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盲人,大自然不會因此憐憫我」美國盲男從健行找到人生真諦

2016-02-16 08:10

? 人氣

湯瑪士和塔妮爾。(取自Trevor Thomas Blind Hiker)

湯瑪士和塔妮爾。(取自Trevor Thomas Blind Hiker)

美國男子湯瑪士(Trevor Thomas)在30多歲時遭逢人生巨變,因為一場疾病而失明。湯瑪士的人生規劃全被打亂,他一度因此陷入憂鬱和憤恨之中。後來,在因緣際會之下,湯瑪士開始健行,就此一頭栽進大自然的世界。透過健行,湯瑪士找回了人生的掌控權,更將其發展成一生的志業,希望自己的故事能打動遭逢挫折的人們,讓他們重新找回勇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失明打亂了人生

湯瑪士今年46歲,10年前因為罹患罕見疾病而失明,那時他是一位企業銷售業務,剛拿到法律學位。湯瑪士過完30歲生日後不久,就被醫生告知將會逐漸喪失視力。回想煎熬的過程,湯瑪士說:「那就像活在一個可怕的地獄。到最後,我甚至祈禱盡早失明,這樣我就可以重新開始我的人生。」

湯瑪士(取自Trevor Thomas Blind Hiker)
湯瑪士(取自Trevor Thomas Blind Hiker)

8個月後,湯瑪士完全失明。他開始學習點字,試圖讓生活回到正軌,但過程困難重重,尤其成人的觸覺不如孩童敏銳,湯瑪士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能靠著點字閱讀食品包裝上的標籤。

失明完全打亂了湯瑪士的人生規劃,他原本打算培養法律專業,但失明令他的計劃窒礙難行,湯瑪士變得悶悶不樂、怨天尤人。失明後,湯瑪士非常厭惡社會大眾看待盲人的方式——失明無異於生命的終結,盲人的人生毫無希望,鮮少有人對盲人抱持任何期望,更遑論夢想。

遇見改變生命的契機

當湯瑪士努力克服悲觀之時,有朋友建議他試試健行。湯瑪士拿著白手杖,從探索街區開始,漸漸走遍家鄉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某天,為了入手一支更堅固耐用的白手杖,湯瑪士踏進一間戶外運動用品店,也遇見了改變生命的契機。

湯瑪士在店裡遇到一位剛征服阿帕拉契小徑(Appalachian Trail,美國東部著名的徒步徑,全長約3500公里)的少年。少年眉飛色舞地和湯瑪士聊起他的徒步之旅,曾經差點被凍死、太靠近熊,但走完3500公里的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

湯瑪士帶著幾支登山杖走出那間店,暗中下定決心,一定要獨自征服阿帕拉契小徑。

獨自踏上旅程

當湯瑪士興致勃勃地開始為首次健行做準備時,卻被現實澆了一大桶冷水:可供盲人取用的資源少之又少。沒有點字版的地圖和語音嚮導,GPS也派不上用場。湯瑪士於是找上在戶外運動用品店啟發他的那位年輕人,這位青年替湯瑪士仔細描繪了健行的路徑,湯瑪士用智慧型手機把這些提示錄了下來。

經過18個月的規劃和體能訓練,湯瑪士終於在2006年啟程。湯瑪士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上路,他心想:「如果我真的麻煩大了,我也只能在小徑旁坐下。最後一定會有人伸出援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