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師傅30年如戲人生:曾混黑道日賺百萬、一度失業無家歸 如今他替窮人刷好一面面牆

2018-10-30 08:10

? 人氣

30年來,他曾過著手提包裡滿滿鈔票、年輕人們不到20幾歲「每個人都戴勞力士」的日子,隨後淡出江湖轉行做油漆卻碰上金融海嘯、一度找不到工作,而如今,他成為替弱勢家庭修復房屋的師傅,也於4月份開始獨立接案──從黑道小弟到弱勢家庭守護者,這是王聰明師傅年輕時想像不到的、30年來如戲一般的人生轉折。

王師傅如今服務的「起家工作室」,係萬華在地街友服務團體「芒草心」下的一個專案,募集一批經濟弱勢的師傅替經濟弱勢家庭修繕房屋,漏水的、牆壁破敗的都能修,師傅薪資與修繕費用靠募款與一般案來,轉眼也走了2年之久。

來到起家的師傅每個都有各自的故事,而王師傅的人生,30年來從繁華到平淡,他說每個時期都有各自的好,現在最滿意的,就是完工的那一刻:「那當然是心情是很好,很平靜的、很高興的,因為我們有能力的話當然是盡量幫助別人,不管是不是我們受過人家幫助……」

30年前的黑道:販毒會被罵、做錯事不能跪老大 回不去的江湖道義

起家工作室的師傅大多由社工轉介而來,他們都擁有專業技術但也曾陷入困頓,而起家一方面替弱勢修房子,一方面也給弱勢師傅工作機會。王師傅也曾經受過芒草心幫助,只是對於最艱難的時光他不願多談,問起第一份工作是什麼,他笑說或許不算工作吧──是混黑道。

「我滿慢工作的,以前從事的實際跟這個(油漆)沒關係,我從10幾歲開始混黑道混到27、8歲……在日本的話黑道是一項工作,但台灣算是『不正常』。」王師傅說:「黑道給人的印象都是從事不法的活動,其實不會,早期我們在黑道人家都教得很好,我們從小就灌輸一些正確的思想!」

30年前的黑道與現在不同,王師傅感嘆現在黑道會「販毒,搞一些奇怪的東西」,但過去的黑道是:「以前混的時候,你販毒會被罵!」不只不能販毒,就連吸毒也會被老大阻止,老大與小弟之間的關係也不像外界想像,就連小弟做錯事也是不會跪老大的:「我們角頭有間館,有吊好幾個獅頭,做錯事老大會把你叫去罵,他不能叫你跪他──他是你老大,他不是你父母,他叫你跪會被人家罵,他叫你跪獅頭,是表示你對不起這個角頭!」

江湖道義──這是王師傅還沒滿20歲時就被教導、也一輩子記在心裡的。說起現在黑道,王師傅就唸不完,他真的看不下去:

「以前都會跟你說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現在黑道什麼髒事他們都做,你跟老警察聊天就知道,現在都亂來、亂搞!我們以前都被教得很好,我們不會違反社會規則……」

浪子回頭學油漆卻遇上金融海嘯 30年3次戲劇人生轉折

談起黑道怎麼賺,王師傅感嘆,儘管以前他待的賭場嚴禁詐賭,身邊不到20歲的年輕人還是個個戴勞力士,嘗到那種甜頭以後要回去領一個月3–5萬的薪水真的很難:「我們有個365天天天都有的賭場,每天抽頭金好的時候一天上千萬,不好的時候幾百萬,這多龐大的一個利益!那時候我們還是年輕人,很年輕,那整天場子結束我們就在舞廳跳舞,每天就在茶室喝茶等賭場開始動,那時候生活過得很好……」他年輕時偶爾也去賭,贏了錢,手提包裡滿滿都是新台幣、累了倒頭就睡整包丟牆腳。

為何離開黑道,是因為王師傅看到了「景氣」的轉折。那時禁絕賭場呼聲漸起,賭場經營越來越困難,有些黑道轉向造成毒品、槍枝氾濫,堅守原則的堂口則是越來越難賺,「黑道後來漸漸收入不固定,沒辦法維持你收入,我也想說就不要做黑道了……錢越來越難賺,社會道義也在變,我想說我就『正常工作』,就不要混黑道。」

那時候台灣工作好找,王師傅去電料公司面試,他說沒專長沒什麼工作經驗竟也錄取,同事據實以告:「只有你來應徵,當然只用你啊!」底薪3萬加業績獎金,在20多年前算是優渥待遇,之後換了幾份業務工作也都與室內裝修有關,日光燈、窗飾、磁磚等,也順便學了一門油漆技術。

王師傅的轉行聽來順利,只是他又碰上第二次景氣轉折──金融海嘯。那時他已經在做油漆師傅了,但大環境差,再怎麼專業都沒工作可接:「我的客戶都是房仲公司,我問說有沒有case可以做,他說我已經3個月沒賣半間厝了!」

那是他最痛苦的一段時期,離開家鄉台北到高雄人生地不熟,沒辦法借錢、房租一再拖欠,求助區公所雖然對方好心說可以提供米跟泡麵,「可是當時我缺的是錢,不是吃的東西,給我吃的我也沒地方煮!」

從手提袋滿滿都是錢到繳不出房租,這10多年的轉折是他想像不到的。對於一度沒地方住的狀況,王師傅不願多說,只透露受過芒草心協助、目前申請了租屋補助,那些對他來說都過去了──他人生第三次轉折,是成為芒草心起家工作室的師傅一員,為弱勢家庭修房子。

意想不到的「弱勢家庭」守護工作:或許伸出援手,他們的生活就改變了

起家工作室以募款跟一般家戶修繕案件為經費來源,服務弱勢家庭修繕。王師傅能接洽整個工程也有油漆專業,主力在一般家庭的服務,但他也知道弱勢家庭碰到的困境:「我去看過、去做過,情況大概都不是很好,看都知道……我們一般正常家裡舊家舊房子也會有點整理,那種家庭裡面你去看,牆壁也破了、天花板也塌了、整間都是垃圾跟廢棄物,我們看到這種狀況,第一反應會覺得這種家庭生活狀況不好。」

王師傅說,起家服務的經濟弱勢家庭,有些是家長生病還有年幼孩子要養,有些是兩個孩子都在工作但賺的錢不多、家長也是病重無法工作,只好放著已經破敗的家不管,也因為家裡環境無法好好休息陷入惡性循環、更無法改變現況,「那個就是要去幫忙,或許伸出援手,他們的生活就改變了。」

讓經濟弱勢者回家也能好好休息、才有力氣改變生活,這是起家工作室的意義。年輕時學的一門油漆技術能用在這樣的場合,王師傅笑說當初學技術時當然沒想過,雖然他知道有民間團體會替人造橋鋪路蓋房子,但也沒想過自己會走進這行:「當時沒有預想到這些,因為我們做的東西是一項工作,我們做油漆是一項工作,工作如果能拿來幫助人家,那當然是很好……」

對於30年來的生活轉變,王師傅說各有各的好,現在生活雖然平靜到有點無聊,有案子就接、沒案子就在家看電視,但問起弱勢家庭完工那一刻是什麼感覺,王師傅說,當然是心情很好的:

「那當然是心情是很好、很平靜、很高興的……我們有能力的話當然是盡量幫助別人,不管是不是我們受過人家幫助,如果受過別人幫助就盡量去幫,但也不是說以前受過人家幫忙一定要回饋,我們也應該要主動去關懷別人……以前我也有受過人家幫忙,也是想去幫忙人家。」

「如果我現在我有一大筆錢就可以去做很多事情,但我現在沒那麼多錢,我們就做自己能力所及的,能力越來越好當然做得越來越多。

從10多次開始混黑道遇上3次人生轉折,王師傅30年來的戲劇性人生也是那年代不少台灣人經歷過的。繁華過去,如今他以油漆技術養活自己也適時替經濟弱勢家庭伸出援手,受過他人幫忙也出手助人,當年被教導的「江湖道義」,至今也仍深深刻在他心裡。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