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專訪卜睿哲(二之一):北京不必對民進黨領袖持有偏見

2015-12-20 17:05

? 人氣

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BBC中文網)

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BBC中文網)

在台灣總統大選的法定競選活動在19日正式展開之際,BBC中文網專訪了前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卜睿哲(Richard Bush)。

在美國與中國建交後,美國在台協會以民間機構的身份保持與台灣官方的溝通聯絡,而實際責任相當於美國官方代表機構,其理事主席的任命也由美國政府決定。

卜睿哲在1997年至2002年掌管美國在台協會期間,經歷了由陳水扁領導的民進黨首次在台灣總統選舉中獲勝的歷史性事件。目前,同樣來自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大選民調支持度上也大幅領先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極有可能領導民進黨重奪台灣總統寶座。

以下是BBC中文網專訪卜睿哲的文字記錄

BBC中文網:在2000年的台灣大選,那次民進黨的陳水扁贏得了選舉,對比這次台灣大選,兩者有什麼相似之處?

卜睿哲:我 認為首先民進黨非常善於競選,這是他們的強項之一,他們非常善於動員他們的選民。陳水扁在2000年能夠獲勝的原因是保守派(藍營)的選票在連戰和宋楚瑜 之間分裂,如果國民黨能夠推出單一候選人讓保守派投票的話,陳水扁不會當選。所以這是國民黨的錯誤,而不是他(陳水扁)的成功。這次保守派方面還是有兩個候選人,朱立倫和宋楚瑜,但是對國民黨政府的(低)滿意度導致蔡英文處於更強有力的地位。如果她避免犯錯,以及如果民進黨好好動員選民的話,那麼我們看 到的民調就會最終轉換為(選舉)勝利。

BBC中文網:您在2000年時對陳水扁的當選感到意外嗎?

卜睿哲:我 們理解那是非常接近的競爭。陳水扁在競選的最後3個月得到了更大的信心,因為醜聞降低了宋楚瑜的支持度(注:國民黨指控宋楚瑜侵佔黨款,即興票案)。最初民調還顯示 宋楚瑜或連戰會贏得選舉,但是在大選幾周前,我收到一個台灣朋友的信息——是一個我認識很久也非常信任的政治分析家——他說,你們美國人要做好凖備了,因 為(民調)交叉正在顯現,顯示陳水扁會贏得選舉。

我和我的同事們分享了這個信息。所以在大選當天,我們不是完全的驚訝。而且我們很早開始就預期陳水扁贏得選舉的可能性,所以我在1997年11月第一次以AIT理事主席的身份前往台灣,我知道他會成為民進黨的候選人,我知道和他增進溝通符合美國的利益,所以 我邀請他訪問華盛頓。他在第二年春天來了。我在台北的同事也增加了和他的溝通。不是因為我們知道他會贏,而是我們知道他可能贏。所以當選舉結果清楚時,那些 溝通管道被證明是有效的。

BBC中文網:美國總統布希是否真的叫過陳水扁「麻煩製造者」?

卜睿哲:我不知道布希總統私下是怎麼說的。事實上,1999年9月, 針對「兩國論」,柯林頓總統說李登輝製造了麻煩,但沒有叫李登輝是「麻煩製造者」。我們不太關注標籤,我們關注他們的內容。

BBC中文網:但是中國方面一直稱美方說陳水扁是「麻煩製造者」(美國官方否認布什總統私下用這個詞形容陳水扁)。

卜睿哲:這 確實是美國官員們的真實聲明(true statement),特別是在2002年夏天之後,陳水扁追求的政策方向與美國產生矛盾,(美國與民進黨的)溝通也變得越來越差。因此,他製造了麻煩。 但我們並不特別糾結於某種外交標籤。北京方面的說法是正確的,但可能不是那個特定的說法。

BBC中文網:陳水扁為什麼會在上任兩年後追求,用您的話說,和美國利益不符的政策?

卜睿哲:他 作出改變的第一個信號是他在2002年8月3日提出「一邊一國」,這反映出他選舉策略的改變。在他第一次競選時,他的策略是靠近、拉攏中間選民。他原本的 期望是他可以證明民進黨能夠勝任管制台灣的工作,以及民進黨可以比國民黨更好地處理兩岸關係。但是要做這些,你需要得到一定量的合作。這不僅需要與國民黨合作,政府內職業官員的合作,你還需要北京的合作。他沒有得到太多的配合,因此他沒有成功。他認為他嘗試過了,但(他認為)不是他的錯,他想變得更實際一 點。

因此,陳水扁開始追求不同的政策,也就是他不聚焦在中間選民了,他聚焦在他的政治基礎上,也就是他認為會支持他的那些人。他使用盡量多的競選手段來催生選票 ——但是如果你追尋的是面向你政治基礎的策略,你就不得不做對你的政治基礎有感召力的事。在第一次選舉時,深綠選民對他不是太高興,因為他看起來太溫和 了。但他一改變,深綠選民就給了他更強的支持。

BBC中文網:如果說蔡英文的當選對兩岸關係的未來走向很重要,我們可以從陳水扁那裏得到什麼啟示呢?

卜睿哲:我 認為在過去的16到20年,所有方面,包括民進黨、國民黨、美國和北京方面,都學到了很多東西。蔡英文對她的兩岸政策多少有些模糊,這大概是因為她並不需要說清楚。因為看起來即使在不清楚的情況下,她仍將贏得選舉。

我認為北京可以從2000年得到的教訓是,不要對民進黨領袖的意圖帶有偏見,不要只看他或她在過去的言行——這可能會告訴你他們未來要做什麼,但並不必然。不要對他們最基礎的意圖懷有偏見,因為你可能會錯失得到一個更穩定形勢的機會。如果北京在 前兩年與陳水扁有更多合作,並且在兩岸議題上與他有更多互動,歷史可能會很不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