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歐洲危機─極右黨派很有「主流感」

2016-01-04 06:20

? 人氣

捷克的極右街頭活動 (www.blazingcatfur.ca 提供)

捷克的極右街頭活動 (www.blazingcatfur.ca 提供)

「驚嘆!」法國《費加羅報》(Le Figaro)十二月六日那天的頭條以一字說出許多人對法國此次地方選舉第一回合選票揭曉後的感受。法西斯政黨「國家前線」(Front National)贏得了全國近百分之二十八的選票,也就是全國將近三分之一的選民都願意投票給它。國家前線在十三個的區的六個之中領先。「離我們越來越近了!」《解放報》頭條表達中間偏左派的危機感。「國家前線(Front National)歷史性的突破﹐」《世界報》的頭條直接了當說﹐「法國的政治現況能以一個問題總結:誰能遏止瑪琳勒朋(Marine Le Pen)?」

所幸,十二月十三日第二回合地方選舉中,法國主流政黨運用選舉制度﹐避免了「國家前線」的勝利:社會黨犧牲自身候選人,在部份地區不參選﹐並鼓勵選民投票給保守派的薩科齊(Sarkozy)的共合黨,以抵制國家前線。這一運作成功地在第二回合選舉中致使國家前線一個地區也未能贏得(原本的估計是至少能贏得兩個地區),選舉結果佔全國第三名。

但坦白說﹐在選舉中成功抵制了國家前線﹐並不是什麼值得慶賀的事。在第二回合地方選舉中﹐國家前線得到的票數其實要比第一回合還多﹕六百八十萬票﹐雖然出來投票的選民比以前少。社會黨不僅犧牲了自己﹐將選票轉讓給薩科齊(Sarkozy)的共合黨﹐而且它連在巴黎都大敗﹐共合黨則是贏家。但共合黨的勝利只是表面。事實上﹐薩科齊也是大輸家﹐因為它的勝利是基于這一事實﹕主流政黨與極右之間的「天壤之別」已不存在。

雖然《解放報》的預言「恐怕沒有可能避免瑪琳勒朋在二零一七年總統大選中奪權」,有些過于悲觀﹐但事實是﹐國家前線在法國的多數地區都已有布局﹐並將持續它作為重要反對勢力的地位。瑪琳勒朋對于將近七百萬選民來說﹐是唯一能為他們解決問題的政客。

這就是為什麼雖險些沒讓國家前線在地方選舉上獲勝﹐法國社會和媒體仍展開了一陣反思:究竟是什麼因素讓這麼多的法國選民將寶貴的一票投給法西斯政黨?法國社會如何讓極右政黨成為如此龐大的勢力﹖不少評論家認為政治的極右化是常年來中間偏右和中間偏左的主流政黨經濟政策的失敗造成的。更多人認為是巴黎恐攻事件直接導致的。也有評論家反思法國的過去﹐和它深沉的民族主義﹐認為以上這些因素喚醒了根深蒂固的民族主義和對他者的仇恨。

而國家前線之能夠打破記錄﹐成為法國史上最大的極右政黨﹐並在二零一七年很有執政的可能﹐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它的主流化。這也是為什麼國家前線是可懼可畏的:它是歐洲極右勢力主流化的例示。它對外來者的「零度容忍」政策﹐在現代包裝下被許多選民接受﹐取代了選民過去信任的中間偏右的政黨。這種包裝包括抹去它的法西斯歷史形象﹐瑪琳勒朋在這方面做的很成功﹐與父親劃清了界線(她的父親是國家前線的創始人﹐終生反猶太﹐否認納粹大屠殺的史實)。瑪琳勒朋今年八月還開除了她父親的黨籍﹐她的目的是要在選民心目中除去國家前線的法西斯標簽。她在反歐盟和反移民的同時﹐(至少部份)支持同性戀權益﹐這就有助于淡化國家前線極端主義的形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