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大家都來玩泥巴戰

2018-11-12 06:20

? 人氣

紙風車走遍台灣鄉鎮,不少藍營人士,也支持。圖為紙風車藝術卡車行動開台秀。(紙風車提供)

紙風車走遍台灣鄉鎮,不少藍營人士,也支持。圖為紙風車藝術卡車行動開台秀。(紙風車提供)

只要選舉一到,所有聳動招式都出籠,各個語不驚人死不休,非得要挑起己方的同仇敵愾意識,然後置對方於死地,不達目的,絕不善罷干休。正因為如此,才有熱鬧荒誕的劇情不斷上演,只是今年拜大舉暗黑網軍串流所賜,未經證實的消息到處散發,選舉生態益形匹變,以致觀者如深入五里霧中,茫然不知所措。    

打壓,不分族群,不分類別,只要能捕風捉影,就能創造聳動的收視率。平常,文化界是爹娘不愛的族群,日常中更沒人關注,通常都是茶餘飯後拿來點綴點綴,附庸風雅的小火花。沒想到今年選舉的狼煙,居然延燒到文化圈內,少眾的表演藝術族群,緊追小野、吳念真之後、近日紙風車接著鋃鐺上榜。 

掀起爭端的是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他透過臉書粉絲團發文,把砲口指向紙風車劇團,說紙風車幾乎統包了民進黨執政的文化活動,是「文化門神」,質疑是「假文人、真政客」。

在我看來言過其實了,賽萬思提筆下的唐吉軻德,是一個理想主義的偏執者,他追逐著風車,勇敢趨前,奮力向惡魔宣戰,更為理想聲嘶力竭而亡。紙風車創立在藝術環境困頓的時代中,勇敢創團的理想,反應的,不就是處在弱不禁風的飄搖時代中,一紙風車,承載著一份堅持的理想。

創團初年,一切尚未就緒,政府的補助杯水車薪,演出有一搭沒一搭,為了劇場的存活,必須不斷摸索,不斷碰壁而不氣餒,不管是商務場,尾牙場,演出必須一個接續一個,好不容易劇團硬撐下來了,轉型,就變成是一種使命,一份理想的實踐。近年來,紙風車文教基金會負責推動全台灣368兒童藝術工程,只要民眾或企業捐款達45萬,他們就下鄉搭台演戲給孩子看。

紙風車的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巡演一場35萬元,319場需要一億一千一百六十五萬元,完全向民間募款而來,此外,卡車藝術工程,深入學校跟廟口,自2006年迄今12年持續,約有73萬人和團體捐款,共計在全國368鄉鎮演出663場,約有144萬人看過。周美青女士,也曾經在寒冬的雨中,在紙風車的演出前,為看戲的孩子排椅子,這項來自民間發動、不收受政府資源捐助的活動,參與者還有胡志強、連勝文等多位藍營人士。

t44立法委員趙天麟、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合辦「親子闔家-紙風車劇團」(新新聞郭晉瑋攝).jpg
立法委員趙天麟、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合辦「親子闔家-紙風車劇團」,但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的連勝文也曾參與紙風車活動。(新新聞郭晉瑋攝)

經營劇團,不但要養人、要付場租、要付演出費、要搭台、要製作費、要宣傳・・・負責人每天張開眼睛,就要張羅所有的開銷,所以經營一個劇團,不是只有勇敢跟耐心而已,更要具備超人的承受壓力與抗壓性。為了存活,劇團必須參與政府的標案,所以在競爭下,由小案的執行漸漸累積成大經驗,陸續標得政府公共預算活動案的執行,這份成果來自實力的累積,而不是來自投機或運用關係得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