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中美注定一戰嗎?

2018-12-02 06:20

? 人氣

中美貿易戰開打,瞬息萬變的局勢是投資人不可不關注的重大投資風險(圖 / 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開打,瞬息萬變的局勢是投資人不可不關注的重大投資風險(圖 / 美聯社)

2018年9月7日,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許信良應邀在海基會作專題演講,一開場就提到古希臘城邦斯巴達和雅典的爭霸之戰。親自參戰的傑出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使得這場戰爭無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壯大的力量,還有這種力量在斯巴達造成的恐懼。許信良介紹美國當代戰略學家艾利森教授,「把修昔底德的結論稱作『修昔底德陷阱』。就是說,新興霸權大國的崛起,以及這種崛起在既有霸權大國引起的恐懼,必定引發戰爭。」(引自許信良臉書)

格雷厄姆.艾利森的《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2018年11月底剛由八旗文化翻譯出版。艾利森是前國務卿亨利.季辛吉的學生,在美國哈佛大學任教五十年。當代國際關係和安全研究界中,他是名噪一時的理論家與實踐者,曾於柯林頓總統任內短暫擔任過助理國防部長。2015年9月,艾利森在《大西洋月刊》發表「修昔底德陷阱:美國和中國正走向戰爭嗎?」一文,首次提出美中關係正走向「修昔底德陷阱」這一概念,2017年5月出版的英文原著是那篇文章的擴充和深化。根據「修昔底德陷阱」的歷史模式,回顧過去五百年的紀錄,艾利森發現十六起崛起強權擾亂統治強權地位的例子,其中有十二起競爭是以戰爭告終,只有四起沒有。他強調「倘若繼續延續目前的發展軌跡,美國和中國在未來幾十年內爆發戰爭不僅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性比現在專家學者所認定的更高得多」。不過,艾利森寫此書的目的是為了勸說美中兩國領導人,以史爲鑑,努力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宿命。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週年,剛好艾利森發現,十六起案例中「最惡名昭彰的例子是一個世紀前工業化的德國,對於英國在國家食物鍊體系金字塔頂端的地位的挑戰。」本書的第四章「英國對德國」,從兩強爭霸的角度,討論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同季辛吉的《論中國》(中信出版社2012年10月)  後記類似,艾利森也以「克勞備忘錄」為切入點,研究了20世紀初英德對抗與21世紀美中關係的戰略相似性。克勞當時是英國外交部的首席德國專家,他於1907年元旦向英王愛德華七世報告,德國主觀意圖是無關緊要的,重要的是它的能力。無論德國是否有意取代英國,英國除了對抗德國蠶食,壓制德國的海軍擴張,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克勞說服了英國政府實施壓制德國的戰略。但是,艾利森卻認爲英德軍備競賽,和德國對英國的經濟挑戰,「並未使兩國間的戰略競爭不可避免」。

2016年,英國作家詹姆斯.麥唐諾發表《大國的不安》(如果出版社2016年11月)。麥唐諾對兩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和冷戰的經驗做了與艾利森很不同的解釋,他認爲在多極化的世界裡貿易的失衡引發了兩次大戰,「二十世紀歷史顯示,充滿競爭的區域權力集團注定會釀成災難。世界若要避免回歸充滿競爭的多極化世界,讓美國維持全球地位是關鍵」。與艾利森相比,麥唐諾的論點更令人信服:「唯有在單一良性強權的保護下,自由貿易與世界和平才能持久蓬勃,多極對立的世界並無法穩定發展。」《大國的不安》在《注定一戰?》之前一年出版,但因爲麥唐諾只是英國的一位自由撰稿人,他的書沒有在西方社會造成太大影響。不過,對比閱讀這兩本書,可以發現它們都是挑戰對方認知的精闢論著。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