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小泉拚改革橫掃千軍 小英為何卻吃癟

2018-12-14 19:10

? 人氣

小泉純一郎(左)衡量日本整體民意全貌,藉大膽改革擄獲新票源。(美聯社)

小泉純一郎(左)衡量日本整體民意全貌,藉大膽改革擄獲新票源。(美聯社)

台灣九合一選舉綁公投,反核食案以遠超過門檻的七七九萬票民意通過。日本先回應按國際經貿規則,食品管制須以科學證據為基礎而不是公投認定,如果違反世貿組織(WTO)原則,不排除向WTO提告。

接著外相河野太郎再公開表達,「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即將生效,台灣因為食品公投問題而無法加入,我感到非常遺憾。」

改革成功關鍵是能開發新票源

蔡政府地方執政版圖嚴重縮水,又在拚經濟的重要戰場吃癟,像被內部對手打得頭破血流,又遭到外部友軍落井下石。綠營檢討敗選原因眾說紛紜,其中有的指向總統蔡英文堅持大手筆改革,戰場一次開太多,遭到保守勢力集結反撲。

不過,熟悉台日政情的學者認為,這個觀點太過簡化,以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為例,政治人物改革也可以大獲人心,選舉橫掃千軍。既得利益者本來就會反改革,學者強調,關鍵是要藉改革「開發新票源」,而不是不改革或盲目亂改引眾怒,導致挫敗。

小泉內閣在二○○一年上台時高舉郵政民營化大旗,核心政策是「結構改革」,他幾乎是拿自民黨的祖產出來革命。

日本傳統的郵政事業非常特別,包含特種郵局、普通郵局和簡易郵局三種。特種郵局的局長可以世襲,而且具公務員身分,是一份代代相傳的鐵飯碗。日本全國郵局約兩萬五千所,世襲郵局竟然高達一萬七千多家,超過整體七成,世上罕見。

這種恐龍郵局從明治時代到二十一世紀還繼續存活,因為它們是自民黨的命運共同體:特種郵局局長們組織「大樹會」,在日本各地開枝散葉,會員有二十八萬人,在地方力挺自民黨。所以自民黨議員除派系標籤外,還有一種分類名稱叫「郵政族」,當時的郵政族議員高達七成。提出這種改革就像主動踩地雷,小泉首相在黨內遭到「跨派系」串聯反對,改革法案表決時,議員屢屢跑票,造反內亂。

最後成功的關鍵在於,小泉雖然失去自民黨一部分傳統支持者,但他衡量日本整體民意全貌,借大膽改革「擄獲新票源」:無黨派層。

政治人物要能看穿數字密碼

日本從九○年代起明確出現「不支持特定政黨的選民團體」,一開始大約三成,後來擴張發展至四、五成間。這類選民集中在都會區,基本反傳統、厭惡老派自民黨舊勢力。小泉膽敢跟龐大的黨內派閥對決,宣布解散國會改選,與其說是改革意志堅定,不如說是掌握無黨派層選民心理──他知道有四成選票,是訴求改革可以挖掘的民意「金山銀山」。

小泉更撩撥人心的地方,在於創造話題、用視覺包裝新鮮感。他要核心幹部徵召二十六名女性候選人,空投到造反派議員的選區對決,結果「女刺客風潮」席捲全國,「小泉版」自民黨大獲全勝,國會單獨過半。

然而,民意有時又撲朔迷離。例如《朝日新聞》在二○○四年九月問選民最希望小泉內閣落實的政策分別是:年金約五二%、就業二八%,郵政改革敬陪末座只有二%。但民意並不完全直接從民調中浮現,政治人物要能看穿數字密碼,只問表面意見,經常贊成、反對各占一半,什麼都改不了。小泉從只有二%的民調聲量,卻能吸引四成無黨派選民挺改革,說明有感參與誘發的氣勢驚人。更重要的是,開罪既得利益者的基礎不能只是具備正當性,而是能找出實質選票出手相挺。

回到日本食品公投案,政壇盛傳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在一六年執政初期,原本打算藉民氣高峰召開日本食品公聽會後,力推政府迅速解禁放行,爭取和日本簽署雙邊自貿協定,以免夜長夢多。但公聽會場卻出現統促黨的白狼人馬和國民黨動員群眾暴力抗議,蔡政府忌憚連續混亂場面,拿不定主意而踩下煞車,拖延的結果,讓對手拉長戰線發動公投,最後甚至影響拚經濟的王牌CPTPP受困。

台日深化經貿的橋樑被炸斷

河野太郎針對CPTPP的說法,牽涉敏感的日台中三角關係,內容應當經過安倍總理認可授權。安倍是近年來最親台也最有膽識的首相,然而日本外交圈的親台派或許因為對台熟悉,相信兩國常互助最可溝通,最後看到科學證據無法化解歧見,蔡政府又延誤軍機,反遭紅藍陣營聯手包圍。台日鋪好深化雙方經貿關係的橋樑形同被炸斷,日方惱怒才由外務大臣公開發表對台有傷的「氣話」表達情緒。蔡政府因為不識民心改革受挫,痛失經濟政績牌,內外俱敗,兩頭落空。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