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性騷擾》女權議題浮上檯面 維也納警長籲女性避免夜晚單獨出門挨轟

2016-01-10 13:50

? 人氣

德國警方出動水車驅離右翼抗議分子(美聯社)

德國警方出動水車驅離右翼抗議分子(美聯社)

德國科隆(Köln)跨年夜的大規模性騷擾及搶劫案,引發反移民及反歧視團體於9日舉行遊行示威。警方動員超過2000名警力維安,且出動高壓水車驅散民眾,避免雙方爆發暴力衝突。官方對性騷擾案件的回應,也引起女權團體不滿,認為社會將此類案件的責任歸因於女性的積習已久,這一點與新近移民大量進入德國無關。

由反移民的「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Pegida)為首的右翼分子,9日於科隆舉行示威活動,許多民眾遠從漢諾威(Hannover)或美茵茲(Mainz)前來聲援。示威民眾向警方拋擲煙火及瓶罐。警方表示,在與Pegida成員衝突中,有3名警官與1名記者受傷。德新社(DPA)報導,有數人遭到逮捕。

女權倡議者與支持移民者也於同日在科隆舉行示威活動。警方估計,反移民陣營有1700人左右,支持移民者約1300人。警方出動2000名以上警方,避免雙方短兵相接。

反難民的右翼分子於科隆示威抗議(美聯社)
反難民的右翼分子於科隆示威抗議(美聯社)

當天稍早,約數百人在中央車站附近的大教堂前進行快閃示威,抗議女性受暴力威脅。

8日,科隆警方表示跨年夜的報案數量已來到379件,其中約4成包含性騷擾成分。許多包圍女性受害者的男性外貌具有北非或阿拉伯背景,而警方目前調查的31人之中,至少18人為前來尋求庇護的難民。引發反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難民政策的聲浪。

延伸閱讀:德國跨年夜性騷擾案》梅克爾考慮修法 更迅速驅逐有罪難民

一名反對梅克爾向難民「門戶開放」政策的示威者質疑,德國無力處理大量難民帶來的問題。她反對持續以德國納稅人的稅金支持難民住宿及福利,「不能這樣下去,梅克爾必須下台。」另一名Pegida示威者表示,「德國持續接納、支持移民,他們卻在此處犯罪,這是不合理的......沒有其他國家會忍受這種事。」

反難民的右翼分子於科隆示威抗議(美聯社)
反難民的右翼分子於科隆示威抗議(美聯社)

女性長期以來受到暴力、性騷威脅

部分女權倡議者則認為,這些性騷案的不公平背景存在已久,不能全歸因於新近移民。《德國之聲》(DW)報導,一名反歧視行為的女性示威者表示,「這與難民無關,而與每天生活在性騷擾威脅下的女性有關。」她說,「Pegida利用這些攻擊佐證自己的政治主張,但他們其實不真的關心我們,他們從來都不在乎。」

另一名女權倡議者則指出,如今難民住處幾乎天天受到攻擊,「就像是女性天天活在性騷擾與暴力的威脅中。」她表示,跨年夜發生的事件是可鄙的,「但我們不會讓Pegida把焦點轉移到難民身上,好像他們自己就沒有騷擾與暴力的問題。」

於科隆大教堂外的反歧視示威者(美聯社)
於科隆大教堂外的反歧視示威者(美聯社)

 

於科隆車站外的反歧視示威者(美聯社)
於科隆車站外的反歧視示威者(美聯社)

維也納警長失言

6日,奧地利維也納警長普拉斯托(Gerhard Pürstl)在訪問中對於在德國與奧地利發生的性騷擾事件提出建議,表示女性應避免在晚上單獨出門,避開危險地帶,在酒吧與俱樂部中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飲料。跨年夜時,在奧地利薩爾斯堡(Salzburg)也有3名男子因騷擾案受逮捕。

普拉斯托立刻受到抨擊,認為他將騷擾案的責任歸因於受害者、而非加害者。奧地利社民黨(SPÖ)女性事務發言人芙勞恩貝格(Sandra Frauenberger)表示,「對於這類案件的第一反應不應該是要求女性更加提防,而應該是合作反制這樣的威脅。」

5日,科隆市長雷克爾(Henriette Reker)也曾因提出類似的建議,認為女性可在受到威脅時「與男性保持一個手臂以上的距離」,而受到社群媒體的抨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