段河流就在樹林邊上。當我們走進樹林,踩斷枯枝的聲音驚動到棲息在水面上的鳥,飛起來的鳥幾乎遮蔽了整個河面上的天空。

當時覺得很納悶的是這麼特殊的水鳥棲息地為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們幾乎打電話到全國所有的鳥會,結果台中鳥會在接到我們的電話時,只問「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原來他們早就知道這個地方,但是擔心如果遊客太多會影響鳥類的作息,所以相約不要對外公布。他們也同時說河口附近都是食物比較多的地方,這些水鳥清晨會飛到海面上進食,累的時候就浮在海面上,黃昏的時候飛回無尾港溪休息,但是他們會派警戒鳥在河面上巡邏。

水鳥候鳥(呂紹煒攝)
這麼特殊的水鳥棲息地為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打電話到全國所有的鳥會,結果台中鳥會接到我們的電話時,只問「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示意圖,呂紹煒攝)

研究團隊喜憂參半,高興的是我們終於發現了一個生態非常特殊的地點,擔心的是這種天然的生態環境是不可能用常態的方式去復育或是保護,如果開單位執意開發,沒有人知道要用什麼方式才能有效降低影響程度與範圍。

筆者在民國81年初離開顧問公司時,雖已聽聞行政院已同意台電的預算,但仍然在環境影響評估期末報告草稿建議不應開發,事隔一年台電召開大會專題檢討蘇澳火力電廠開發案,筆者雖已離開顧問公司亦被要求赴會備詢,主辦單位對於抗爭不斷已難以招架遭,對於水鳥一事更覺無奈。

蘇澳火力電廠終究未能建廠,到底是受阻於民間抗議或是鳥事或另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但是對於環境影響評估終能擺脫花瓶的腳色,實際發揮應有的功能,恭逢盛事,遇有榮焉。

*作者已於遠傳電信退休,曾二度赴沙烏地阿拉伯工作8年。在工程顧問公司擔參與中鋼第四階段擴建、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蘇澳火力發電廠、龍門核能發電廠(核四),等之環境影響評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