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選摘(2):抗戰究竟是誰領導的?

2015-07-02 05:10

? 人氣

蔣介石領導日抗戰,是歷史事實。(鳳凰視頻)

蔣介石領導日抗戰,是歷史事實。(鳳凰視頻)

二○一四年七月七日,是「蘆溝橋事變」爆發七十七週年紀念日。能在這一天,以「抗日戰爭老兵」及「陸軍一級上將」的雙重身分,到這裡向抗戰陣亡將士獻花致敬,我感到特別有意義。

那天人潮與媒體眾多,一開始參觀便有了推擠,我在隨行的四位「年輕將領」護衛下,緩緩前行。看著這麼多人在「七七」這一天來紀念館,或許是應景,但歷史不能應景了事,我靜靜細讀第一面展覽說明的「前言」: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是二十世紀三、四○年代在中國共產黨主張建立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全國各族人民包括台灣港澳同胞、海外僑胞,共同進行的抵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正義戰爭……。

這段「前言」,顯然誤解了歷史的事實。

我問解說員:「對日抗戰是什麼人領導的?」他無從應答。我再問解說員,國共皆認同,在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發表的「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他也答不出來,我想他應該是迴避我的問題吧?這個建築輝煌的抗日紀念館,第一面展覽的說明,就把誰領導八年抗戰含混過去,問「共赴國難宣言」也答不出來,我不怪解說員,因為他年輕,不曉得這段歷史真相的重要性。我高呼「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的!」群眾中無人抗議,也無人鼓掌;但此時此地,我以抗戰老兵身分大聲作此聲明,應具有歷史意義。由於現場媒體與民眾愈聚愈多,實在難以前進,就依館方安排,參觀戶外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碑」。

斑駁難辨的紀念碑。(天下文化提供)
斑駁難辨的紀念碑。(天下文化提供)

這是一座高十五公尺的巨大石碑,矗立在紀念館外不遠處。十年前我曾到過這裡,見過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在碑上的題字,現在四周擴建了四個展區,每個展區都有一個陳列的主題。這四個主題分別是:「日寇侵凌」、「奮起救亡」、「抗日烽火」和「正義必勝」,這是我先前未曾看過的。在碑石四下,有「南京大屠殺」慘絕人寰的雕塑,有「七三一魔窟」人神共憤的圖像,也有代表海外中國人支援抗戰的浮雕,導覽員都一一為我解說。

郝柏村在對日抗戰紀念館寫下「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天下文化提供)
郝柏村在對日抗戰紀念館寫下「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天下文化提供)

解說完畢後,他們想帶我參觀「大刀隊」,我知道這是一九三三年,宋哲元二十九軍在喜峰口與日軍抗戰的英勇事蹟。但我發現了問題,停下來問館方人員:「衡陽保衛戰,我們守了四十七天,你們知道嗎?」顯然他們又不了解。我告訴他們:衡陽保衛戰是抗戰以來,慘烈規模僅次於淞滬會戰的一場血戰。我們一萬八千人被日軍包圍,守城四十七天,傷亡了一萬六千人,這是二次大戰當中犧牲最慘烈,也是我們中華民族抗戰最偉大、最壯烈的歷史篇章。隨行導覽員是年輕人或許不知道,但在這樣國家級的紀念碑園卻毫無紀錄,真是不可思議。

此外,既名之為抗日紀念碑,惟環顧四周,也無一處空軍的事蹟,我當場講了一個空軍健兒抗日殉國的故事:一九三七年八月,一個空軍飛行員支援上海作戰,遭日軍地面防空火炮擊中,飛機損壞,他跳傘卻不幸落入敵軍陣地,這個人叫閻海文。我們當時的每一個空軍飛行員,都有必死的決心,腰際都佩有一把左輪手槍與上膛的五顆子彈。日本兵一圍上來,他砰砰砰砰連開四槍,四顆子彈射向日本兵,最後一顆留給自己,他自殺了,才二十一歲。日本人佩服他的英勇壯烈,為之安葬立碑,並說出這件事。像閻海文這樣寧死不屈的英烈事蹟,就應該要把它雕塑出來。我問館方對不對?或許,他們是真的不知道有這件事吧?

抗戰有許多壯烈故事,因為大陸這裡的人不知道,埋沒了。現在我們要把這些歷史真相很客觀、很公正、很開放的告訴下一代,這是任何文明政府都應該做的事。

結束重返戰場之旅後,郝柏村與四位將軍合影。(天下文化提供)
結束重返戰場之旅後,郝柏村與四位將軍合影。(天下文化提供), 由 windsummer 發表

*作者為前行政院長。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