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一年 柯P執政告白大公開

2015-12-21 20:20

? 人氣

1年前,柯P,成功翻轉「天龍國」,入主台北市府;1年來,他有讓台北市「改變成真」嗎?他又有哪些成績與缺憾?

挾著85萬得票、大贏對手24萬票,柯P在去年此時搖身成為柯市長,承載著台北市民改變現狀的期望,1年下來,台北市長柯文哲如何評價自己的表現?面對鬧得滿城風雨的五大案,他回頭檢視有哪些成績與缺憾?他究竟讓台北市有了什麼改變?以下是柯文哲受訪紀要。

醫師變市長之後...
「我自己心裡有數,再怎麼做,一定比前面的人好,因為我比他們認真、用功」

問:如果再選一次,你會不會再來選台北市長?

答:這樣問不是很奇怪嗎?難道不選台北市?不然說要直接選總統?

如果我重來一遍,我從來不想這,因為人生是單行道,每次都在想如果那個時候選另一條路會怎樣,who knows?既然是單行道,何必轉頭再回去看?所以認真的過每一天,如果可能的話,也快樂的過每一天,把握時間把事情做好。

問:你覺得用醫師生涯換市長值得嗎?

答:其實我自己心裡有數,再怎麼做,一定比前面的人好,因為我比他們認真、用功,不好意思再說更聰明,最主要是,我有一個最大的優點,改正滿快的,有錯就改,我也相信,台北市政會愈來愈好、愈來愈順。

問:有覺得滿意跟不滿意的地方嗎?

答:所謂歷史定位是給以後的人去決定,活人不用去想歷史定位,做得好壞是人家評比,不是自己評比。做不好的地方很多啊,罄竹難書不是嗎?哈哈,做不好的地方很多,講這個沒用,自己都可以列一大堆。

風風雨雨五大案
「美河市是個大麻煩......,當然,最困難的還是大巨蛋。」

問:你上任後最風風雨雨的是五大案,你滿意五大案處理後的成果嗎?

答:如果重來一遍,有沒有更好的方式?坦白講,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想出更好的方法,其實明白講是補破網、收拾殘局。

我們還是法治的國家,有時候明明知道怪怪的、不合理但合法,我們只能在可能的範圍內盡量去矯正。像三創案基本合約都定了,也不能改什麼,但比方說,8、9、12樓改變用途時,有個財務差異分析然後補點錢,也希望他盡到社會責任,所以我們也成立大八德商圈委員會,把三創拉進來。至少他們願意配合,比方說,他們因為承諾花2億元成立三創基金會才得標的,本來3席董事都是他們自己,後來多2席給我們派董事。

雙子星那個應該算是「未遂案」;松菸文創方面,富邦也把台灣大哥大一層半搬出去,營運權利金以商場營運收入以及旅館至少保障6成住房率的收入、以千分之五計算,市府每年可以多拿600萬元以上,加上超額利潤用五五分帳。

美河市案坦白講,現在的確是有點問題,為什麼?就是釋憲案突然發現,至少要賠5億元、多則要賠70幾億元。最慘的,我後來發現,南港開發案也一模一樣,也是日勝生占1%,卻能分很多,這些都是問題。

當然最困難的還是大巨蛋。但你看我們處理三創、松菸,我們絕對沒有反商、仇富,沒有,只要大家在道理上可以講得過去,該修的修一修,都可以處理,我們主要是要建立制度;大巨蛋我們好歹要安全,但你不能死抱著以前法令沒有,我也知道以前沒有蓋過這種東西,法令也沒有規定,比方說,我們哪有停車場可以停2000多輛車的地下室?

趙藤雄的問題在哪裡,為了趙藤雄有多少人坐牢?葉世文、許志堅、蔡仁惠、洪嘉宏,我們看一看,林口A7、八德合宜住宅、新竹眷改......,趙藤雄是累犯,一開始我就講,以前那種做生意方式不行,那種複雜的政商關係時代過去了,我們回到一個正常的方式來處理,我們誠懇跟他講公安solution(解決方案),我們沒有說叫他拆,可是他就不肯放棄他過去做生意的模式,所以用法律告我,叫他來開會檢討,但他寧可把時間花在印大巨蛋真相發給媒體、找公關公司,奇奇怪怪的步數一大堆,所以才拖這麼久,不然人家三創、松菸,你看連新舞台那麼難處理,我們都處理掉,就是一個大巨蛋無解。

問:遠雄批評你們公安標準訂得太嚴苛?

答:大家坐下來談啊!你不能說,我完全合法的,我一個都不要改。還有一點,說我私設刑堂,沒有啊,我最後也讓步了,訴諸國家機制,交給營建署的台灣建築中心來審。

問:有可以解決的方案嗎?

答:其實這只要觀念改變就好辦,我們公開透明,談判都願意網路直播、全都公開,這有解決方案,我們是open mind的,在安全上,這也不是我說了算,還有營建署、社會上的看法,我願意全部公開透明來處理。

我們不是在清算前朝,是在反省跟檢討,在改進,最重要是,我們有聯合開發案跟BOT案的SOP(標準作業流程),建立一個新的制度,我們檢討過去所有犯過的那些錯誤,然後建立一個SOP可以遵守,希望五大怪案以後可以不要再出現。

震盪的政商關係
「趙藤雄過去做生意的方式都成功,他終於遇到一個亞斯伯格症,一樣很堅持的人。」

問:你先定義誰是好人壞人,讓事情很難談下去?

答:趙藤雄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清白的,然後今天全部認罪,我要如何相信大巨蛋是清白的?我們是不清楚他的訴訟策略,無法評論他為什麼突然認罪了。

常常真相在兩極之間,我有我的想法,你有你的想法,用公開透明的討論來處理,我們公安會議開了20次,契約也談8次,你跟市府談了28次會議,請問你改變了什麼?你還堅持什麼都沒有錯,一塊磚也不願意改,那就繼續談。

問:雙方有透過第三者幫忙協調嗎?

答:有啦!我想應該這樣子講,趙藤雄過去做生意的方式每次都成功,他終於遇到一個亞斯伯格症的,一樣很堅持的人。我都查過,馬郝時代真正的問題在哪裡,他們兩個不耐煩,馬英九、郝龍斌不是沒擋過大巨蛋,但他們都棄守,終於遇到一個跟他一樣堅持的對手,算他運氣不好。

問:台北市府1年來都更、招商成效不彰與五大案有關嗎?

答:整個台灣的大環境不好是事實,這會有影響,這叫起頭難,第一個案子成功後,就會迅速跟進。新的SOP出現,但是從來沒試過,當我們說公開透明的時候,財團心裡想說:真是這樣嗎?這需要時間去讓他們相信。我在台灣在做一件事情,我讓人民開始相信他們本來就應該相信的東西,這是最大工程,重建人民對政府的信任,這有2個條件,第一,要建立一個人民信任的政府;第二,要建立一個能讓公務員安心執法的環境。當它還沒完成,大家會觀望,不敢直接進場,我想一步步、只要堅持一致,等到大家相信,速度就會很快。

大龍國宅就是一個成功案例,照過去的狀況,再十年也拆不掉,為什麼他們願意配合拆?就是他們開始相信這個政府,因為我們都叫副市長到第一線去跟住民談判,會議紀錄上網公開,一次兩次三次,他相信政府了就願意搬出去。這種成功案例一再發生,慢慢就會重新建立一個值得人民信任的政府。

問:你上任後所做的最重要的事?

答:我覺得有個很重要的命令,但卻一直被忽略:我下了一道命令,今年8月1日開始,台北市所有跟人民權利義務有關的法令,依台北市政府法務局網站上的法令為準。

以前聽過營造界的朋友說,來申請什麼都更,辦好幾個月,最後承辦人員突然從抽屜抽出一道規定給他說,「我們有這個規定」。我就是要解決這個事情,所以我要把台北市政府所有跟人民權利義務有關的規定,包括議會、市政會議或局處會議三層通過的法令,不管是自治條例、作業要點,甚至SOP都在網路上公告,這是在建立依法行政、依法治國的概念。

這才是影響最大的,因為這是建立公開透明,這需要堅持,這強迫所有局處去檢視它的法律有沒有矛盾、有沒有完整、有沒有更新。

我一直反對亮點政治。人家問你上任1年了,你要不要做那個很炫、讓人民很有感的政策?我說放煙火最炫、最有感,可是你想想看,當我們把都市更新申請程序從50幾天,在4個月間,流程快了50%以上,你說這是亮點政治?不是,你看不到,但它是有效的,所以我一直覺得Infrastructure基礎建設最重要,我們建立一個平台,讓企業跟個人可以在上面有效率的運作,才是政府要做的事。

問:台北市府在開發的過程被質疑忽略文資保存,你如何處理這種衝突?

答:一個制度的建立大家來商量,也不是我們一個人說了算,我們從南港瓶蓋工廠爭議開始,第一,文資審議全程公開;其次,擬一個重大公共工程公民參與草案。這個短期內看不到成果,但我非常有自信,2年後台北市政府的速度會變得很快,因為我們每天把遇到的問題一條條解決,每一個草案都花半年、一年慢慢去修,去setup(建立),不過重點是法案建立後,要堅持去執行。

我也承認會有兩難的情況,但不要用萬一這個藉口來否定全部,95%以上的事有很清楚的是非對錯,可以解決,真的還有爭議,我們再用一個解決衝突的機制來處理掉;建立一個SOP,這可以先解決80%,北門三井倉庫有爭議,就交到12樓那個大會議室處理,有關心的議員、有正反意見的團體、包括國光等客運公司、利害相關的人全部都來,網路直播討論過程,一次兩次三次,在大多數的情形下,共識就會出來。

自評一年成績單
「我們現在的改變,你還看不到;但再過一兩年,你會看到很大的改變。」

我們這一任政府最大的特色就是勇敢的面對衝突,你想想看,重陽敬老金有沒有爭議,有啊,可是你今天不處理,5年後是10億元,是不是問題?是,有沒有衝突?有,是不是要解決?是,那為什麼不處理?

你問我跟以前的市長有什麼不一樣?我沒有陷入「第1任想第2任、第2任想總統」的問題,對我來說,台北市長是個職位,我就是去做該做的事。

問:有人批評你不是把手伸到大財團挖錢,而是增加很多小市民負擔?

答:對,這有批評,因為當我們做一件工作,好推的會快,不好推的會慢,所以好像你是讓小老百姓掏錢的速度比較快;我對這個的辯解是這樣:不然你建議統統不要做?我問你,路邊停車收費有不對嗎? UBike前面30分鐘收費有不對嗎?取消重陽敬老金有不對嗎?我現在還要取消台北市聯合醫院補助頭等病房每天約1000元......,為什麼沒人敢做?

我想應該問一個題目,為什麼台灣的政治人物失去了道德勇氣?why?為什麼以前不敢做該做的事?why?因為他們沒有亞斯伯格症。

問:1年下來,你會考慮調整人事嗎?

答:我認為我們是一個服務團體,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我們現在有3個評鑑在做:員工滿意度,每個員工對自己首長打分數、議會給各局處打分數,現在還有局處互評,成績出來後,給每個人看自己的成績,你能改就改,等到第二輪你還是不行,那就......。如果你看到自己的成績不好,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你可以改善;如果你認為你不能改善,你自己就會走路。我當長官幾乎沒有開除過人,都是他自己走的;我們就是建立評鑑制度。

這是一個信仰,相信眾人的智慧會超過個人的智慧,一個人打分數當然不準,可是63個人(議員)幫你打分數、2萬多員工打分數時,別告訴我這個不準。最好的管理是不用管,你能夠改就改,不能改,哪需要長官開除?你自己就會開除自己。

一個人說你是驢子沒關係,但10個人都說你是驢子,你要去買個牌子掛上去,因為你就是驢子。我現在首長評鑑是有制度,至少員工、議員、局處三個分數,而且你是教育局長、產發局長,有被服務者的評鑑,比方說勞動局長是所有工會一票;產發局長是所有公會一票,都會有分數出來。如果一個局長經過4個不同面向打分數都是最後一名,請不要告訴我,你是冤枉的。

問:你也打分數嗎?

答:有,我打所有局處,我也被員工打分數,72分,很低,我也知道要改,最高有到90分,你要知道錯在哪裡,要修。

問:對明年選後局勢看法如何?

答:坦白講,誰當總統都很困難,5月上任,他的財政計畫、預算現在都已經在編了,所有人事也不是一天之內就能布局完畢,孔子說過,「焉知來者不如今,後生可畏」,坦白講,小英會做多好多壞不曉得,但是我們盡可能去協助她,希望國家會更好;至於說做得會怎樣,who knows?每次我都用自己當例子來回答,從台大醫院跳到這個位子,然後做到現在,我當然有錯誤,但也還好,分數打起來,還不是太差,我也承認我們犯很多錯誤,但重點是愈來愈好了。

問:最大錯誤是什麼?

答:很多啦!我覺得傷害最大還是波卡事件,為什麼?因為猶豫不決,後來我也學到一課,不解決問題,問題會解決你!下一次會更決斷,我會承認現實政治環境,不會逃避問題。

問:這一年來,你真的改變了台北什麼?

答:我對自己有信心,我們現在的改變,你還看不到,但再過1、2年,你會看到很大的改變,它改變的不快,但當有一天台北市的公務人員敢舉手Say No,當我們所有紀錄上網公告的時候,公開透明、勇於面對問題,我認為,這種東西假以時日,會整個改變台灣政治,這要耐得住寂寞、要咬緊牙關,不求急功近利,這要很大的毅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