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投資醫療實驗室的大數據狂想曲

2015-07-30 05:50

? 人氣

醫療大數據如果只是合理化保險公司差別定價,還只是小問題而已。(作者提供)

醫療大數據如果只是合理化保險公司差別定價,還只是小問題而已。(作者提供)

在阿道斯·赫胥黎於1932年發表了《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之後,泯滅人性,維穩第一,以基因工程與洗腦教育孵製領導、平民與奴隸階級的反烏托邦社會,成為了許多科幻小說與電影創作者嘗試發揮想像力的原型,也是思想家、科學家、法學家與人道主義者們最深層的惡夢。在其衍生出來的許多故事變體中,「生化叛客」(Biopunk) 這個類型特別容易令人戰慄與揪心,因為它不只體大思精,牽涉到對優生學、基因工程、與極權社會的批判,往往還直指生物倫理學的核心: 生命的意義與人性的本質。其中一部不凡之作,就是1997年由Ethan Hawke,Uma Thurman與Jude Law主演的《千鈞一髮》(Gattaca)。

Gattaca這個片名只有ATCG四個英文字母,也就是構成DNA的四種鹼基,隱喻十分明顯。在該片的世界中,也就是不久的將來,人類已經有能力訂做孩子的基因,讓他一出生就完美無瑕。雖然法律上禁止基因歧視,但因為大家爭相訂做完美嬰兒,使得以基因檢驗成為決定一個人教育、工作、婚嫁等「階級地位」的篩選機制。一個基於優生基因大數據的社會就此而生。基因檢測儀無所不在,時時確保「對」的基改人不會與「錯」的自然人(未經基因工程調整就自然出生)龍蛇雜處,重要的職務與自然人是無緣的,因為他們的先天劣勢在統計上被認為無法彌補,社會的資源應該留給那些更有天賦的人。Ethan Hawke飾演的男主角Vincent,就是一位拒絕接受這種基因決定論的自然人,而他即將在與其它Gattaca航太科技公司中天賦異稟的基改人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為飛向土星的第十四個月亮泰坦星的宇航員。

圖示
 

在出身時被判定會有各種疾病,非常可能活不過31歲的Vincent是如何辦到的?無法通過基因檢測的他,就算把宇宙物理學倒背如流也枉然。原來在這個反烏托邦世界中,有一個販賣身份的地下網絡。人類或許定序了生老病死的遺傳機轉,但再優異的天之驕子,也可能遭無情的命運之輪輾過。Jude Law飾演的Jerome,一個出生前就注定成為男神的精英,因為車禍而半身不遂。在掮客的協助下,他的基因成為Vincent通往泰坦的門票。代價是,Vincent必須隨身攜帶Jerome的各種「身份象徵」--血液、尿液、毛髮、指紋等接受臨檢,同時還得非常小心,不要讓自己掉落的毛髮皮屑指甲成為他不是精英的證據。當Gattaca於泰坦任務發射一週前發生神祕謀殺案,而在Gattaca總部居然發現有一名早該死亡的自然人頭髮時,負責調查的警官不禁懷疑,這位全方面完美無瑕的Jerome,是否就是他那位父母後悔沒有基改的親生哥哥兼殺人兇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